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3章 结局篇六,实习爸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欧阳景心安理得的吃着早餐,牙不刷也不怕,他倒是要看看老厉要怎么解释,顺便把小推车给拉过来,看着他们的娃。

    厉弘深凝神,伸手把明嫣拉着坐了下来,郑重其事的看着她的眼晴:“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在骗你?要不我们现在出院?”

    明嫣看看他的胸膛,再看看他没有什么血色的脸庞,质疑缓和了下去,倒也是。没有人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吧,而且他受伤是千真万确的事情,难不成他一个大男人受了伤,还要哼哼叽叽的说难受死了?

    他也只能强调自己没事。

    明嫣呼了一口气,气势小了很多,“那……那你去吃早餐,我带着孩子……”

    “我陪你去。”

    “不用。”

    他已经站了起来,“那是我们的孩子,我当然会去。”他转眸看着欧阳景一边吃一边逗弄着他的儿子,眉头一皱,过去把推车推走。

    欧阳景一抬头,这才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样子,明嫣好像全没有责怪厉弘深的意思嘛。可是厉弘深故意把自己搞伤,这是事实啊。

    “那个明……”

    “我们现在出去,一会儿回来,希望回来的时候桌子上有一样的早餐,还有你消失。”

    “……”

    厉弘深和明嫣一起出去,欧阳景看着他们的身影,挑了一下眉,看,这就是男人。帮他出了这么好的一个主意,让他成功的得到想要得到的女人,对他居然是这种态度。

    不过他们能和好,也真是太好了。

    ……

    孩子要做体检,一切都OK,就按照这个情况继续喂养下去就好。

    回来的时候,孩子是醒着的。一放在车里就开始哼,没办法,厉弘深身体受了伤,明嫣只好把他抱在怀里。老实说,明嫣还没有怎么抱这个孩子,毕竟还小,他睡的时间居多。

    乍一抱很轻,抱了几分钟之后,胳膊就开始发酸。厉弘深接过去,明嫣瞄了瞄他的胸口,唇轻轻一动,还是没有说出口。

    厉弘深看了她一眼,唇启:“他不会碰到我,放心。”

    明嫣虚虚的又看了一眼,继而道:“……我是怕你身上的药水味让他闻着不舒服。”

    厉弘深浓眉一斜,一只手抱孩子,另外一只手一伸就把明嫣抱了一个满怀,但也没有很用力,毕竟两人中间还有一个孩子。

    “你干什么?”

    “这样就好了,你身上有奶味,让孩子闻着,他比较安心。”他的声音醇厚又带着一点微哑,在明嫣的头顶响来,明嫣轻轻的咬着唇.瓣,他说的这什么话,奶味……

    好在这个电梯里,只有他们俩。她把手放在他的腰上,推了一把,“放开。”这一推,手掌刚好是在他的胯骨上,那骨头突出,手下意识的往下一按,不禁惊奇,何时,他变得如此削瘦。

    这些小动作她也是一做就离开,很快。

    厉弘深闭上眼晴,把她搂得更紧了些,“让我抱一会儿。”他太想念这种拥抱的感觉,无论心里是什么样的,至少这个胸膛是被填满满的。

    空虚了那么久的心脏,好歹也有一丝蔚籍。

    明嫣没有动,她想可能是因为他抱得太过用力,又或者是因为他怀里抱着孩子,她怕弄伤孩子吧,所以这般乖巧的倒在他的肩头。

    他左手抱孩子,右手抱她,哪怕是身上有伤,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谁也没有说话,都在沉默,此时无声胜有声。

    少倾,便听到吸吮的声音,明嫣一低头,倒抽了一口冷气。小屁孩子,隔着衣服正在吸她的……

    吸又吸不到,倒是用他的口水把那一块正好弄了一块圆圆的湿地。夏天,衣服穿得很薄,为了方便喂孩子,类衣也是超薄款,就感觉孩子那么一挤压,乃水也在往外流。

    在那个地方很尴尬。

    明嫣扯着自己的衣服,看看儿子,再看看厉弘深,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厉弘深摸了摸明嫣的头,“没事儿,回病房去换。”他这么一低头就看到明嫣那红得不像样子的耳根子,总感觉她的脸上写下了个字:秀色可餐。

    娇嫩得不可思议,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个已经当妈的人。

    正好电梯门开,有人进来。明嫣出于本能的往他的怀里一靠,借用他的身体挡一挡,厉弘深的唇角不着痕迹的往起一勾,搂着她出去。

    明嫣一靠近,孩子就张着嘴,伸舌.头,嗷嗷想吃。

    他的脸又刚好对着明嫣的匈。

    厉弘深瞥了他一眼,回到病房,就把他丢到了床上,还好,孩子倒也没有哭,张着眼晴四处张望。病房里自然没有衣服给明嫣换,那就只有穿病号服。

    她先进去,厉弘深给她送衣服进来时,她正好把衣服的下摆卷到肋骨的位置,背挺得很直。背越是挺得直,从镜子里便越能看到那匈部的形状……

    被孩子的口水以及乃水打湿的那一块,衣服贴在上面。厉弘深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一天晚上在家里时,明嫣在睡觉喂娃的情形,目光一瞬间就转为了暗雾色。

    明嫣从镜子里看到了他,转身,从他手里抢过衣服,“出去!”

    厉弘深唇角微勾:“不如,给孩子戒奶吧。”吸得时间长了,会变小。

    “……他才一个月零几天。”

    “可以了。”他小的时候貌似没有吃过母.乳.,因为那时向盈盈心情的原故,乃水非常少,后来便干脆不喂。

    明嫣脸一冷:“出去。”

    ……

    厉弘深出来,关门。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到床上,孩子依旧在东张西望。他往床边一坐,孩子就直直的看着他。

    “丢人,我要给你断奶!”

    孩子自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反正看到有人在和他说话,他就笑。厉弘深心一软,又把他抱了起来,往怀里一抱,不到一分钟,裤子一热。

    孩子,尿裤子了。

    他:“……”

    三两下把孩子给剥光,丢掉床上,好在天热也不会冷。他进浴室,门一推开,那个情形……让他的某一处嗖地一下就有种被电击中的感觉,火.热至极。

    明嫣上身几乎是没有穿什么衣服,病服挂在胳膊上,从腰窝以上的部位都在外面,而她正拿着奶瓶,在用手挤乃,往奶瓶里倒……

    明嫣也没有想到他会进来,于是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对上,而她的脸上还有一种因为挤压某处而来不及收回的痛苦。

    从不知所措到尴尬再到害羞再到愤怒!

    她迅速把衣服往起一扯,盖住,吼过去:“你突然跑进来干什么!”

    厉弘深的喉咙上下滚动,过了两秒他才进来,把裤子扔进了垃圾桶,“他尿裤子,祸及到了我,我需要清洗。”

    “出去。”

    “你……你在干什么?”厉弘深手握空拳,在嘴上捂了一下,好像这样就能掩饰什么。

    明嫣呼了一口气,穿好衣服,“不关你事。”

    “明嫣。”他走过去,眸微微一下,就从缝隙里看到了她胀得通红的某处,“不许说这种话,嗯?很疼吗?”

    胀乃,确实很疼。

    明嫣没有说话。

    他把她的衣服给撩开,颜色都变了。

    “厉弘深……”

    “我是孩子的爸爸,我们什么亲密的事情都做了,对不对?”他反腿一勾,关上门,砰地一声,震得明嫣心里一麻。

    “你……”

    厉弘深扯过一条毛巾,水拧至热水那边,把毛巾打湿,然后罩在明嫣的绵软上。手放在上面很有规律的挤压,他的表情很正经,看不出有什么邪念,这倒让明嫣慢慢的松懈。

    关键是他的力度不轻不重,中间还隔着一条热毛巾,不会痛。

    待两边都挤完,明嫣松了一大口气,没有那么难受,感觉身体变得轻盈了很多。

    就是脸上燥热得很。

    他倒是贴心得很,为她把衣服穿好。明嫣看着他性.感的喉结,慢不经心的道:“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这是实习爸爸的必修课。”

    哦。

    明嫣低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脚趾头好像都缩了起来,靓丽的肌肤染上了一层绯红。

    “明嫣。”

    “嗯?”

    她抬头,头一抬,他的头刚好低下来。润润凉凉的薄唇就含.住了她的,她的心里猛地一跳!在她还没有做出下一个动作时,他就已经退开。

    她看向他的眼晴,深邃而缱绻,似是带着魔力。

    他摸摸她的脸,声音谙暗,“真漂亮。”

   &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