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八、如花美眷此处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既然是没有了什么正经的差事儿,薛蟠也就陪着黛玉厮混,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真真是天上人间,那里都比不及的。

    除却新家之外,大部分的时候,也还依旧住在大观园之中,毕竟此处好景色,寻常地方都不能比的,再者如今这是正正经经黛玉所拥有了,其余人等倒是客居此地一般的。薛姨妈的性子极好,昔日就极为疼爱黛玉,如今得了黛玉做儿媳,倒是真真正正的喜欢极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闲话,只是要黛玉抓紧生孩子,这话倒是说得让黛玉很是脸红了。

    薛林成亲三个月后,薛姨妈郑重的来找黛玉,将自己个和邢夫人王夫人商议的事儿,先告诉了黛玉,问黛玉的意思,黛玉也知自己绝不能独守薛蟠一人,见到薛姨妈先是来找了自己,问自己的意思,虽然有极多的不舍得,也只能是答应下来,饶是如此,却也好几日不去理会薛蟠,更是威胁薛蟠,“你且仔细着!若是日后有对不起我的时候,我什么时候就上折子告诉圣上,休了你才好呢!”薛蟠自然是求饶不提。

    薛姨妈做主,又得了黛玉的首肯,这才说明,已经和邢夫人王夫人言明,将迎春、探春一起嫁给薛蟠做姨娘,迎春,探春原本对着薛蟠就有好意,迎春自从孙绍祖被打之后已经是死心塌地了,如今听这喜事,只觉得十分称心如意。探春却是有些惆怅,她的本意,总是要堂堂正正的正室才好,当人姬妾,又要走赵姨娘的老路子,这未免是有些宿命轮回的感觉,不过薛蟠这个一等神威将军起初的时候争取到的福利极多,其中就有一条是侧室只要报备礼部,也有七品安人的诰命,这是等闲人家都没有的,加上黛玉懒怠理会庶务,这些日子早就委托了探春让她来管理薛家大小事务,这事权能在手,探春也就是罢了。

    奈何东府贾珍那边听到这边的事儿,听说薛蟠要纳娶迎春探春二人,忙叫尤氏过来央求薛姨妈,要把惜春也一同纳给薛蟠,惜春听到这事儿十分不愿意,毕竟她经过了天香楼之事,对着任何男人都很是排斥,虽然薛蟠不同凡响,但到底也是臭男人,倒是薛蟠坦然了,一个也是纳,三个也是娶,他对着惜春笑道,“你只管玩自己个的,日后总是免不了嫁人的,若是嫁给外头不如意的人,你更是要闹出家了,在我这里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不能落发就是了。”

    惜春一听这话倒也有理,于是择了吉日,三春同日嫁给了薛蟠,可以说是“三春争及初春景”了。

    黛玉原本不悦,奈何薛蟠对着自己敬重,她也明白,不能独享薛蟠,如今能够嫁给薛蟠,已经是称心如意,再者也知道天下大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自己这已经占尽福气,不可过贪,于是生气几日也就好了,到了次日,三人换了妇人衣裳来请黛玉的安,黛玉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忙叫人起来,依旧是姐妹相称,和旧人一样。这一下子,大观园又是热热闹闹的,好像是昔日之样没有改变。荣宁二府也很是高兴,薛蟠乃是年轻第一等翘楚人物,如今不仅是当了荣国府的外孙女婿,更是当了二府各房的女婿,这一下子可是真的一荣共荣了,不过薛蟠为人精明,又不算是什么胡来之人,银钱上好说,但若是想要当什么官儿,有什么么差事儿,那是薛蟠一概不会松口的,这倒是让贾珍贾赦等人颇为失望,不过薛蟠也不含糊,贾芸昔日在落难之时不离不弃,倒是被薛蟠看中了,大力提携,很是帮衬。

    这一日众人正在赏花作诗,却不防外头有人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抓着了薛蟠的衣袖跪了下来满脸泪痕,赫然是史湘云,“薛大哥哥,求你救一救,救一救!”

    众人大惊,定睛一看赫然是史湘云,史湘云自从嫁人之后鲜少出现,偶尔出现,也少见新妇容光焕发的样子,这一次出现,容颜憔悴,神色凄苦,真真是叫人大吃一惊,晴雯和紫鹃忙扶了她起来,众人簇拥向前,问湘云怎么了,薛蟠也耐心说道,“你有什么事儿,只管告诉我!”

    原来是卫若兰得了痨病,这些日子一直咳血,眼见着不能活了,家里头靡费药石银钱,一概都是无用,湘云突然想到了薛蟠对着医术有极高的见解,于是只能是来求薛蟠,“大哥哥,”史湘云直挺挺的跪了下来,“请您务必要救一救,我知道你有仙方!只要是能求的他一线生机!我就算是给你做牛做马一辈子也成!”

    众人都望着薛蟠,薛蟠听闻湘云这话,不马上安排人手或者是药方,却是勃然大怒,“好大胆!”他拍着边上的梨花木桌子,发出了一声巨响,众人都吓了一大跳,“昔日那卫家要迎娶你,是不是为了冲喜!?!?”

    湘云双眼通红,用袖子捂住嘴,忍不住啜泣起来,众人这才明白,为何昔日卫家如此急着要把湘云迎娶过门,这一位史家侯门少女,虽然是侯爷的亲女,但家道中落,如今又有求于人,自然就好拿捏一些,史家二兄弟也不是为湘云真心实意着想之人,竟然让湘云是这样不明不白嫁给了一个肺痨之人!

    薛蟠怒不可遏,“我这就找卫家算账去!”他跨步要走出去,众人来不及拦,只有是湘云拉住了薛蟠的衣袖,“这不能怪他,他也原本不愿的,只是……总之是我命苦,怨不得别人!”

    湘云若是对着这婚事心有不甘,绝不会露出如此哀绝之事,她拉住了薛蟠的衣袖,薛蟠无法,叹道,“肺痨之人,如何能救?”湘云只是不听,复又磕头,黛玉等人不忍,又来求薛蟠,薛蟠摊手,“我岂是见死不救之人?奈何这肺痨,实在是不成的!”他只能是从架子上寻了一个盒子出来,“这是芙蓉阿丸,还有金鸡纳霜,金鸡纳霜虽然有消炎之用,但只怕他是已经时间太久了,不见得有效,只能是先去试一试了。”薛蟠没说芙蓉阿丸的作用功效。

    薛蟠到了卫府,来瞧卫若兰,已经是剩下一把骨头了,昔日就算是再容光焕发,也只形同骷髅一般,这已经是不能救了,只能是先用一些金鸡纳霜,暂时的止住了感染恶化的程度,薛蟠又给了芙蓉阿丸给卫若兰吃下,见到卫若兰神色变好,脸色也红润了一些,史湘云心下放宽以为有救,一时间有些支撑不住就下去休息,趁着史湘云不在,薛蟠和卫若兰说了好一番话。

    卫若兰心知大限将至,听到薛蟠如此如此说了一番话,心下也很是安慰,叹道,“我已经耽误了云儿这些日子,不能耽误她一辈子,原本我怕这个傻丫头日后还要守节一辈子受苦,今日见到薛兄来此,什么事儿都放心了,你要说的这事儿,我自然照办,”他颤抖着手写下了一张东西,交给了薛蟠看过,“只盼着日后薛兄能够信守诺言,决不让她日后如此凄苦,云儿性子开阔,哭,绝不是她该有的神色。”

    仗着芙蓉阿丸和金鸡纳霜的药性,卫若兰在一个月之后安然长逝,他在临终前,拿出了之前写好的休书,交给史湘云,“我耽误了你这些日子,实在是不安,日后再也不能耽误你了。”

    湘云自然是悲痛欲绝,在处理好丧事后,就足不出户,奈何薛蟠是什么人物,怎么会容许她如此伤怀,早就让黛玉用了一品诰命夫人的仪仗来接史湘云。薛蟠起初因为这事儿还对着黛玉有些不好意思,反而是黛玉说开了,“云丫头那边事儿办好了,你还不赶紧着接了她来?咦,蟠哥哥,你如何这样看着我?你心里头有什么鬼灵精的事儿,还能瞒得住我?”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