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七章 番外(二十)小姑姑邪启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来人就是任峰的小女儿邪启辰了,星提的妹妹,一本正经的和几人行礼告退,驾着一只金色凤凰追去。魔神不满道,“好容易辰辰才回来,又走了。”邪启辰从出生开始就少年老成,独立,有自己的想法,根本不像个孩子。读遍群书后,就在星月界到处游历。邪神心疼这个小女儿,可是又不舍得责怪他,只得不满的看向星提。

    星提耸耸肩,松开月提,一起行礼道:“父神,母后,妹妹,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小混蛋怵小姑姑比怵自己的父神还要怵,有邪启辰坐镇,可以说这一路不用操心了。

    “完了,追来了!追来了!鲍鱼,你快飞!快飞啊!”小混沌一看后有追兵,立马催促着小白龙,小饺子回头看了看,呼了口气,“哥哥,别大惊小怪的,那是小姑姑啊。”

    小饺子松了口气,带头停了下来,招手道:“小姑姑,你怎么来了。”邪启辰看到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饺子,小大人的点了点头,“和蔼可亲”的说道:“嗯,小饺子,真乖。某些人,过来!”

    小馄饨缩了缩脖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是父神也经常拿她没辙了,就是黑面神小姑姑,从小不苟言笑,博才多学,却只比他和小饺子大了一点,有种纯实力的压制。小馄饨病恹恹的耷拉着脑袋,飞到紫金玉砵上,见礼:“小姑姑好!”

    小白龙连忙化作人形跟着行礼,“小姑姑好!我是西海界的暴雨。”不管三七二十一,礼多人不怪。

    邪启辰点了点头,“你们这是去哪里?”小馄饨和小饺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吱声。小白龙却不明所以,替他们解释道:“回小姑姑话,是暴雨邀请两位殿下去西海界和东海界做客。”

    “嗯,那就都上来吧。”邪启辰一贯的冷漠点,三个小朋友,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小饺子带头上了金色凤凰,小馄饨和小白龙有些不大情愿的飞到金色凤凰背上。“小凰,我们去西海界。”金色凤凰正是火凤冰凰的后代,火凤冰凰依然在邪神界。

    金色凤凰不多话,直接一个俯冲,向西海界飞去,小馄饨看了看小白龙,“你母后不在,怎么吃鲍鱼?”暴雨为难的看着小馄饨,扁了扁嘴,“要不,要不我们自己动手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站在前面听见耳语的邪启辰冷哼了一声道,“你们确定不走佛修这条路了?”小饺子和小馄饨缩了缩脑袋,又听她补充道,“反正我是不走,听说,西海界的鲍鱼最是肥美了。”邪启辰早已经开荤了,她本来就不是佛修。

    小饺子咽了咽口水,弱弱的询问道,“听说善缘师伯曾经吃过肉,后来才皈依的。”小馄饨不确定的反问,“父神和母神好像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不吃荤呢?”小饺子急忙点了点头。

    “可是你们家从来只吃素食的,虽然嫂子和萌萌的厨艺都不错。”邪启辰一桶冰水从上到下倒了下来,小饺子和小馄饨扁扁嘴,想哭,又被小姑姑虐了。

    暴雨这是看出了一点矛头来,本来以为小馄饨是他们三个的领头人,哪里想到,这小姑姑一来,风向立马转了,她现在才明白了,谁是老大。看着情况,暴雨立马说道,“小姑姑,到了西海界,我请您吃鲍鱼吃到饱。”

    邪启辰一听也是乐了,“这个小鲍鱼真是上道啊!比我两个侄子有前途。”小饺子和小馄饨莫名奇妙的躺枪,互相同情了下彼此,小姑姑是很多人的噩梦。

    西海界并不全是海,只是陆地相对来说非常的少,既然冲着鲍鱼来,鲍鱼西海龙宫都没有回,就带着三人捡起了鲍鱼。小饺子和小馄饨开心的不得了,根本没有好好找鲍鱼,这里简直太多书里面传说的东西了,珊瑚,彩色的鱼,虾,简直太逗了。

    邪启辰鄙视的看了看两人,哥哥嫂子也把这两孩子管的太紧了,为什么散发出一种土包子的气息了。暴雨和邪启辰两人从深海找了不少大鲍鱼,每个都有头那么大。

    小饺子好奇的看着这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哥哥,这就是鲍鱼么?”小馄饨也是第一次见,“书上就是这个样子的。”两个人眼中的兴奋完全克制不住了。邪启辰摇了摇头,再不出来历练历练,这对双生子就成了星月界最大的笑话了。

    邪启辰一声令下,小凰就开始喷火,不一会儿,鲍鱼慢慢的张开了嘴,肉质肥美的鲍鱼狼狈的透出脑袋,很快就要熟了,食物天然的香气开始蔓延,闻的邪启辰和暴雨直咽口水。“停停停!小凰!停!”小饺子突然大声的喊起来!小凰莫名其妙的停下喷火来。

    “干什么?”正在剥大蒜的邪启辰不解的看向小饺子,发现她和小馄饨都咧着嘴,不明所以的暴雨也一脸的迷茫,“再生之力!”小馄饨也不解释,他继承了他父神的再生之力,直接打在那些已经快熟的鲍鱼身上,竟然在救他们。

    小饺子哭腔都出来了,“小姑姑,他们都好可怜,算了,我们不要吃他们吧。”小馄饨也不解释,直接一圈袖子,把那群鲍鱼送回大海。

    “那我们去东海界吃海参吧,哪里的海参可嫩了,又大又丑,你们肯定不会同情他们。”暴雨舔了舔嘴唇,这么肥美的鲍鱼就这么错过了,太可惜了。邪启辰拉着脸,站在小凰背上,不冷不热的唤道:“走吧。”

    暴雨第一个过去,小饺子看看小馄饨,双生子心意相通,:“小姑姑,算了,我们看不得他们因我而死。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小饺子和邪启辰亲近些,自然先求情道。

    “那你怎么说?”邪启辰一点都不意外,哥哥和嫂子不然他们过早的接触诱惑,可能也是担心他们没有足够的善心,足够的抑制抵制诱惑,加上小馄饨的情况有特殊的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