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幸福长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医院

    “宝宝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席宝摇头,“阿嬷,妈妈她是不是生病了?”

    年过五十,从小就带着席宝的王慧,看着小小的人儿一脸忧心忡忡的表情,心疼,“夫人没生病,宝宝别担心。”

    “可是,爸爸看起来很不开心。”

    “先生应该只是有些累了。”王慧看着宝宝,慈爱道,“宝宝应该知道,爸爸从来都不骗宝宝的。所以,先生既然说了夫人没事,那就一定没事。”

    席宝听了,靠在王慧怀里,她相信爸爸,可是没看到妈妈心里还是害怕。

    王慧轻轻拍着席宝的背安抚。

    “小妹妹。”

    听到声音,转头,看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走过来,看着席宝有些害羞的打招呼,“小妹妹,我叫吴泽浩,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呀?”

    看着眼前的孩子,王慧没说话,静坐在一边的保镖只是盯着,也没阻拦他靠近。

    “我叫席宝。”

    孩子看到孩子,自然的亲近,特别吴泽浩看起来跟司栋差不多大。席宝看着,自然想到那个会给她讲各种有趣的故事,会弹好听的歌曲,会陪他玩儿各种游戏,还会……简直无所不能,除了爸爸,司栋在席宝心里最厉害。

    “席宝妹妹。”小男孩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递给席宝,“这个给你吃。”

    看赵泽浩递过来的糖,席宝接过,“谢谢哥哥。”接过,却没吃。

    不许吃陌生人给的东西。这是爸爸让她记住的话。

    席宝接过没吃,这个细节吴泽浩没注意。他只觉得席宝看起来好可爱。

    黑溜溜的眼睛,像两颗黑葡萄;小小的嘴巴,像红红的糖果一样鲜亮,还有白嫩的脸蛋,就跟棉花糖一样。整个人就似橱窗里洋娃娃一般,让人好想把她带回家。

    “妹妹,你家也是帝都的吗?”

    席宝摇头,“不是。”

    吴泽浩听了,满脸失望,不是帝都的呀!那就没法找她一起玩儿了。

    “那你家是那儿的呀?”

    席宝张口,刚要回答,就被打断了。

    “吴泽浩你在这里做什么?”

    清脆的童声,带着明显的不高兴。

    王慧转头看去……

    一身红色娃娃裙,脚蹬牛皮小短靴,梳着花苞头,清秀的五官,孩子特有的娃娃脸很可人。只是脸上那满满的不耐烦和那说话的语气,让这孩子看起来有些不太好相处。

    看着吴泽浩,吴乐宣嘟着嘴走过来,身后的中年妇人手里拿着水杯包包,还有玩偶,赶紧跟上。

    “妹妹,你,你怎么过来了?”

    吴乐宣没说话,只是盯着席宝看。

    吴泽浩看此,赶忙介绍道,“她是席宝妹妹。”

    吴乐宣听了,看吴泽浩一眼,“不管什么人都对着喊妹妹,你是不是傻?”说完,看向席宝,从头到脚到打量着。

    那眼神……

    挑剔,不屑,不喜。

    王慧看着眉头皱起。看起来才六岁左右的孩子,可这眼神,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你家是帝都的吗?”

    席宝摇头。

    “她是你奶奶?”吴乐宣看着王慧,抬着下巴问。

    席宝点头。

    吴乐宣听了,眼里露出嫌弃,脸上写着两个字,穷酸!

    王慧看着,心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穿的素净了些,可离穷酸还很远吧!不过,这些用不着跟一个孩子解释。只是才一个几岁的孩子,就这么以貌取人,给人分三六九等,可见其家长的教育。

    “你爸爸是做什么的?”

    “我爸爸是老师。”

    吴乐宣听了一笑,仰了仰头,“我爸是董事长。”说这话时,优越感满溢,“你妈呢?你妈是做什么的?”

    席宝没回答,看看吴乐宣,随着移开视线。她虽不懂原因,可却感觉的到,这个姐姐不喜欢她。

    【遇到让你心里不舒服的人,不喜欢你的人,直接当他是空气,不用看,不用理。然后回来跟哥哥说。】

    栋哥哥说的,席宝记着。所以,眼前这个小姐姐是空气,是空气。

    看席宝竟然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吴乐宣顿时不高兴了,“我问你话呢?你为什么不吭声?”

    骄纵!

    王慧就这一个感觉。

    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席宝仰头看着王慧,“阿嬷,我们换个地方等爸爸吧!”

    王慧点头,“好。阿嬷抱你去。”

    “不用,我自己下来走。”

    席宝刚下地,吴乐宣就挡在她面前,“喂,你聋了,你没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

    席宝抿嘴。

    吴泽浩赶紧上前拉住吴乐宣,“你小声点,你这么凶吓到席宝妹妹了。”

    看吴泽浩吵她,护着席宝,吴乐宣更加不高兴了。

    可吴泽浩却没想到,也没想那么多,只是看席宝不高兴了要走了,就想哄哄她。转身,拿过身边保姆手里的娃娃递给席宝,“小妹妹,这个送给你。”话刚落,被一声尖叫打断。

    “这是我的,这是我的娃娃,你凭什么给这个穷酸鬼……”大叫着,把娃娃抢过来,还顺带的伸手就要去推席宝。

    王慧看到,抱起席宝,往后退。一边保镖瞬时伸手,拦。

    惯性使然,吴乐宣撞到保镖胳膊上,反弹,脚下不稳,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屁股一痛,瞬时大哭起来。

    保姆赶忙上前,伸手刚要把吴乐宣扶起,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哒哒哒的鞋跟声,扑面而来的香水味儿,保姆眉心一跳,转头,看到那满身名牌,打扮时髦,妆容精致,却脸色难看的女人,保姆心一紧,“夫人……”

    “怎么回事?你是干什么吃的?”说着,一手把保姆推开,伸手把啼哭的吴乐宣扶起,“别哭了,别哭了,来跟妈妈说谁欺负你了,妈妈帮你报仇!”

    “是他们,那个女孩抢我娃娃,那个男人推我……”吴乐宣指着席宝和一边高壮的保镖,哭着满是委屈的控诉。

    女人一听,腾的站起,一言不发,扬手就要去打席宝。

    你让我孩子挨痛,我也要让你孩子受疼。这样才公平。

    你打我孩子,我揍你孩子,这才是礼尚往来。女人觉得自己很讲道理。

    看到女人扬起的手,王慧脸色一沉,保镖眸色一冷,伸手,刚要把人推开,忽然一个人影跑过来,直接的把人推开,随着挡在席宝跟前。

    女人被推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夫人……”

    “妈妈……”

    瞬时一片乱。

    这边,席宝歪头,看着挡在她跟前的人,眨眨眼,犹豫了一下,开口,“你,你是舅舅吗?”

    商文转头,看着那跟小兔有八分像的女娃,蹲下,看着她,轻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舅舅的?”

    席宝看着商文,如实道,“家里有舅舅照片,妈妈经常看。”

    商文听了,笑了,就是眼睛有些发酸,“对,我是舅舅。”

    “舅舅,我是席宝,今年二岁半了。”

    “嗯嗯,舅舅知道,舅舅知道。”商文看着席宝就像看到小兔小时候,心口翻涌。

    “好,好啊!不止打孩子,还打女人。周嫂,报警,报警……”

    报警?!报你的去。

    “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我们没完,你们给我等着……”

    听到这句话,商文站起来,看着那大呼小叫的女人,走过去,“你说的不错,确实不能就这么完了。”说着,撸袖子,“刚才你扬手是要打谁?”

    “怎么?只许你们对人家孩子动手,就不准人家还手了?”

    “你还手呀!你动我家孩子一根毫毛试试,老子扒……”扒光了你,几个字想到席宝,咽下。

    “扒?你想扒什么?”女人冷笑,“扒我衣服吗?你当老娘是被吓大的?”

    吓唬你?!

    呵呵!商文还真不屑。

    她敢再靠近席宝一步,扒光她,商文做的出。不过……

    这个浓妆艳抹,尖酸刻薄的女人,怎么感觉有些面熟呢?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看商文不吭声了,女人讥笑一声,有恃无恐,挺胸上前,“不是要扒了老娘的衣服吗?来呀,试试看。”

    面对女人的叫嚣,商文面色黑沉,第一次见到外甥女,他不想给外甥女留下‘舅舅打女人的’印象,不想吓着席宝。可是,想到这女人竟对着席宝一个才两岁多的孩子抬手,商文就有些忍不住了。

    “动手呀!怎么?不敢了……”

    妈蛋。

    商文抬手……

    “哥。”

    听到声音,抬起的手一顿。

    “妈妈。”

    看席宝迈着小腿,蹭蹭跑过去,在将扑倒小兔怀里时,被席少川弯腰抱起。

    小兔现在的身体情况,可经不住席宝这么扑。

    被席少川抱着,席宝眼巴巴的看着小兔,“妈妈,你还难受吗?”

    小兔摇头,抬手摸摸席宝的小脸蛋,柔和道,“妈妈没事了,让宝宝担心了。”

    看小兔真的没事,席宝那颗提着的小心脏总算是放下来,“爸爸,妈妈没事太好了。”

    席少川点头,看向商文。

    几年不见,商文模样稍改,只是脾气还是一点儿没变。

    几年不见,席少川身上寂寥消散,眼底多了温和身上气质越发深沉男人味儿更浓。只是,唯一没变的是,他对大舅子这种生物还是不喜欢。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各自移开视线。商文看向小兔,席少川看向那浓妆艳抹的女人,想动手打他女儿是吗?

    看着,眼睛微眯,缓步走过去。

    刚还气焰嚣张的女人,在席少川向她走过来时,脸上露出慌乱,眼神闪烁,后退。

    一旁保姆看着,感到奇怪?夫人她怎了么,是……是在害怕吗?

    “张佳琪。”

    三个字,从席少川口中吐出,女人脸色瞬变。

    反应看在眼里,席少川看她一眼,抱着席宝转身走向小兔,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揽住她腰,“走吧!”

    “哦。”小兔应着,转头往那边望了望,她刚才好像听到席少川叫‘张佳琪’。

    在小兔看过去时,女人迅速转过身去,避开。

    小兔看此,收回视线,同商文一起随席少川离开。

    张佳琪,上辈子占据她大部分喜怒哀乐的人。这辈子,成了陌路人。

    席家

    席少腾匆匆赶回家,看到家里只有许文静一个人,脸上满是失落。

    许文静看着,开口,“没看到少川很失望?”

    “我失望什么?这几年他都不回来,也从不打一个电话,我早就习惯了。现在,没什么失望的。”席少腾没什么表情道。

    许文静听了,就听出四个字:口是心非。

    这几年,席少腾对席少川有多惦念,许文静看的最清楚。

    六年的时间,席少腾多少次拿起电话可就是不敢打过去,许文静都看在眼里。现在听谢聿说少川回来了,却也只会匆忙跑回来,还是不敢贸然去见他,一切都是因为怕少川还是不想看到他。

    “小兔身体不舒服,所以……也许等她好些了,少川就会带着她们母女一起过来了。”

    带着她们一起过来吗?席少腾不敢想。

    “小兔怎么了?”

    许文静:“怀孕了。下飞机才确定,反应有点儿大,人肯定不舒服。”

    席少腾听了,怅然道,“又要做爸爸了,少川一定很高兴吧!”

    这些年,他记得的只有席少川自尽的那一幕,还有他满身寂寥的样子。他欢喜时是什么模样,席少腾都已经忘记了。

    高兴吗?

    听谢聿说,并没有觉得少川有多高兴,相反的神色反而很凝重。原因是什么,谢聿也不清楚。明明小兔的身体很好,生孩子完全没问题。不明白席少川为什么心事重重的。

    “谢聿也给商文打了电话,商文去医院了。然后在医院好像也发生了不愉快的事。”

    听言,席少腾脱口问,“怎么?少川对商文下手了吗?”

    小兔的身世,商城做下的事,席少腾也都已经知道。所以,席少川为此迁怒,对商文下手也不无可能呀。

    许文静摇头,“少川没对商文下手,是有人要动手打席宝。”

    席少腾听言,眉头皱起,“谁?竟然对一个孩子动手?”

    许文静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席少腾听完,“简直是泼妇。”

    许文静听了,看看他,“席翊已经过去了,去看看小兔和宝宝。”

    席少腾听言神色微动,随着道,“你应该和席翊一块过去才对呀。”

    “我担心你一个人在家哭,所以准备明天再去。”

    席少腾忍着没翻白眼,“我有什么好哭的,瞎操心!”话刚落,一道声音传来。

    “哥哥,你累了吧!我可以自己下来走的。”

    奶声奶气的娃娃音。听到,许文静神色不定,“不,不会是少川过来了吧!”话落,看席少腾瞬时站起,面皮紧绷,眼睛直直的望着门口。

    “哥哥一点儿都不累,哥哥喜欢这么抱着宝宝。”

    随着声音,看席翊抱着一个粉嫩的小女娃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阿嬷。

    许文静往后望望,没看到席少川和小兔的身影。心里失望,转头看席少腾一眼,失望已经挂脸上了。

    “爸,妈,我带小宝过来了。”席翊抱着席宝走到许文静和席少腾跟前,还没介绍,就听……

    “伯伯,娘娘。”

    许文静听了一愣,有些意外,“宝宝知道伯伯和娘娘?”

    “嗯!家里有伯伯和娘娘的照片。”席宝说着从席翊怀里出来,拿过阿嬷手里的盒子,走过来,“送给伯伯和娘娘。”

    许文静接过,席少腾怔愣:家里放的有他和许文静的照片?席少川竟然会把他们的照片摆家里?这……纯粹是为了想念,而不是想着如何祭奠吧!

    在席少腾胡思乱想间,许文静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展开,愣愣,“这是宝宝画的吗?”

    “嗯。”

    “画的是……”

    “伯伯和娘娘。”

    许文静听了笑了笑,伸手碰碰席少腾,“你看,宝宝画的我们俩。”

    席少腾回神,伸头过去看一眼,额……

    是抽象派吗?不过,至少性别看起来是对的。

    席少腾看看画像,看看席宝,心里暗腹:席少川不会是派孩子过来黑他们的吧?

    想着,席少腾蹲下,看着席宝,尽量的让自己表情柔和,声音绵软,“宝宝,爸爸和妈妈呢?”

    “爸爸妈妈在家,让我来给伯伯和娘娘问安。”

    “那,爸爸有没有说过来伯伯这里呀。”

    席宝摇头,“没有。”

    “这样呀!”

    “伯伯,你在不高兴吗?”

    席少腾摇头,“没有,伯伯没有不高兴。”

    “是吗?”席宝说着,抬手,肉肉的小手,轻轻碰碰席少腾的嘴角,“那伯伯嘴角怎么下来了?”

    席少腾:……

    许文静,席翊轻笑,“宝宝知道这样是不高兴呀。”

    “嗯,爸爸有时候不高兴了,也像伯伯这样,嘴角就下来了。我和妈妈就要哄他。”

    席少腾听了,马上问,“你和妈妈怎么哄他的?”

    “我给爸爸讲故事,妈妈给爸爸做好多好吃的,然后爸爸就不生气了。”

    “你爸爸还真好哄。”

    “妈妈说,不是爸爸好哄,是爸爸爱我们不会真的跟我们生气。所以,我很爱惜爸爸,希望爸爸天天都开开心心的。”

    听一个二岁多的孩子说很爱惜爸爸,许文静心里不由有些动容。小兔真的把女儿教的很好。

    席少腾:少川有个好女儿。想着,转头看一眼席翊,唉!他做了二十多年的爸爸,也没见席翊爱惜过他。

    席少川这才当爹两年多的,得到的比他多。这就是落差呀!

    被席少腾用看不孝子的眼神盯着,席翊:……无辜躺枪。

    “伯伯。”

    “嗯。”

    “我来的时候,妈妈说,让您有时间给爸爸打个电话。”

    闻言,席少腾精神一震,直直看着席宝,“你妈妈真的说让我给你爸爸打电话吗?”

    席宝点头,“嗯,妈妈是这样说的。”

    “好,好!我现在就打,现在就打。”席少腾说着,拿出电话,快速拨出那按了无数次的号码。

    嗡,嗡……

    当电话拨通,听着那头的声音,许文静,席翊不由屏息。席少腾忽然就后悔了,他也许应该再等等,等等真再打,想着,伸出手指就欲挂断。

    【喂!】

    电话突然接通,低沉的男声传来,熟悉久违。

    “少,少川,是,是我!”席少腾声音有些不稳。

    席少腾开口,电话那头,却静了下来。

    沉默,沉默到让人心头紧绷。

    席少腾紧握着电话,开口,“少川,我是……”忽然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了。

    “少川,我是……”

    “大哥。”

    一句话大哥,两个字,席少腾瞬时红了眼圈,一时喉头发紧,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