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71章 番外篇 鹿一凡重生穿越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s:这大概是我13年的时候写的鹿一凡的原型,本来是想让他成为猪八戒的,后来听从编辑的建议,改写成现代都市文了,现在发给大家看看吧。

    因为已经是7年前的作品了,所以可能显得有点儿古老……大家就凑合那么一看,了解一下我最初设计男主的构思就行了……)

    “分手吧。”

    看着眼前的艳丽女子,鹿一凡觉得自己有些恍惚。

    四年了,他为她付出了整整四年的心血,到头来,却换来了这么三个字。

    “为什么?娇娇,我们不是好好的吗?我现在的工作不错,月薪也过万了。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啊!”鹿一凡仍是不甘心的问道。

    潘娇娇眉头紧蹙,她本以为自己提出分手,鹿一凡这么好面子的人不会婆婆妈妈的,可没想到,他还是让她失望了。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吧!”

    从一旁的树林里,走出了三个人。

    鹿一凡看到为首的中间的人的面貌后,瞳孔紧缩。

    这人他太熟悉了,不就是大学里的纨绔,恒巨地产董事长的儿子唐威嘛!

    唐威走到潘娇娇面前,毫不避讳的将手伸到了她身上。

    看着鹿一凡不善的表情,唐威冷笑道:“娇娇是个识时务的人。就你那点儿工资,能干点儿什么?她手上提着的这款lv的限量包就是你不吃不喝一年也买不起。

    学习我拼不过你,无所谓啊,这不老子照样可以玩你女朋友吗?”

    鹿一凡脸色惨然。他只能一脸苦相的看着潘娇娇,说:“娇娇,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潘娇娇却有些不耐烦的说:“你烦不烦啊?都说了分手了,你像个男人一点儿直接答应走人不就得了!知道我为什么大学四年都没让你碰吗?我就是知道像你这种男人成不了什么气候!”

    “那我们这四年算什么!?”鹿一凡已经快掉眼泪了。

    哪怕是捅他一刀也无法让他落泪。可是感情这种事情,不是鹿一凡想洒脱就能洒脱的。

    “我不过是把你当成了一张饭票罢了。谢谢你大学四年白白请我吃了那么多顿饭。”潘娇娇嘲讽的笑道。

    唐威很满意潘娇娇今天的表现。他就是要鹿一凡出丑!谁然他在学校里处处都比自己强的!

    鹿一凡再也忍不住了。攥紧拳头,朝着唐威挥舞过去。

    跟着唐威来的两个人却也不是吃素的,一个闪身,走到了鹿一凡面前,将他按到在了地上。

    如果比学习,比才华,鹿一凡自信没人比得上他。可是就他这小瘦身板儿,再加上接近800度的近视眼,怎么可能是唐威专门请来的保镖的对手?

    沙钵大的拳头如雨滴一般落在鹿一凡的身上,疼的他赶忙像虾米一样弓起了身子。

    嘴角已经被揍出了血,鹿一凡朝着潘娇娇看了一眼,期望她还能有最后一丝怜悯。

    可惜,他看到的却是冷酷的嘲笑。

    就在鹿一凡挨打的时候,从四面八方开始迅速的聚拢起了五彩色的云彩。

    短短一分钟内,一朵半径接近一公里的五彩巨云聚拢成功。朝着鹿一凡这里飘了过来。

    “那是什么?”潘娇娇指着五彩巨云问道。

    唐威看了一眼,只见那五彩巨云中,雷光滚动,并且这五彩巨云一边飘向他们,一边仍不断的压缩。

    “不好,怕是遇上雷云了。咱们还是赶快走吧,万一被雷劈到了就不妙了。”

    话刚落,那五彩巨云仿佛有意识一般,突然加快了速度。前一秒,这五彩巨云还在百里之外,下一秒,它已经距离唐威几人不足一公里了。

    “快跑啊!”

    唐威吓得扔下潘娇娇和保镖,撒丫子就跑了。

    可惜,人的速度哪能跟这云彩的速度比?

    鹿一凡抬头一看,只见这五彩云中已经浓缩到了一定的密度,就好像是实体的云彩一般,里面的雷光也闪的越来越快了。

    “轰隆~~~”

    鹿一凡昏迷前,看到了如一栋大楼那么粗的雷朝着他和唐威几人劈了下来。

    一秒钟之后,五彩巨云开始散开。

    被那么粗的雷劈中的地面,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损坏。

    唐威几人所在的地方,甚至连地上的塑料袋都没有动弹。芳草依依,小鸟翠鸣,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是再看看原地,鹿一凡和唐威几人,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五彩巨云散去后,天空中露出了一只眼睛。

    一只长约数千米的眼珠子,溜溜的转了一圈,看了一眼鹿一凡消失的地方,这才把眼睛合上了。

    只眼珠子就那么大,这怪物的本体到底有多大?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人看到,也没有人知道……

    *********

    大唐王朝,皇宫内。

    唐高祖正坐在黄金铸成的龙椅上,与众位大臣商议国家大事。

    本是艳阳高照的天气,这太极宫内却突然吹起了瘆人的阴风。

    随着阴风吹入这大殿之内,一个个阴影闪烁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彼时,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响彻整个太极宫。

    场面之诡异,吓得李渊出了一身冷汗。当他一转身,更是差点吓得昏死过去。

    一个伸着五尺大舌,身上的肉已腐烂不看,身着青铜锁子甲的恶鬼,正眼中幽幽的冒着绿光,看着李渊呢。

    一人一鬼之间的距离,不过数厘米。

    还好,这鬼魂只看了李渊几眼,就消失不见了。

    大殿内,太监、宫女的亡魂源源不断的出现,哭嚎声此起彼伏。

    “这……这艳阳天,竟然出现如此多的鬼魂,这可如何是好?众爱卿,可有办法?”李渊被宫女搀扶着,颤颤巍巍道。

    众位大臣也是吓得不轻,甚至有一位胆小的已经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商议了一会儿,有人上前道:“陛下,鬼神之事,应当归人曹官魏征管。”

    “魏征何在?”李渊问道。

    年轻的魏征走上前道:“陛下,此异象乃是阴兵借道。请陛下放心,不消片刻,异象立无。”

    果然,没一会儿,所以的鬼魂消失了。

    可李渊却还是不放心的问:“以后,是否仍会出现此异象?”

    魏征道:“皇宫乃是亿万子民气运的汇集之地,阳气冲天,本无可能有鬼魂出现。只是今日,乃万年不遇的九星连珠日。虽艳阳高照,但却是至阴至寒之日。所以,才出现了这阴兵借道的异象。请陛下放心,过了此日,就不会再有异象出现了。”

    夜晚,长安城,一家小酒馆内。

    袁守城执一签筒,念念有词。

    待到一签被摇出,袁守城赶忙拿起一看。

    “下下签,大凶。”袁守城喃喃道。

    这唐朝刚刚开始,百姓安居乐业,为何会出现如此凶兆?

    袁守城拿出龟甲,又卜了一卦。却发现,卦象之中显示的凶兆竟来自西方释迦牟尼尊者,大日如来佛祖掌管的极乐世界。

    佛祖掌管的世界,怎会在卦象中显示出如此多的魔煞之气?

    袁守城席地盘坐,潜心卜算,正当他觉得自己将要接近那魔气的中心时,却一口鲜血喷出。接着,所有用来卜算的龟甲,经筒,挂签和铜钱,全都碎裂开来。

    虚弱的袁守城如梦呓般道:“竟连我也无法算出是何原因……”

    东胜神州,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前,一拄拐老猴,身着人衣,望着天空。

    他目运两道精光,射冲斗府。

    周围有好奇的猴子猴孙问道:“通臂长老,你可是发现什么东西了?”

    通臂长老笑着道:“我这几天观察天空上的星辰发现微荧相冲,藩星离乱;紫微暗淡,环伺阴阳,必将有强大的妖魔要出世了。那个时候,天下必定大乱!我妖族复兴,指日可待!”

    接着,通臂长老又小声喃喃道:“大圣,是你吗?”

    鹿一凡被一阵骚臭的气味给熏醒了。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周围都是些肮脏的猪猡。本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竟然无法站立。

    鹿一凡赶忙高声呐喊,想找人救自己,结果从嘴里喊出来的,全是“噜噜噜”的猪叫声。

    挣扎了好一阵子,鹿一凡这才冷静了下来。

    他回忆了一下,自己好像是被一团五彩巨云一道雷给劈中了,然后这才来到了这个地方,变成了一头猪。

    明天,他的主人就要将他杀了,做下酒菜了。

    鹿一凡现在,只想哭……

    还未从自己变成一头猪的事情上缓过劲来。鹿一凡发现天空中那轮明亮的月,开始渐渐变了颜色。

    本是透亮色的圆月,如今,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成了血红色。

    颜色之浓郁,仿佛月亮流血了似的。

    随着月色渐红,猪舍附近,一道道诡异的亮光亮了起来。

    狂风大作,天雷阵阵。

    鹿一凡拼命的往猪群的最中间挤,这才没有被狂风刮走。最外围的几头大猪,虽然没被刮走,却也被这阴风吹的生生掉了几层皮,身体变得血肉模糊,在那儿嗷嗷惨叫。

    养猪的人家和周围的农户都把门窗关的死死的,生怕这阴风吹进来了。

    突然,从天上降下了一道光晕通道。

    这通道直直的打向了猪舍。

    一个身高八尺,威风凛凛,头顶玄冠身穿金甲的天神,突兀的出现在了猪舍。

    他身上紫气滔天,落地的脚下,竟生出了灵芝、何首乌等灵药。而刚刚那些被阴风吹过的血肉模糊的猪,有两头不小心被这紫气沾染过,身上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将死的猪仅仅是吸了一口天神身上的紫气就变得生龙活虎了。

    更让鹿一凡瞠目结舌的是,吸了紫气的猪四肢和头部竟然开始显化人形!可惜才变了一丝人形出来,就因为紫气不足,停止了显化。

    鹿一凡惊的是目瞪口呆啊。

    可能看长相,鹿一凡认不出这尊天神是谁,可是他的武器,实在是太有标志性了。

    九齿钉耙!

    传说,此物乃是是众天神和太上老君在炉子里花了很漫长的时间亲手锻造的。

    此人竟然是天蓬元帅!

    鹿一凡这才知道,原来他重生在了西游世界里。

    眼见天蓬元帅身上紫气渐渐内敛,鹿一凡也顾不上惊讶了,他玩了命的向天蓬靠近。能不能再次成人,全靠这紫色仙气了。鹿一凡可不想一辈子当猪。

    可惜,这群蠢猪见了天蓬却害怕的使劲往后退,鹿一凡再怎么用力,也拼不过一群猪一起使劲。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蓬将外散的紫气收到了体内。

    “哈哈哈,天蓬上仙降世,我等小仙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啊!”

    禅音入耳,佛语不断,鹿一凡听的是如痴如醉。

    猪舍附近的树林里,不断有气质出众的神与佛走出。整片黑夜,仿佛都要被他们的仙光照亮了。

    天蓬冷冷一笑,九齿钉耙猛插地上,大声喝道:“哪里来的妖魔,敢戏弄你家爷爷!”

    声音如黄钟大吕,震的周围的前来祝贺的“神仙”抱头惨叫。

    仔细一看,这些哪里是什么神仙啊!

    两个长相恐怖的妖怪,拖着长长的衣袍,周围满是散着死气的凶恶幽魂。

    “不愧是统领百万银河水师的天蓬元帅。此等小法倒是让元帅见笑了。”

    说话的是一个头戴花冠,声音不阴不阳极其刺耳的老妖精。他双手的红指甲足有一米多长。在这血色的月光下,锋利的指甲闪着瘆人的光芒。

    “黑山,少跟他废话。”

    一身着亮银色铁甲的骷髅冷声道。他胸腔内,燃烧着鲜亮的蓝色火焰,身下的骨马与他一样。这火焰名字虽与“火”有关,但温度却低的吓人。火焰周围的光都被尽数吸了进去,空气也被冻成了冰晶。

    “黑山老妖,幽冥鬼祖。两位准圣级人物前来为我这天庭重犯列队欢迎,天蓬真是不甚荣幸啊。”天蓬浑然不惧,出口讽刺道。

    “哼,今日九星连珠,血月降临,乃万年不遇的至阴至寒日。你天蓬虽然贵为大罗金仙,刚到这浊气熏天的凡间,又被这阴寒之意入体,想必实力已是大不如前了吧。”幽冥鬼祖那骨头做的嘴巴嘎嘎作响,样子十分吓人。

    “即便如此,对付你们两个,那也足够了!看招!紫气东来!”

    天蓬怒喝着,持九齿钉耙向黑山老妖和幽冥鬼祖挥去。

    黑山老妖那长长的旧袍之下,伸出了无数树根,数量之多,让天蓬躲无可躲。

    被缠上的天蓬奋力挣扎,眼看就要挣脱了。

    “幽冥,你还不快出招!”黑山咬着牙恶狠狠道。

    幽冥鬼祖祭出胸腔内的那团蓝色火焰,运气法力,将火焰拍到了身下的骨马身上。

    骨马一声长啸,全身燃起了冷气逼人的蓝焰。

    之后,骨马朝着被困的天蓬奋力猛冲。只一个呼吸间,骨马就撞到了天蓬的身上。

    撞击力度之大,把骨马自己都震成了粉末。

    蓝色火焰被撞入了天蓬的体内,天蓬被冻的脸都变成了蓝色。

    “成功了!”幽冥鬼祖窃喜道。

    “就这点儿小伎俩,能奈我何!”

    天蓬运起功法,将蓝色火焰生生炼化在了体内。

    “天罡镇魔功!”

    天蓬举起九齿钉耙砸向了幽冥鬼祖。失去了本源火焰,幽冥鬼祖此时虚弱不堪,根本就躲不开天蓬的雷霆一击。

    一耙,仅仅一耙,幽冥鬼祖就被打的魂分魄散了。

    “什么!”黑山老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幽冥鬼祖可是与自己的功力相差无几,同是大罗金仙九品境界,只差一步就要达到仙圣境了。这天蓬不过是大罗金仙六品,而且今日是至阴至寒日,他的功力至少被削弱了三成。为了保险起见,黑山老妖还是请了幽冥鬼祖,让他带着祭炼了数十万年的本源火焰九幽冥火一起来击杀天蓬。

    可没想到,天蓬的功力竟恐怖如斯!连比他高了几个境界,已经是准圣级别的幽冥鬼祖也一耙轰杀。祭炼数十万年的九幽冥火都无法伤到天蓬分毫。

    这还怎么打?

    心生退意的黑山老妖本想逃脱,却发现自己已被天蓬的神识锁定,已经是逃无可逃了。

    “哈哈,敢打我天蓬的主意,你们还是太嫩了!”

    天蓬执耙而上,全力防守的黑山老妖被打的连连退败,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突然,天地间一股诡异的力量将天蓬笼罩了起来,天蓬的气势急剧衰退。

    “糟了,怎么偏偏这个时刻六道轮回的力量开始显化了。畜生道的威力连我都无法抵御,这可如何是好?”

    天蓬的身体开始猪化,半边脸已经生出了肥耳长鼻。

    黑山老妖见了暗呼:“天助我也!”

    甩着无数的根茎,朝着天蓬打了过来。

    那边双方你来我往打的正酣,鹿一凡却是叫苦不迭。

    虽然他们打斗的地方距离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