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十五、阳谋无法抵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什么?”薛蟠战战兢兢的说道,“二太太你说什么?”他有些不敢相信,“咱们织造府的生意,怎么是要和内廷有什么关系,还和,”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还和皇上有关系了?”

    “蟠哥儿,你还年轻不知道,咱们金陵、姑苏、杭州三地的织造府,都是内务府派出来专门为了督办内用的丝绸衣被的,只是大老爷睿智,借着内造的功夫,又把外头的活儿也接进来,用织造府的名头把不是内造的丝绸卖出去,这样的话,把咱们薛家的丝绸都卖开了,高丽、扶桑东瀛,还有这安南,南掌等国都喜欢用咱们薛家的丝绸,又轻又厚,且做法优良,款式除非龙凤纹,其余的也和内造的一般无二,这才行销海外呢。”

    “那这一次,咱们要应付的差事,就是要进献给皇帝丝绸?”薛蟠连忙问道,我的天老爷,这特么得还要是这样的事儿,如果是进献给皇帝,只要薛蟠还想在这个时代活下去,或者说好好活下去,就不能够得罪皇帝!绝不能办砸了这件差事!

    “是,金陵、姑苏、杭州三地,各自分派了不同的差事,这具体的事儿,我也委实是不清楚,还是要问五房薛宽去,他在管着。”

    二房太太也不知道具体金陵织造府到底是分派了什么差事,“皇上大婚在什么时候?”

    “是定在了六月中,如今已经是二月末了,这算起来,没有多少时间,咱们进献的,自然要再早些,我估摸着,大约总是在四月底的时候,应该就要送到京中去了。”

    “不对,”薛蟠摇摇头,“这根本就不可能!”

    “蟠哥儿你说什么不可能?”二房太太惊讶的说道。

    “诸房,特别是五房和八房在灵堂的意思,我听得明白,意思就是说,若是我们长房不把公中的营生拿出来,这眼下的差事就要办不成,办不成,第一个顶缸要脱不了干系的就是我这管着公中所有事务的长房,是这个意思吗?”

    “蟠哥儿说的不错,他们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

    “这招的确狠,”薛蟠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这是逼着太太就范啊,不过我却是不相信,”薛蟠微微冷笑,“他们敢用自己的脑袋来办不好这事儿。现在离着交差事的时候,已经不过两个月了,两个月之后要交的丝绸,二太太你信他们个蚕丝都没准备齐全?”

    薛蟠虽然不知道内情如何,但是想必这个时候的人,无论怎么样都不敢把皇差不当做一回事,这么仔细一想,就明白,这个时候五房和八房绝不敢把内造要进献给皇帝大婚所用的东西现在都没准备好。

    但是他们可以威胁长房,长房却不能不明知道他们已经大约准备的差不多的情况下,而不顾忌差事完成不了的可怕后果。这也就是逼得薛蟠的母亲必须要认清楚这一点。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