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如何评价薛蟠这个人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作者:匿名用户

    链接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面是聆雨子在别处的作答,用在此处应是极好的,真真是喜欢的不得了。倒是一直很想写写薛蟠这个人。这位薛爷,家中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累积起亿万银子堆出的巨富,少年丧父偏又是单传的孤种独苗,寡母百般溺爱,生出千种愚顽,五岁上就号称性情奢侈言语傲慢,长成后劣迹非止一端,甫出场就是争夺孤女香菱,生生打死苦命冯渊,直惹出一段葫芦案一张护官符,奠定全书根子里的血泪斑斑。确乎,怎么瞧怎么都是十恶不赦的巨凶惯犯。然而,这真乃一个该下地狱的黑心种子吗?事件发生前,薛蟠同学正在谋算进京,其中原委,“一为送妹待选,二为望亲,三因亲自入部销算旧帐,再计新支”,履行家庭责任、熟络关系人脉、巩固结算生意买卖,竟件件都是正事——凭心一论,一部红楼,能找一个肩上同时担着如此多正事的男人,还真是够难——其时,“早已打点下行装细软,以及馈送亲友各色土物人情等类”,倒也办得有条不紊,多少露出几星理事的才能。之后才是“不想偏遇见了拐子重卖英莲”,又“见英莲生得不俗”,于是动心动念。这“不俗”二字,竟是关键的题眼。红楼里色鬼多而上品者少,贾珍贾蓉那些**的操行自不用讲,贾琏贾赦父子也是“略有平头正脸”的就往房里藏,通身都是赤裸裸的荷尔蒙气,惟独这薛傻子,倒也情大过欲,至少是美大过欲,一时街头闲走,竟能为个衣衫褴褛的小孤女上心,起因还不是艳丽、不是风骚、不是性感,而是“不俗”!这二字一落,不俗的倒不仅是香菱,连薛傻子自己,也被连带着不俗起来。香菱自不必说,后来错娶的夏金桂,虽然泼辣刁蛮外加有女权意识,却好歹亦算大家闺秀,“亦颇识得几个字,若论心中的邱壑经纬,颇步熙凤之后尘”,能拿来比凤姐的人,终究不是贱种。即便是偶发龙阳之性,要试试男风之时,一冲眼对上的,也是柳湘莲那样个风华绝代冷郎君。凡此种种,都佐证了薛爷之好色,好得入流,眼光在水准之上,这一生经历的异性里,只有宝蟾不算太上品,可也总归没混入多姑娘、鲍二家的那样一路货色。当然还不止了这些,广义上说,他还看上过林黛玉!二十五回宝玉凤姐中邪,众人忙乱着探望照料,此时的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又一次,不是艳丽、不是风骚、不是性感,而是“风流婉转”。我相信,贾珍贾蓉之流是看不到这一层好处的(宝钗的如雪肌肤和白嫩胳膊倒是对那拨人更直接的刺激,所以薛哥哥防备得有理)。同一类人,才会看上同一个人的同一种好处。某种意义上说,宝玉和薛蟠竟也是有着重影与交集。这两位含着金调羹出生的贵公子,在少年环境里,同时经历过“父”的权威缺席与“母”的宠溺泛滥,恰恰是拥有相近心理结构和成长经验的。只不过宝玉受的是女孩式的“娇”纵而薛蟠受的是男孩式的“骄”纵,再加上贾少爷终究在书性和哲性上比薛少爷天分高出几截,这才落成同枚硬币的两面:一个“痴”而一个“霸”,内里却有着最大的公约数,说穿了都是离经叛道、无是无非,将人生顺着自然而然的轨迹写为花花绿绿。当然,叛离的方式多种多样,宝玉的任性有闺阁气而薛蟠的纵情有江湖气,前者自然比后者少了很多攻击性。有时我会恶作剧地想,既然他被酥倒过,他为什么没有动一星提亲的念头?至少,他们是门当户对的。当然周围的人会看出这是暴殄天物,薛姨妈也对儿子的斤两再清楚不过,连邢岫烟都不肯给他,何况是为他去谋求黛玉,即使提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