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 如此生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敛了敛神色,无妨,再过两日,一切尘埃落定,他们两个来日方长。

    “傍晚的时候,喜服就会送来了,到时你试试,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的。”

    飞烟微微一愣,喜服?居然这么快就缝制好了?看来风濯尘是真的十分看中他们的婚礼,终究是她对不起他,这样好的男子,原该可以配更好的姑娘,配一个心里只有他的姑娘。

    可惜……她的心里早就住进了另一个人,纵然那人从不曾给过她任何的承诺,甚至一而再的将她狠心推开,可是付出的感情她再也收不回来了,她知道这对风濯尘不公平,可是感情的事本来就无法预料的。

    犹豫了一下,飞烟觉得自己还是无法就这样嫁给风濯尘,因此她咬了咬唇想要开口:“我……”

    然而她才刚开口,便被风濯尘一下子给打断了:“我还有事要与九桦商议,你快些回流云宫吧,清灵该等着与你告辞了。”

    说完风濯尘便向是故意要逃避什么,直接扬声将一直等在门外的九桦唤了进来,带着满脸歉意的看着飞烟。

    飞烟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神色复杂的看了看风濯尘,默默叹了一口气后起身离开。

    直到飞烟白色的身影消失他的视线内,他才沉下了脸色,一双星眸内含着一抹阴鸷,他转身走回了自己的位子上坐下,神情冷漠的看着九桦吩咐道:“你通知祁如,从今日起多调派些人手,加强王城内的戒备,务必确保大婚前不能再出任何意外。”

    “可是……沐南叶不是已经……”九桦有些不解的出声,沐南叶已经是个废人了,他不懂主子为何还要如此小心谨慎。

    谁知,风濯尘却是瞬间黑了脸,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几分:“不必多话,本王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命令。”

    九桦整个人一愣,他还是第一次见风濯尘如此疾言厉色,纵然心里十分诧异,却还是恭敬的应声道:“是。”

    *******

    坠情崖上荒凉的树丛里一抹红影恍恍惚惚的走了出来,昨日上午自御书房出来后,他便逃也似的离开了罘彝王城,一个人又跑回了桃庄,在庄内如游魂般度过了一日,晚上自酒窖里摸出了几坛子好酒,居然就这样一个人坐在飞烟原本住的屋子里喝了一宿。

    直到天色微微泛白,他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一觉醒来竟已是申时,原本他是不打算再回来的,可是思虑再三他还是抵不过心底的那抹牵挂,浑浑噩噩的回到了王城里,待他回过神来自己居然已经站在了这里,这个拥有这最初的回忆的地方……

    卿栎信步踱至崖颠,微微倾身俯看着下面缭绕的烟雾,心中不免感触万千。

    那年……他第一次从这里跃下,心里揣的是好奇。

    那年……她义无反顾的从这里跃下,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如果……今日……他从这里跃下,是不是就能体会她当时的心情?

    她那梨花带泪的脸蛋,始终在他心头缠绕着,一千年了,怎么都无法抹去。

    只是……最终,他仍是伤了她。

    虽然伤她并非是他的本意,只是他根本无从选择,若非这样,他根本无法面对她深情的凝视。

    他爱她,比风濯尘更爱她,正因为爱她,所以他不能误了她、正因为爱她,所以不忍让她跟着他居无定所、正因为爱她,所以不愿拖她一起下地狱。

    一个连身份都不被承认的人,甚至今后将何去何从都不得而知的人,怎么能给她幸福?

    何况……他还……

    她是这么的美好,因此……她只得更好的人,而他这一世注定了要辜负了她啊……

    若有来世……再让他还她的情吧!

    身后,细碎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冥想,根本无需回头就知道来人是谁,放眼整个罘彝王城,恐怕也就只有她,无论他躲在哪个角落、无论他何时出现,她总是能够第一个找到他,也只有她才会那般不顾一切的找寻他。

    就像那时……她也是那般不管不顾的冲到幽城,只为了——他。

    卿栎并没有转过身,依然静静的负手立于崖颠,直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脚步声在离他半丈远的距离停下,他才缓缓的转过身看向来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