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之宁宁(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首字母+org点co)!

    (三)

    鲁王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这个纤细而稚嫩的少女。

    如花儿一般美丽,却是脆弱堪怜。

    他心里喟叹一口,道:“你年纪到了,也是该成亲了。”

    宁宁低着头,踢了踢脚下的花瓣,有些想哭,却又知道自己不能哭。

    “是啊,年纪到了就该成亲了。”她低低地道。

    宁宁踢了一下又一下,鲁王看着那只小脚。

    少女幼时顽皮,长大了却是娴静懂事,可到底难掩本性。他心中不忍,正想说什么,突然就见少女仰头对他笑着:“我都要成亲了,大叔你什么时候成亲?”

    他?

    鲁王一时有些微愣。

    为何不成亲,这话甚至连嘉成帝都曾问过。

    “难道你还再想着她?”

    想吗?也许是有,却是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少。

    其实连鲁王也不知为何就对那女人锲而不舍,从开始为了搞清楚那个梦,到终于明白了想带走她,却被人半路劫走,那股不甘心格外强烈。

    可等再见之时,明明他有很多机会带走她,甚至在去薛府之前他就是这么想的,却是不知为何又改了主意。

    连鲁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至于为何不成亲?可能是一个人久了,可能是看遍京城繁花似锦,无一花能入眼,也可能是从没有过那种心思,总而言之谁知道呢?

    他如今虽成了皇子,其实骨子里还是那个漂泊不定、过了今天没明天的海盗。对于海盗来说,家室等于家累。

    可同时他也想起曾经少女不懂事,对他说的那些话。就是因为这些话,他才开始避着少女。

    “此事不该是你一个小辈能过问的事。”鲁王紧皱着眉道。

    少女脸上的笑一下子碎了,她垂下头,轻喃:“是啊,这事不该是我过问的。”

    可很快她又扬起头,笑得灿烂:“好了大叔,我得走了,祝你一生平顺安稳,幸福安康。”

    然后不等他说话,少女就跑开了,身影很快就消失视线尽头。

    *

    宁宁没有哭,跑得很快,一直到快出园子时,她才停下脚步呼吸。

    她深深的吸气又呼气,心里钝钝的疼,脸上却又挂起笑容。

    “没什么的,不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她就这么一路走,一面心里想着。

    大门外不远处的一处凉亭里,招儿带着人正等着她。

    “怎么脸这么红?”拉着女儿,招儿疑惑道。

    “有吗?”

    见此,招儿明白过来,笑着问:“可还满意?”

    宁宁低着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招儿让人给顾家人递了话,就带着儿女回府了。另一头,顾夫人看着脸有些红的儿子,笑得满意。

    鲁王的马车就停着门口,上车的时候正好看见顾家的马车。

    福来在一旁插了句嘴道:“听说薛家和顾家打算结亲,估计今儿是来相面的。”

    鲁王没有理他,却不知为何又想起少女脸上徒然破碎的笑,和那些话。

    “大叔,我要成亲了他人很好,与我年纪相宜”

    *

    事情既已过到明路,顾家很快就来薛府过了礼。

    自此,宁宁的婚事算是定下了。

    婚期定在十月,虽是有些仓促,但招儿早就在给女儿办嫁妆,攒了这几年极为丰盛。其实她是想明年再让女儿出嫁的,但顾家那边很急,觉得顾谦年岁不小了,翻过年虚就二十了。

    早嫁晚嫁都是要嫁,既然彼此合意,何必多留一年半载。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招儿便陷入替女儿置办嫁妆的繁忙之中。

    就这么一个女儿,明明嫁妆不少,却总是觉得不够,恨不得把家底都掏给她,甚至爹娘也带上,才能放心。

    而宁宁也开始闭门不出,甚少在人前露面。

    这日,宁宁带着知书去锦绣阁。

    锦绣阁乃是京城首屈一指的大绣坊,她绣工不好,寻常做件衣裳还行,嫁衣却是有些为难她了,便把活儿交由锦绣阁来做。

    她今日就是来试嫁衣的,本来可以不来让人送了去,可她在家里闷得时间太久了,便想出门透透气,另外也是想看看锦绣阁有没有出什么新样式的衣裳。

    到了地方,她便被人引去了里间。

    试过之后,十分满意,这锦绣阁果然名不虚传。接下来就是收尾了,等衣裳做好,自会有人送去薛府。

    宁宁又去外面挑新式样的成衣,也是到了夏天,衣裙多为鲜艳色,看着就让人喜欢。

    选了几身,她便没了兴致,带着知书往外走,打算回府。

    到了门前,马车驶来,她一只脚刚踏上车凳,突然打从斜面冲出一个人。

    这人一过来,就在她面前跪下了。

    是个纤细瘦弱的女子。

    年纪不大,十六七岁的模样,瓜子脸柳叶眉,眼含轻愁,让人不禁生怜。

    “薛姑娘,求求你行行好”

    知书忙挡了上来,斥道:“你这是干什么?”

    车夫也忙从车上跳下来,想去拉这女子,可这女子却是挣扎着不让人拉她。

    她哭得梨花带雨,不胜凄楚:“薛姑娘求你行行好,我就只有表哥一人,外祖母说要把我嫁给表哥的,你若是嫁给他,我怎么办”

    此女行举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还一头雾水。

    见路上行人频频往这里看来,知书不禁急道:“你到底是谁,我们又不认识你,什么表哥不表哥的!”

    这女子也不说自己是谁,径自哭着,动静越闹越大,竟有路人停下脚步议论是不是这女子被人抢了夫婿。

    宁宁轻蹙眉心,心中已有明悟,却知道这当头她不能明言,不然明儿就是传遍京城的大丑事。

    她正想生个法子,让人将此女带走。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将她拖走。”便有数个护卫打扮模样的人如狼似虎跑过来,将这女子连拖带拉弄走了。

    倒是有路人想仗义,可看说话这男子英伟不凡,再看那几个护卫的打扮,明显是哪个达官贵人家的护卫。等听闻对方手下唤道殿下,顿时吓得不敢吱声了,连热闹都不敢再看,一群人做鸟兽散状。

    来人正是鲁王。

    也是巧了,他刚好行径此地,就碰上这出闹剧。

    “怎么出门没带护卫?”鲁王皱着眉道。

    宁宁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话,只是垂着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