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2章 争是不争,不争是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p;  “他是要完蛋,很可能死刑。”阮成钢分析道,“挪用社保,涉嫌强暴,抢夺地皮,买凶杀人,就是最后一项都够判他两回的的了。”

    “霍达呢?”岳文问道。

    霍达的案件是上面在审,消息没有出来,谁也不知道,可是阮成钢的耳朵长,“估计是出不来了,这人,可惜了,对了,刘兴华也进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昨晚从开发区到秦湾,岳文并没有听到信儿。

    “今天上午,还有,管委副主任赵军也牵扯进来,这下,空出一个副主任来,你得争取一下。”阮成钢点燃烟斗。

    “还有,年中动干部,团市高官李涛不是上调团省委了,综合比较,这个位置更适合你。”

    “争的人也多吧,据我所知,眼红的不少呢,嗯,听说,闻振宇、郄云伟都在争。”岳文倒是很淡定,“让他们争去吧,这种务虚的部门不适合我,我还是干实事,开发区我熟。”

    “这不用我多说吧,”阮成钢奇怪地看看他,“在我跟前你还不说实话,团市委去了就是一把手,你适合当一把手,在别人手底下干有什么意思?!”

    ………………………………………………….

    ………………………………………………….

    省城。

    齐鲁辽开会前一天就到了,不偏不巧正碰到廖湘汀,二人是省委党校的老同学了,第一个话题就说起了霍达,因为都与霍达在一起搭过班子。

    “霍达,可惜了,能力有。”齐鲁辽话不多,可是与廖湘汀在一块,话明显不少,“论能力,在开发区还是干了实事的,开发区目前的交通和城建格局都是他在的时候打下的。”

    这一点,廖湘汀并不否认,相反,他很乐于承认,“霍达在用人上,不小气,岳文在他手底下还是能放开手脚的。”

    闻弦歌而知雅意,齐鲁辽意识到廖湘汀话中的意思,“岳文,很好,小伙子我知道,最近的啤酒节就是他一直在筹备,开发区的城建项目,包括港口交通他都是出了大力的。”

    话点到为止,廖湘汀也不多说。

    倒是齐鲁辽仍意犹未尽,“小伙子能力有,也廉洁,年龄有优势,我记着了。”两人说话很直,但是齐鲁辽并没有明确表态。

    …….

    等岳文从开发区赶到德安已是下午,等晚上廖湘汀从省城赶回德安,两人并没有见面,时间太晚,但一大早,岳文就站在了廖湘汀楼下。

    他顺手接过廖湘汀的包来,看得廖湘汀的现任秘书直瞪眼睛。

    二人是如此默契,毫无间隔。

    “鸡蛋,上二十个。”等到了宾馆,廖湘汀直接吩咐道,秘书惟惟而去。

    廖湘汀打量了一眼岳文,笑了,“当了父亲,就是成熟了。”他顺手拿过一个鸡蛋来,“鸡蛋,从外面打破的是食物,从里面打破的却是生命。”

    “嗯,一路走来,有什么感受?”

    作为多年的老干部,提拔调动时谈话,组织谈话时,许多部长愿意这么说,嗯,难道自己的岗位又要有所变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