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 如此生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对一场本不该存在的婚礼没兴趣。”

    如墨的话就如一块沉重的石头,打破的湖面的平静,扰乱了在座每一个人心绪,尤其是坐在上座的风濯尘,他原本和善客气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经历了昨晚的那一场厮杀,如今坐在这个御书房内的人,都知道了卿栎和幽冉的命运为何会变成这样,尽管他是父王钦点的继承人,可他如今还能坐在这王座上,终究是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

    如墨的话说得直白,话里的意思便是他们几个没有挑明的关系,当初若不是沐南叶搞的鬼,那么凭卿栎嫡长子的身份,以及父王对云瑶的万般宠爱,这罘彝王的位置定然会是卿栎的。

    纵然卿栎最后被当做女儿养,可他上面毕竟还有一个双生兄长,如果不是沐南叶的关系,怎么都轮不到他风濯尘来坐这个位子。

    屋子内一阵诡异的沉默,除了如墨外和卿栎,还有那个完全不在状况内的清灵,其他人脸上都闪过一丝尴尬,甚至连向来神经大条的幽冉都不自在的扭了几下,而飞烟却依旧看着卿栎。

    卿栎似乎是有些忍受不了屋子的压抑的气氛,“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淡淡的扫了风濯尘一眼:“我先出去了。”

    “卿栎……”风濯尘眼见卿栎甩了甩衣袖就要离开,下意识的便出声唤道,可是这一声“卿栎”后,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卿栎脚下的步子顿住,他微微垂下了双眸,长长的睫毛掩去了他此刻的神情,清冷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波澜:“两日后我会离开一重天。”

    说完,卿栎抬脚径自朝外走去,在其他人眼里,他的脚步是那样潇洒利落,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就是因为承受不住飞烟那毫不掩饰的眼神,而仓皇逃跑。

    他怕……

    他怕自己最终会在那赤裸裸,好不掩饰的眼神的注视中败下阵来,他怕自己好不容易做下的决定会动摇,更怕自己的心终究不够绝情,舍不下心底眷恋的身影……

    卿栎离开后,如墨也带着清灵告辞,他们要回如墨雪山之巅的家,从今后他们两人再也不会孤单了。

    飞烟纵然舍不得这么快就与清灵分开,却还是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至少她们之间,还是有人得到了幸福的。

    至于纯粹留着看热闹的幽冉,见他们都走了,自然也拉着千璃离开了御书房,说是要带她千璃出城去置办贺礼,毕竟还有两日之后就是风濯尘与飞烟的婚礼了,总不能空手喝人家的喜酒吧。

    这时,御书房内只剩下风濯尘与飞烟俩人,飞烟尴尬的看了看风濯尘,见他也正抬眸瞧着她,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下意识就迅速将视线移开,双手更是用力的绞着自己的衣摆,一副局促不安的模样。

    风濯尘将飞烟的不自然都瞧在了眼里,他重重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弯下腰与她平视道:“我们俩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生分了?”

    “我……”面对风濯尘的问话,飞烟无措的垂下了头,她该这么告诉他,她的心根本就不在他的身上,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卿栎临走时的那句话。

    他要走了……他真的要离开了……

    她知道,这一次他走了便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真的要扔下她了,她……该怎么办?

    “飞烟,我们大婚在即,你还有什么要求?或者你觉得还缺些什么?”风濯尘压下心头的不安,扯了抹笑容温和的问道。

    飞烟闻言摇了摇头:“我……没什么需要的……”

    “……”风濯尘见状心里一沉,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了一僵,撑在膝盖上的手不禁微微握紧,暗暗做了一个深呼吸后,他还是按捺下了心底的躁动,耐着性子继续说道,“明日晚上,长老们就会到了,后天在婚礼仪式前,会先将龙族与我罘彝族的契约完成。”

    “……好……”飞烟迟疑了一下后点了点头,长老们……也要来了,她……已经连累了龙族千年,不能再因为自己的任性而给长老们添麻烦了。

    风濯尘瞧着飞烟此刻的表情,便能猜出她心里的想法,因此暗暗松了口气,伸手就想要替她拂开脸颊边的发丝,结果手才刚探到她的脸颊边,飞烟却是微微瑟缩了一下,于是他的手便顿在了当场,一时不知该进还是退。

    最终,风濯尘重重叹了口气,不甘却又无奈的收回了手,他站直了身子敛了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