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4章 结局篇七,我忍不了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许久许久都没有过在半夜里醒来身旁躺着一个男人,有那么一下子明嫣还有些恍惚。他健硕的手臂落在她的腰上,微微弯曲着,就像是一个楼梯扶手的拐角,透着些许强硬与坚不可摧。

    一个星期了,每晚都是如此。当然,这一个星期里厉弘深也只是到公司里去了一次,平时都是呆在家里,抱孩子。一幅居家好男人的形象,当然柳姨也确实当着明嫣的夸了好几次他,说他有耐心又细心,能够把她和孩子都放在他自身的前面

    明嫣叹了口气,现在是夜里三点多,醒来就睡不着,睡在他的怀抱中,又不敢随意乱动。

    只是厉弘深一向浅眠,她这么一叹气,他便醒了。下巴在她的头顶上磨蹭了两下:“怎么了?”声音有着刚刚睡醒浓厚的沙哑,甚是性.感。

    明嫣轻声回:“没什么。”

    “胀乃?”他随即道,明嫣的乃水倒是比较充足,儿子都两个多月了还没有喝过奶粉,柳姨又很会做饭,喝点汤什么的,到了晚上她便有些难受。

    确实会胀,但不至会胀得睡不着。

    只是他现在这么一说,不免会让人觉得他的意图,有些不轨。

    明嫣负气的把他的手从腰上拿下来:“胡说些什么!睡觉!”

    他的胸腔抖动,震到了明嫣的后背,有些酥麻。明嫣一恼,他在闷笑,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回头瞪了他一眼,哪怕是他看不见,她也要发泄自己不满的情绪,“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我也很胀。”

    虽说现在屋子里没有灯,但明嫣听他这么说,下意识的还是看向了他的胸膛,模模糊糊的只看到那胸膛的轮廓。他个男的,他胀什么……几秒过后,明嫣才恍然明白!

    顿时,呼吸一促!

    这个王八蛋!

    明嫣咬着唇不说话,转身……身体才刚刚一转,他一下子就压了过来。不,也不是压,只是把她控制在自己的怀中,正好是男上女下的姿势,浓稠的夜色里,隔得近了才看到他的双眸那深邃的暗雾色。

    他的头越来越往下,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从毛孔里一点点的渗透进去,明嫣就觉得皮肤都跟着烫起来,血液加速流动,脸上一阵燥热。

    “厉……厉弘深,我……”

    “什么?”他低低的道,呼吸近在咫尺。

    “你走开。”

    “不走。”

    “我现在……不……不舒服……”

    “我也是,很难受。”

    声音都不大,也就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得到,在这般静谧的夜色里,这种对话便像是给彼此增加了刺激肾上线的东西,暧.昧的气氛在游离。

    “我……”

    唔,他已经吻住了她,双臂衬在她身体的两侧,满身的荷尔蒙气息笼罩着她的千娇百媚。吻得小心翼翼,那种感觉仿佛只要有什么不适,他随时就会停止

    但是明嫣没有动,他便得寸进尺,吻,缱绻绯恻,大手也不曾停过,撩起她的睡衣,指腹沿着锁骨往下……

    在某个地方停留,往下一摁,明嫣疼得一瞬间拱起了腰。他连忙停住,头抬起,明嫣已经气喘吁吁,一双黑瞳,秋水盈盈,看着他,欲语还休。

    “抱歉,我会轻点儿。”声音哑得不行。

    明嫣想拒绝,可嘴一张,他便又来。

    ……

    明嫣都想不起来是怎么开始的,又是怎么结束的。她只知道她不胀乃了,空空的。最后她就像是一条被大海冲击的小鱼,不能反抗,也只能随他而掀起大风大浪。

    云里雾里,晕头转向,最后疲惫的睡去。

    厉弘深坐在床头看着已经熟睡的明嫣,眸光温柔得能滴出水来,当了妈妈依旧少女感十足,卷缩在床上,像极了一只小猫,收起了它的利爪,便也只剩乖巧。

    这幅身体许久没有吃过糖,那蚀骨的感觉结束了一个小时,却依旧在心里回荡着,恨不得再尝一尝。于他来说,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远远不够,毕竟这躯体饥.渴了太久。

    但明嫣生产完才两个多月,不能太激烈,他也只能忍着。

    躺下去,把她往怀里搂着,睡觉。

    ……

    早上六点的时候,儿子就来了,醒了,要吃。明嫣第一次在这个时间没有醒来,厉弘深倒是起来,在洗手间洗漱。

    明嫣靠在床上打瞌睡,怀里抱着儿子喂他。

    两边都喂,然而他最后哭哭叽叽……因为没吃饱,然而吸不出乃了

    明嫣想到了昨天半夜那画面,俏脸一红。

    正好厉弘深出来,“又哭?”这小子一天要哭几回。

    明嫣不想和他说话。

    他坐在床边,儿子捏着自己的小手,急得脚在空中蹬来蹬去。厉弘深凑过头去看,明嫣低吼:“还看?!”这不都怨你?

    厉弘深明白了,咧嘴微笑,眸光里尽是星星点点的碎芒,把儿子往怀里一抱,“正好,给他断奶,以后不用吃了。”

    “……厉弘深。”

    “我小时候未曾喝过母.乳.,也挺健康。”他下巴微鼓,那样子好像是在舔自己的后槽牙,这个动作似乎是在回味,回味什么!!

    明嫣脸色一变,拿起枕头就朝他扔了过去:“厉弘深,你要不要脸!!”

    厉弘深一把接过枕头,姿势帅气,“我要你。”

    抱着还在哭的儿子出去。

    明嫣:“……”

    他不会是在骂她吧?

    她深呼一口气,该死的。

    ……

    明嫣未曾真正的了解过厉弘深,也是在最近才慢慢的去知道他的过往。比如说他和容家之间,他的工作,他的朋友圈子。

    也没有特意去调查,只是从生活里慢慢的知道。

    天气逐渐转秋,一年里又过去了一半的时间,宝宝也四五个月,关于他的名字……

    孩子在一百天的时候,也办了一场宴会。依旧是没有太多的人,都是一些亲戚朋友,没有大操大办,但细节见温暖。明嫣那时候想,这个孩子是不是要为姓厉,当然她没有说出来,后来上户口的时候,还是姓明,没有叫明清泉,叫明一。

    明嫣还记得厉弘深说取这个名字的喻义,就是这么多年,我对你始终如一。

    其实生活里的细节才可见一个人的真实,相处磨擦。明嫣想,便这样吧,余生还有好长。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也能过下去,无非就是辛苦一些,但若是两个人能够融洽的相处,他愿意去改正,且一直用他自己的形为来立证自己的言说,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也不是不好。

    他苦过太久,从年幼到成年。

    她也是,从年幼到现在。两人都有着不愉快的童年,只是环境造就了不同的性格。

    再说她也有一个深明大义把她当作亲生女儿看待的婆婆,明嫣想,她便不能再拿过去的事情说事。

    明一六个月的时候,已经是深秋。

    天气说变就变,这个时候他已经能胡乱的喊着爸爸妈妈,大了,瞌睡没有那么多,更需要人陪。会到处爬,会对玩具和食物表达自己的不满。

    总之每一天都会有新发现,让人痛苦却又甜蜜着。

    ……

    深秋了。

    明嫣需要去添置衣物,她和柳姨,两人一起带着宝宝,到了商场以后,孩子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感觉到非常的好奇,嘴里还含着奶嘴,不停的东张西望,肉嘟嘟的小脸,粉雕玉琢,格外的好看。

    眀嫣买了很多东西,孩子的,还有……厉弘深的。给自己反而没有买什么,这个时候,孩子已经完全的断奶了。

    在一百天时,就已经被厉弘深给戒了。他说,孩子大了在吸乃,对他不好,会让他的心里形成一种低俗的思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眀嫣无语了好久,孩子断奶了,他没有断。其实厉弘深的真正用意是,眀嫣的身体底子并不怎么好,孩子不适合一直吃母乳,会让她的身体越来越差。

    吃到一百天应该也差不多了。

    中午的时候,厉弘深打电话来,问她在哪个地点,他会过来陪她吃午饭。

    眀嫣其实并不是很想说,他们在一起这么久,孩子已经半岁了,基本上没有在外面一起吃过饭。

    她不想引起骚动。

    她现在出门也勉强的不用戴口罩了,但是她还是不想往人多的地方钻。

    而她站的地方正好是一个卖汉服的店铺,旁边有一排标语,写着:在往前一步,大胆一点,勇敢的朝着众不同的方向迈去,你会发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