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上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笑面虎的样子,不难看出来这老家伙绝对没安什么好心,而他话语当中透露的信息,也很明显的说明了这些,不过罗修却不以为意,毕竟,在任何阴谋诡计面前,强大的实力都是最大的保障。

    罗修先是露出不以为然之色,旋即露出了悻悻然的神情,然后直接将自己的恶念化身收起来,一脸期待的看着面前的几位太上长老,开口说道:“几位长老,如今我已经成功晋级准圣,我们是不是先把宗主之位定下来,我觉得我岳父就挺合适的,最近他的资历足够,而且我跟我那位道侣两人都是准圣修为,想必应该不会有哪个不开眼的,会出言反对吧!接下来宗门要以稳定为最重要的基调,所以尽快定下宗门的宗主之位,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不然的话,有些事情我们干着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不是!”

    他的这番话语如此直白,本身就有着试探之意,当然更多的却是,罗修自己的小心思,眼下的他无疑可以肯定,如今面前这些家伙,只是拿他当傻子来糊弄,毕竟罗修展露在外的就是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机的样子,眼下这种情况之下,他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提出来,要让林兴堂当宗门的宗主也是一种试探,同时也为接下来他的话埋下伏笔。

    听到罗修的话语之后,司徒灵云等人一个个面面相觑,都很诧异罗修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来,不过旋即众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也都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罗修,有几人同时无语的摇了摇头,旋即司徒灵云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口解释道:“你小子那么心急干什么?你岳父虽然合适,但是现在却不可能让他上位,毕竟几位长老和玉阳宗主的身死,和你小子是脱不了干系的,尤其是现在你小子还借助那件血色长帆成功晋级了准圣,你知道这背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宗主他们的死,你才是最大的嫌疑,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把你岳父推上宗主之位,外界的风言风语绝对会让宗门再次内乱的,而且更加主要的是,你想过没有,灵石矿那边的那十几个家伙,可都是玉阳宗主的心腹,一旦这里的事情被他们知道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一切都要从长计议!”

    随着司徒灵云的话语落下,场中的其他人也都一个个拼命点头,没办法,罗修展露出来的实力已然让在场的这些人心生忌惮,尤其是他先前的那番话,已经摆明了失去了耐心,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众人再像之前那般推三阻四的,对于罗修而言,绝对是一种挑衅,罗修到时候找借口出手把他们给镇压了,也不会有什么人会说出什么来,再者说了,如今的乾坤宗,除非他们几个人联手,不然的话,单独拉出来一个人都不是罗修的对手。

    就更加不用说,如今的罗修还掌握了血色长帆这件后天灵宝,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之下,普通的手段已经根本无法奈何得了罗修,也就意味着此时此刻的罗修,已经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当然更加主要的一点情况则在于,如今的罗修已然可以肯定,无论是血色长帆还是其他的,都不是这些人在意的,这些人在意的反而是,他突破的这个契机选的太过微妙了点,使得赵守正等人根本就有些反应不过来,就连司徒灵云以及吴玉阳等人,也都感觉到有点棘手。

    当罗修认识到这一点之后,他就知道,有些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他过分的强求,面前的这些人就会主动送好处给他的,而且从这些人那种渴求的神情当中,罗修也清楚自己此刻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很显然,在面对着可以修为更进一步的这件事情上,其他的一些事情,根本就无足轻重。

    “我当然知道你们担心了什么,但是你们不要忘了,眼下这种情况之下,我岳父才是最合适的接任宗主位置的最合适人选,这个时候,无论外界有什么样的风言风语,都不可能影响得了我们的决心的,不然的话,那你们就直接让我上位好了,我会亲自跟我岳父解释的。”罗修早已经料到这些人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抛出了一个让他们这些人措手不及的说法来。

    而且罗修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让场中的一些人真的有点咬牙切齿,实在是太欠揍了,无论之前罗修想要做什么,他只是说说罢了,然而看眼前这样子,罗修肆无忌惮的展露自身的实力,以及他说出来的这番咄咄逼人的话语,无不说明罗修准备着直接谋权篡位的,这一幕让司徒灵云等人都感觉到有些措不及防。

    同时众人都被罗修的这番话语给弄得有点哭笑不得,旋即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了无奈的神情来,没办法,如果早知道罗修是这么个意思,之前根本不给这家伙说话的机会,也不至于出现现在这种情况,此时此刻的场中,有几人面色露出了一种很是难看的神情来,毕竟对于他们而言,根本没想到罗修会当着众人的面说出以上这些话来,简直就像是在打他们的脸。

    而且更加让人尴尬的是,他们对此还无能为力,之前的罗修如果只是靠着实力威逼利诱的话,在场有些人可能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意见,然而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无论是武力值还是嘴皮子上的理由都在罗修这边,也就由不得他们说出什么反对的话语来。

    “你小子说什么胡话呢?这么多师叔在这里,哪里轮到你小子掌控宗门大权,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不成?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宗门就是一大烂摊子,你小子真要是当上了宗主,就能起什么作用,你该不会真以为成为一宗之主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呵呵,如果真有那么容易的话,薛玉阳他为什么苦苦支撑了那么久,最后还是选择冒险,而且还失败了!”说话之人是司徒凌云身侧的一个中年人,此人面目冷峻之色,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嘲弄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