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7.18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正版发表于晋*江*文*学*城*喜欢这个故事请支持正版,感谢。  被他称作师兄的人皱眉, “昭乐刺杀山主, 已经是叛徒, 你怎么还称她师叔祖!”

    见那师弟低头不语了, 这位师兄脸色才好看一些,道:“那叛徒昭乐被大阵所伤,定然跑不远的,逃到这里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不在这里,去了其他方向追捕的师兄们也定能将她抓住带回。”

    降噩城中的恶人们虽然凶恶, 但都是肉体凡胎, 没有修仙之人,如今见了这两个姿态高傲的强人, 也无人想对上他们,更多人心里对从东海而来的‘仙人’好奇,于是陆陆续续的,便都出现在大街上。

    出来虽是都出来了,但大部分在降噩城中住了许久的恶人们, 对这踏云而来的两人也没多少崇敬之情, 反倒人人兴致勃勃的仰头看着,指指点点的说些什么。

    站在空中的师兄弟两人觉得自己像是被当做了什么东西围观,心头都有些怪异感觉。他们从东海一路而来, 途经许多城镇, 凡是见了他们的凡人全都诚惶诚恐, 这些人倒好,看那表情,难不成将他们师兄弟当做猴子来看了。

    这么一想,那位师兄就有些脸色难看,有心让这些不长眼的凡俗之人吃点苦头,便特地在传音时用上了一些震慑的手段。

    于是降噩城中众人再次听见上头两位的声音,这回那声音就如同雷霆一般炸响在耳边,令人脑子里嗡嗡作响。

    “尔等可曾见到一个受伤的紫衣女子?若是见过,速速报来,敢隐瞒不报者,后果自负!”

    众人只觉耳中嗡嗡,头晕目眩,似是被人用力锤了脑袋。这一震慑过后,就有好些人收起嬉笑,望向空中露出惊骇神情。那师兄见状,这才满意了一些,又再次说道:“若是找到我们要找的人,好处也是有的,如此,可有人知晓?”

    无人说话。

    十二娘站在街上,早在那轰隆声响传到耳边之前,就自然的伸手捂住了金宝的双耳。所以在一些威武汉子都被那声音震得发昏的时候,金宝却觉得什么事都没有,他左右看看见到这情况,就默默的,把十二娘的腿抱得更紧了一些。

    城中人面面相觑,皆是沉默,降噩城和其他城不太一样,城中大多都是些亡命恶徒,很难被这几句轻飘飘的话给说动。更何况,那两位高高在上的所谓‘仙人’,浑身上下的傲慢之气,对他们明显抱着不屑之心,也不知可不可信。

    十二娘也没说话,她辨认着这两位瀛洲仙山弟子,最后发现自己没见过,心想大约是这五十年间的新弟子,看身上衣服配饰,大约是第四百三十代弟子,算起来的话是她徒弟的徒弟的徒弟,就是不知道到底是执庭还是则容和则存的弟子。

    如今的弟子,比她那时候的还要傲慢许多,执庭的性格,应当是教不出这种弟子的,若说是则容和则存那对兄弟座下还差不多。

    这两个不知名的弟子,按身份来说,在如今的瀛洲仙山也算是辈分高的,出来捉拿昭乐,可见这回昭乐真是惹恼了她那位大师兄了。

    也就是说,要是不管她,昭乐那孩子估计被抓回去了就是凶多吉少。

    十二娘心中哀叹,这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莫名其妙的又给牵扯进去了。她之所以远遁这荒僻之地,不正是要避开从前一切?可如今,倒像是冥冥之中一切皆有注定一般,让人心中不安。

    “这里无人知晓?”那位表情冷峻些的师兄又开口了,见还是没人回答,便直接道:“既然如此,城中所有女子上前来让我二人探查。”

    降噩城中女子极少,比大多数男人都更凶煞几分,那师兄这话一出,就有个浓妆美艳女子朝他们娇笑道:“两位仙人,要如何检查呀~要不要姐妹们脱了衣裳给两位验看?”

    这女子是闻姑,身后还有十几个女子,她们是降噩城中唯一一座花楼里的姑娘。不过这降噩城中的花楼不比其他地方的花楼,这些女子只做杀人生意,不做皮肉生意。若是外来人冒冒失失进了花楼,就如同那虫子进了蜘蛛洞,下场惨得很,轻则身上钱财尽失从此不举,重则尸骨无存。

    这群姑娘们百无禁忌,见这师兄弟二人长得好看,便都嘻嘻笑着将眼睛往他们身上打量。那眼神如同一对对在火上烙过的钩子,仿佛要将他们身上的衣服都剥下来。

    “两位仙人,不如先去我们花楼检查呀,姐妹们无有不从的~”胆大的姑娘们热情的招起手。

    那对师兄弟脸色涨红,不过师弟显然是没见过这种事所以感到尴尬,而师兄则是气的,他哼了一声,一挥袖怒道:“休要胡言,所有女子立即出来,等我探过确认人不在你们之中,自然无事。”虽然声音冷得很,但好歹没做出更加败坏仙山名声的事来。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