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五、偷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好了,”薛文龙站了起来,圆圆的脸上一脸的镇定自若,“你一个小厮,去外头做什么,被人打吗?”

    “大爷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小厮的脸上一脸的不高兴,“就算咱们是小厮,也是薛家的小厮。”

    “好吧,好吧,我忘了,小厮也是有理想的,”薛文龙伸了伸懒腰,又站在原地蹦了蹦,“本大爷倒是不能看轻了你,你叫什么名字啊?叫臻儿?臻儿,怎么不叫假儿?好了好了,”

    薛文龙继续说道,“不开玩笑了,快着点,给我穿靴子,换套衣服,我出去瞧一瞧。”

    “大爷刚才不是说要自食其力吗?”臻儿疑惑的说道,“怎么还要小的换衣服。”

    “这是给臻儿你表现的机会,”薛文龙淡定的说道,“我若是都自己干了,你将来失业了没月钱拿怎么办?那不是害了你吗?”

    因为怕失业没了月钱,所以臻儿很卖力的给薛文龙换了干净的素服,而且给薛文龙头上的孝布绑的特别的紧,就怕自己个差事没做好,薛文龙呲牙,摇了摇脑袋,浑身素白的跟着小厮走出了房门。

    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殊时期,府里头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臻儿带着薛文龙一路穿花拂柳,东绕西绕,没几下,薛文龙就晕头转向,气喘吁吁,“我说,咱们府怎么这么大?”

    “大爷,您忘了,咱们薛家在太祖朝的时候就是捐助军资进献给太祖皇帝,太祖皇帝高兴得很,定鼎中原一统天下后,就给了咱们中书舍人的世袭官职,还让咱们当皇商,多年鼎盛下来,这个府这么大算什么,”臻儿一脸骄傲,“七八十年的底蕴了,自然是如此大!”

    “好了好了,”薛文龙暗暗的嘀咕,“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啊,真是的,瞎骄傲什么劲儿呢!”

    从后头的寝居之所出来,到了前头,这路上才渐渐的有了许多人,仆役们虽然脸上带着慌乱的神色,可到底行为如常,见到薛文龙两个人,问好之后各自行事,薛文龙不停的点头,恩,薛家的家教看来很好,底下的人都还算有规矩。

    臻儿悄声的解释,“管家在灵堂里头伺候着呢,本来应该出来迎接的。”他指了指前头挂着白布的厅堂,那白布随风摆动,厅堂之中还传出来隐隐的哭声,薛文龙有些站不住了,“快进去瞧一瞧。”

    他带着薛文龙从后头进了灵堂,臻儿想着连忙走到正厅去,却被薛文龙拉住,“咱们先在后头听一听,到底是什么事儿。”

    薛文龙就站在屏风之后,仔细的聆听着,只听到一阵低沉的啜泣声之后,有人说话了。

    “他三叔五叔八叔,老爷才过世没多久,今个是头七,我想着原本你们过来,大概是祭奠的意思,可你们居然拿了别的事儿来说,这原本也没什么,只是到底老爷才过世,不应该在灵前说这事儿,若是家里头的生意,咱们再换地方,仔仔细细的商议着就是,都是家里头自己人,我也绝不会自己个做事儿不和大家伙商量的道理。”

    这声音是薛王氏,自己的母亲,薛文龙竖着耳朵听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