关灯
护眼
字体:

979 荣升人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安禄山的婚事只是一段小插曲,长洛公路的第二期工程一直紧张、有序的地进行。

    每天都有大量的铁矿石从矿山中被挖出,望牛墩的炼铁高铁每天都有提纯过的铁水出炉,在河水冲涮带动下,每天都有大量优质的铁轨面世,而长洛公路上,每天都有大批工人挖渠堆枕木铺铁轨,一切都忙而有序地进行。

    老天爷赏脸,这几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挟着灭了吐蕃的余威,大唐周围的各部族、国家对大唐恭敬非常,称臣纳贡的使团,一年比一年多,大唐上下不仅丰衣足食,腰杆挺得高,说话也有底气,天朝上国的风范日益显露,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盛世大唐。

    郑鹏可以说喜事连连,大环境变好,买卖也越做越红火,三宝号、酒坊的业绩屡创新高,玻璃更是卖疯了,不仅卖玻璃镜,还推出像玻璃杯、玻璃瓶、玻璃灯具、玻璃饰物等系列,赚得他盘满钵满,都不用举债都能应府长洛路庞大的开销。

    有名话说得好,出名要真趁早,赚钱也要早。

    开元二十六年六月十六,对郑鹏来说是一个值得铭名的得大日子,因为这天是绿姝临盆的日子。

    绿姝有了身孕以来,一直受到重点看护,崔源比郑鹏还要上心,隔一段时间就从宫中请来御医替绿姝把脉,每天的膳食都由有经验的厨师掌勺,御医诊断到快要生了,又让人快马加鞭把郑鹏从工地上催了回去。

    郑鹏最近一心扑在长洛路上,对绿姝和林薰儿关心不够,这么重要的时刻哪敢有意见,六月十二就回到家里,一边陪着绿姝,一边静候新生命的来临。

    “哎哟,痛...”

    “夫人,再用一点力,对。”

    “吸气,呼气,对,对,对,就这样,先平复心情。”

    “夫人,第一次生孩子是要遭一点罪,不用怕,奴家接生的孩子多得数不清,经验丰富着呢。”

    房门紧闭,房内绿姝正在为临盆努力,不时听到绿姝有些痛苦的叫声,而房外,郑鹏和崔源如临大敌急得团团转,一边转,一边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二人转圈的时候,偶尔还撞在一起。

    要是昔日,翁婿少不得要拌几句嘴,不过今天不同,郑鹏没空计较,崔源也懒得搭理郑鹏。

    等了小半个时辰,里面还没有动静,郑鹏有些沉不住气地说:“怎么还没动静,那些产婆都干什么吃的。”

    崔源没好气地说:“绿姝还不是替你在遭罪?那几个产婆都是长安最好的产婆,嫌不好怎么你自个不请?又要当甩手掌柜又要埋汰,还想在老夫面前耍威风?”

    “这不是忙吗,当时我说要请产婆,是大父你主动说包在你身上,怎么又扯这件事了?”郑鹏不客气的回道。

    陪伴的时间少,不代表没有关心,就是再忙,郑鹏每旬都回抽时间回去住上一二天,夫妻虽说不能经常见面,但一直有写书信,这样显得也更有有情调。

    “就会瞎忙,不见升官,也没见发财,反而把自家的钱像填海般花出去。”

    “钱是我自己挣的,怎么花不用请示你吧?”

    看到郑鹏和崔源吵起来,下人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怎么办,崔源的心腹怀安轻轻拉了一下管家崔二道:“二管家,郎君和姑爷都吵起来了,要不要一起上去劝二句?”

    怀安是崔源的心腹,崔二原是崔源的二管家,绿姝出嫁时跟着过来,帮忙打理小姐的产业,二人都是崔府的家生奴,从小一起长大,虽说各自为主,但二人关系不错。

    崔二摇摇头说:“郎君最看重小姐,都进去那么久,连催产的药也喝了,迟迟没有动静,心里烦躁拌几句,也就是发泄一下情绪,别看吵得各不相让,实则都克制着呢,看吧,里面一有动静,他们马上就会停下,要是不让他们拌几句,说不定心情更郁闷,要是拿我们出气,你乐意?”

    “这话有道理。”怀安点点头,下意识把头偏一下,假装没看到。

    正当二人吵得火药味越来越重时,“哇”的一声,房间内突然传来一声啼哭声。

    这一声啼哭,响亮而清脆,犹如饱含了人生哲理的黄钟大吕,一时间,都有点剑拨弩张郑鹏和崔源,马上偃旗息鼓,两人眼里都露出一抹莫名的喜悦。

    啼哭说明孩子顺利接生,啼哭意味着二人又长了一辈,啼哭也寓意着新生命的到来、血脉的廷继。

    听到孩子的哭声,郑鹏和崔源心里高兴,不过二人还不敢放松,不约而同盯着房间的门,饶是见惯风浪的崔源也紧张得扯着自己的衣角,眼巴巴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