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3 如果青春不终场1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阿黄疼在心上的爱

    阿黄从高二开始便绯闻不断,开始传的应该是和秀秀之间吧,两人之间具体有什么发展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在那段容易起哄的年龄,你稍微和某个人有点火花,都可能被别人添油加醋的大肆宣传,尤其遇到我们这些最喜欢起哄的兄弟。

    我们对整个班级的贡献恐怕就是经常性的起哄吧,要不然真不敢想象那样的班级该多么沉闷,你能听到的也就只有死气沉沉的读书声了。也正是我们这些经常起哄的人,才使得我们的班级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了一点点枯木逢春的资本。

    阿黄和秀秀的关系并没有在我们的起哄中得到发酵,而是稳定在比朋友稍亲切地步。阿黄和秀秀的故事中又添了一个新人,就是从二班转过来的中兴,他和秀秀的关系也很要好,完全比肩于阿黄和秀秀的关系。所以,当初我和阿毛真的怀疑过他们三的关系,感觉很是混乱。我和阿毛与秀秀起初的关系并不怎么熟络,也就是见面打个招呼的普通同学,不过秀秀后来却成了我挚友中最重要的一人。

    阿黄和秀秀最好时也就是给对方买个早餐,送瓶水什么的,没有现在高中生拉手亲嘴的浪漫情节。不过,即便是一份简单的早餐,其中意义也是非凡,包含了太多不为人道的小秘密。中兴和秀秀的关系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就是那种看不来的关系才带来了一些神秘,总会让人浮想联翩。不过中兴做为我们小集体中的一份子,他和秀秀的关系一直没被揭穿,从始至终保留着他们想要的神秘感。

    阿黄的第二任绯闻女友是珺蓉,这是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女性,而传奇色彩大多来自她的家庭。不知道有人知道张承志写的《心灵史》吗,那本史诗般的宗教性书籍讲的就是珺蓉家族式的历史地位,以及人们因宗教信仰对她的整个家族所表现出的尊崇。在中国伊斯兰体系中,从传入到现今也出现过好几次宗教斗争,使得中国穆斯林群体也分成了好几个派别。我和阿毛属于一系,阿黄和珺蓉属于一系,不过我们都是很正统的回族体系。关于宗教信仰上的问题就不赘述了,太过复杂,也容易惹起争端。

    由于家庭的关系,使得珺蓉的辈分比很多年长的老人还要高上一辈。而这种高并非血缘关系上的辈分,而是宗教信仰上因对某个家庭的特殊身份给予的尊称。我一直对这种毫无道理的尊称感到奇怪,我更喜欢以长者为尊的方式接受人与人之间关系,毕竟我们都应该尊老爱幼。可能是因为同学关系吧,珺蓉在我们身边并没有表现传统意义上的宗教神秘感,而是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是个普普通通的平凡女子。同样也是因为同学关系,使得阿黄对珺蓉直呼其名,没有宗教意义上的尊称。

    阿黄和珺蓉当时确实关系不错,至少表现出来的像是情侣那么回事,没有和秀秀一起时的含蓄,而且看上去更像是珺蓉追阿黄似的。不过高中时的爱恋,容易使人难以忘怀,容易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但同样不会像大学那样爱的死去活来。

    高中的爱情大多没有结果,只是青春年少时最美好的回忆,大学的爱恋会随着毕业分崩离析,但总会有一些坚持的恋人,顶住重重压力最终走到一起。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会让每个人的心境发生变化,对待事物和处理事务的方式出现细微的变化。

    阿黄和珺蓉的感情戏也就维持了一个学期,后面不知道怎么就不了了之了,好像是突然间断了关系,也或者他们当初的关系本就是一种迷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恋人。就是那样激情四射的年代,我们对某个人的感情可以深入骨髓,也可以将对某个人的感情忘的彻彻底底。那时的我们真的是一群二逼青年,对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从任何事情中都能汲取到傻逼一样的快乐。

    阿黄的再一次爱情出现在他在二中的补习时期,遇到了他生命中不可遗忘的姑娘,那个女生叫闫荣,是他真正的初恋。他们曾经爱的轰轰烈烈,他们曾经在二中背后租的房子里筑起了爱巢,他们曾经以为就那样一辈子了。

    可是命运喜欢和善良的人开玩笑,补习一年后,闫荣考到了宁大,阿黄遗憾落榜。大一时期,阿黄和闫荣依旧联系,还是男女朋友,只是很多东西会因为距离的关系慢慢变的,即便速度再慢,也会失去原来的样子,尤其是爱情。

    阿黄落榜后去了五中补习,第二年没考好的我也去了五中补习,我们坐在教室的最角落,靠着曾经学下的一点点知识维持着在班里的名次。阿黄依旧住在以前租的房子里,或许是有些回忆不愿意舍弃,才让他有了一丝留恋。在那间房子里,阿黄曾划破指头在纸上为闫荣写下“不能给你未来,我恨”的血书。

    我亲眼见证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疼在心上的爱,但却不能在一起的遗憾。对于阿黄当初割破指头写下血书的情景,我在心底默默地骂了一句“这个傻逼”,不过未敢明言,当时的阿黄已经比我高,比我肥,从体能上来说我已经不是对手。

    阿黄在五中补习一年后考试失误了,也没能考上好大学。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阿黄报了一所专科学校,后来又退了,选择了再一次的补习。正是再一次的补习,让他遇上了如今娶回家的女人。你的前任和你的现任之前一定有相似之处,包括名字里面的某一字。关于他和丁荣的爱情波折,我了解甚少,只是考大学时他们一个选择了兰州,一个选择了山西,跨越千里的异地恋,最终能走到一起也算是缘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