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罪人之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唔……”

    当秦牧吃力的睁开那沉重的眼皮时,剧痛蔓延,仿佛要将他那一丝神智淹没,他辨别了好一会,模糊视线中的景象才逐渐转变成一间简陋整洁的房间,场景熟悉而温馨。

    然后他偏过头,便是见到床榻旁两道熟悉的身影。

    “牧儿,你终于醒了!”

    听到动静,那温婉女子顿时回过身来,欣喜的道。

    女子约莫三十出头,衣着朴素,模样秀美,正是秦牧的母亲沐杏,她望着秦牧那鼻青脸肿的样子,满是心疼之色。

    “你是不是疯了,居然对百药坊的少公子出手,你还当自己是秦家的小少爷吗?”

    在短暂的感受到母爱后,一道冰冷的怒喝声,也是将秦牧给彻底唤醒。

    沐杏旁边,是一名看上去身体有些单薄的中年男子,他五官深刻,眉宇间带着几分沧桑,只不过那时不时的轻咳,显示着他身体状况的不佳,而他便是秦牧的父亲,秦贤。

    对于这位素来严厉到极点的父亲,秦牧多少有些惧怕,下意识的移开目光,然后又有些气愤的道:“谁让他们拒绝卖药给爹,还说爹是流云城的耻辱……”

    见秦牧暗自嘀咕,秦贤面色突然一沉,那手掌也是不由自主的紧握起来,显然触及了一些心底的伤痛。

    沐杏见状,赶紧蹙着眉示意秦牧住口。

    秦牧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胸口,狠狠的咬了咬牙,今日去城内,本想凭借积攒大半年的积蓄替爹买点治伤药,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百药坊少公子拒绝售卖任何治伤药物,还直接将他赶出了药坊。

    “秦牧,你爹是流云城的罪人,他那种废人就应该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当年若非他优柔寡断,导致邙山一带落入他人之手,不然我百药坊的生意又怎么会一落千丈。”

    百药坊少公子白晨的冷笑声,犹如刀子般,刺痛着秦牧的心。

    那一刻,他怒不可遏。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而那出手的结果,也很明显,秦牧拼命揍了白晨一拳,可他自己,却是惨遭群殴,最终连肋骨都断了几根。

    不过,倒不是秦牧技不如人,只是对方人多势众,加上家境的原因,导致他在修炼道路上慢人一步。

    穷文富武,不无道理。

    秦牧也知道,白晨虽然可恶,可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是炼体四重的实力,这等实力,在整个流云城小辈中都算相当不错,比起才炼体二重的自己,无疑是强了不少。

    修炼一途,淬体为先,人体才是一切修炼的根基。

    所谓淬体,其实就是由内而外的修炼身体,当骨骼脉络强化到一定程度,体内便会衍生一丝灵力种子,唯有诞生了灵力,才能真正算作一名修炼者。

    炼体九重,可分为三个阶段,易筋、锻骨、激发血脉。

    前三重易筋,无非是令得筋脉更为强大一些罢了,而踏入第四重后,炼体的好处才会真正体现出来,骨骼逐渐的强化,肉体强度堪比木石,力量速度也有明显的提升。

    那白晨,正好最近突破到了锻骨这一层次,交起手来,秦牧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百药坊是白家的重要产业,作为流云城四大家族之一,白家的整体实力不比秦家差。何况,现在的秦牧,只能算家族弃人之子罢了,与那些正统少爷可比不了,因此家族也不会因为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替他出面。

    “沐杏,将那株雪灵芝拿出来给孩子熬了服下吧,再躺在床上,三个月后的族比,就不用去了,免得丢人现眼。”秦贤面沉如水,低声道。

    听到这话,沐杏也是黛眉紧蹙,那株雪灵芝,本来是打算等到秦贤发病时拿来急用的,人命关天,可眼下秦牧又伤的这么重……

    妻子与母亲的双重身份,让她难以抉择。

    “我的暗伤已经淤积多年,无法根治,以后不要再接受族里的东西了。”秦贤摆了摆手,声音干涩的道:“如今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对不起家族。”

    “才不是这样,爹当年只是一时心慈手软,那是强者风范,根本没有错。”听得秦贤这话,秦牧不顾身上传来的剧痛,顿时涨红着脸争辩道。

    是非对错,难以判别,但小孩子心中总归是无条件支持父亲的。

    秦贤沉默下来,苍白的脸庞上却是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他不愿多说什么,落寞的朝着房外走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