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六章 狐仙洞的传说 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顾夜阑的回忆就这样从他口中平平缓缓叙述出来,萧越静静听着,几次产生了自己是不是在听神话故事的错觉,但一跑神回想自己穿过来这件事,觉得也就没什么不可以理解,万事皆有可能,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这种神奇的事情对于两位古代人来说,不啻为人生颠覆,自此之后,两人更加笃定,他们起义的事顺应天意,狐狸们和神石的反应就是对他们最大的认可,被前朝军队打散本来很挫锐气,此时他们心中却豪情万丈,干脆将此洞命名为狐仙洞,纪念自己的好运,得以存活,并且受到上天启示。

    萧越听着,她当然也解释不清楚,没有更好的说明,不过她的猜测比较欠打,没敢说出来,怕顾夜阑责怪她欺侮先人,她倒是觉得是因为顾夜阑的师祖和始祖皇帝吃了太多狐狸,所以被狐狸群围着的奉为神明的石头对他们俩的靠近有了反应,这样解释好像可信度更高一点,也更有逻辑性,想到这里自己都笑了,听着这么荒诞的事她竟然还妄图用逻辑思维来解释?真是异想天开。

    收敛了神思,继续听顾夜阑讲述着这些前尘往事。

    由于师祖一直在辅佐始祖皇帝,从起义时期到了后来,几年时间,两人生死交情变得更深,见到石头的异样,遂达成共识将其中的玉珏小心凿下来,分为两块,分别佩戴在身上,狐狸们见他们开始挖凿玉珏,也就都散去了。

    结果戴上玉珏的第二天,师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玉珏发出亮光,他就想拿着玉珏去给始祖皇帝看,结果待靠近皇帝的时候玉珏就彻底变成血红色,而且两人身上的玉珏都是这种颜色,本就没有脱离险境,又总是见这种异象,偏偏此时玉珏的颜色如同泣血,两人心中都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干脆收拾东西就逃走了。

    说来也奇怪,逃走之后,一路上发现玉珏颜色渐渐褪去,一路上也没有再碰到什么凶险之事,绕到山脚下时回头才发现,原来洞口的地方乌压压一片人,师祖和始祖皇帝都惊出一身冷汗,对待这两块玉珏心态也渐渐不同,原本还想着到了安全地方就变卖了用作基础资金,现在看来,这两块玉珏有遇难成祥的兆头,便留在了身边。

    之后他们渐渐发现,只要始祖皇帝有危险,师祖的玉珏就会发出微弱的亮光,靠近皇上后,若是两块玉珏都发出血红色,那一定是始祖皇帝有性命危险,但是将玉珏从两人身上取下,便没了这个奇异的功效,所以始祖皇帝和师祖的关系变得更加亲近。

    后来,起义部队壮大,过了很多年后终于打下了天下,始祖皇帝登上帝位,师祖却落了一身伤病,便由皇帝赐宅邸好生养着,也有了后代,但是他们都发现,师祖的后代再佩戴这块玉珏,却无法发挥这个神奇的功能。

    始祖皇帝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将玉珏传给了太子,师祖仍能感召危险来临,于是始祖皇帝便视他为神明使者,封为国师,从心底将他当做天神派来保护他们皇家一脉的贵人,只是这个秘密只有皇帝和国师二人知晓,毕竟关乎国本。

    可是师祖毕竟年迈,不能一直担任此重担,可是他却一直难寻缘由,终于有一年,师祖回到西白山,想着从开始的地方寻根问由,结果半路上偶遇一小孩,惊奇地发现玉珏又发出亮光,师祖惊喜万分,将这个孩子到皇宫,经过检验,发现小孩拥有师祖的能力,能跟皇上形成感应。

    两人猜测,应该是只有在西白山被狐仙选中的人才会拥有这种感知能力,扮演着守护皇族的角色,从此以后每一任国师都需要打起精神来,去西白山寻找合适的继任者。

    这种事必须着急上心办,有一任国师据说一直找到七老八十,牙都快掉光了还没找到,他着急,皇帝比他还急,因为在手握皇权的皇帝眼中,找到国师相当于天神昭示,他所在的朝代会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相反,每一任皇帝都能找到守护自己的国师,到了他这咯噔香火断了,兆头不要太坏,好像他是被天神抛弃了一般。

    好在,临死之前终于找到了,伺候国师一脉,自继任起,除了帮皇上测评安危,最大的任务就是寻找下一任继承者。

    顾夜阑的师父算是比较幸运的,但幸运程度远远比不上顾夜阑,他刚当上国师没多久,就找到了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林染,发现他也是对国师玉珏有反应的体质,自此,原本就散漫好玩的顾夜阑,责任心更是大大地减少,反正他不愁下一任人选,且当且行乐吧。

    但是每个对玉珏有反应的人对玉珏的解读却有着不同的差异,尤其是感应深浅的程度,是与时间成正比的,比如有的国师跟皇帝捆绑销售了一辈子,只要玉珏有点风吹草动,他就能心灵感应般知道是哪件事做错了,或者哪段时间有危险,亦或者皇上不当的举措会给他带来损失,基本能押对个七八成,反之时间短的,也不过是知道皇帝最近会有身体不适,或者不利于他的事情发生,具体什么原因,何种程度,却无法详细探知,这也是为什么皇帝迟迟不愿放顾夜阑归隐的原因之一。

    顾夜阑讲完这些往事,才回头看着萧越,仔仔细细观察着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却见萧越一直皱着眉,便问:“怎么,我说的这些,你不相信?”

    萧越忙摆头:“你说你的,我没不信,就是觉得,这种事你可以不必非要在这说,我听了这么半天,此时此刻,被狐狸……味道已经快要呛晕了。”

    其实她原本想说狐狸骚味,但听完了这么神奇的故事,深深感觉不能乱说话,加上顾夜阑一脸凝重,更不想去触他逆鳞,便改了口说成味道。

    顾夜阑指指四周,理所当然道:“讲这些往事,当然要带你看看现场,不然,怎么听起来够真实够震撼呢?”

    萧越苦着一张脸,她现在觉得头都开始疼了,一呼一吸之间,觉得咽道都要被火灼烧了。

    “那你可以带我参观完之后,出去讲,放心,我依旧会带着一颗敬畏之心来听的。”

    顾夜阑皱皱眉吸着鼻子,摆摆手:“走吧,其实我也呛得不行了。”

    萧越一个绝倒,利落转身就要往外走,顾夜阑喊着她:“等等我,你看不清路再摔着,石头那么多。”

    萧越顾不上了,直催促;“你快点跟上来。”

    终于出了洞口,萧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