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 风公子是何人 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块玉佩有什么特殊之处吗?”萧越举起这块弯月形状的玉佩问,而顾夜阑神情激动,伸手接过弯月玉佩,手指颤抖得不像话,眼神在玉佩上焦灼许久才抬起头,带着几许不可思议的疑问:“这块玉佩,是瑾瑜的,怎么会在你手里?”

    啥?

    萧越彻底懵圈,瑾瑜故去的时候萧越那时候还没穿过来呢,怎么可能认识她,并且跟她有接触,还拿了她的玉佩?

    经顾夜阑这么一提,萧越觉得保险起见,还是再确定一下,便伸手,想要将玉佩拿回来,顾夜阑却下意识攥得更紧,指节发白,萧越放柔声音:“我知道瑾瑜对于你的意义,所以,想再仔细看看,以防记错了什么。”

    顾夜阑似乎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半垂下眼帘,松开了手。

    萧越接过玉佩仔细又仔细地检查,回想,确认不是顾夜阑赠送的诸多首饰配饰之一,因为当时她是存着要离开国师府的心思,对于经手的财物都很是上心,趁着丫鬟不在时,一一清点过,还有过不少没见识的感慨,觉得顾夜阑出手够大方,所以对于那些东西她都很清楚,再看顾夜阑今天的表现,想来即便瑾瑜有留下的东西也都会封藏起来,怎么可能跟别的东西混在一起,随意赠送给别人。

    再回想,也不是自己少数几次逛街买的,排除了所有可能,萧越确定这块玉佩就是风公子的所赠之物。

    只是对于这块玉佩她也没有特别深的印象,因为风公子单独送的几件首饰,都相应地配有特殊情境,样式也别致,且看起来都价值不菲,所以萧越都记得很清楚,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块玉佩是风公子批量赠送时的其中之一。

    除此之外,她的所有首饰配饰也再没有别的来源,而且越看也越发能确信,应该就是风公子一同送出来的物品之一,因为这块玉佩无论从质地还是从样式上看,都并不十分出众,成色虽然不错,但也远不及其他几样。

    萧越抬头看他,问:“你确定这是瑾瑜的东西吗?”

    其实萧越本能想说不可能来着,但看顾夜阑的激动情绪以及他笃定的语气,让萧越换了一种问法。

    “我太确定了,因为这是瑾瑜十五岁那年,我们一起去逛灯会,碰到一个因意外变化家产的读书人,当时瑾瑜一眼就挑中了这一对玉佩,哦,这块玉佩只是其中一块,其实完整是一对,一枚是半月形状,一枚是椭圆形状,两块凑一起正好是圆月。”顾夜阑一边说着,眼神片刻没有离开过萧越手上的玉佩。

    “那个读书人很呆板,也不会说话,有人想要买他的东西,他连半句好话都不会说,也不像别的人那样将东西吹嘘不已,他只是叫价,便宜不卖,所以摊位前冷冷清清的,我问了他两句,回答的话也很生硬,当时我就想拉瑾瑜离开,可是瑾瑜却因他说,这对玉佩是他跟妻子地定情信物,只因妻子病重多年,家中无以生计,也只剩这三两样东西可以值得卖了换钱了,便铁了心要买下来。回去的路上,她还说,丈夫对妻子这般情深义重,就算是伸以援手了。她要留着这对玉佩,给他的心上人,两人一人一块,也要像他们那般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我那时候还以为她是准备送给我的,便一心等着,结果从此之后我再也没见过这对玉佩,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我都告诉过你,等到瑾瑜下葬时,我才发现,她身上只剩其中一块,另一块半月形的玉佩却不见了踪影。依照当时的情形,我也能猜出来,肯定是瑾瑜送给了她生死相托的那个心上人。”

    顾夜阑的声音越来越低,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忽然抬头再次望向玉佩,看得萧越心中一惊。

    “只是,这块玉佩为什么会在你手里?”

    萧越脑子很乱,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告诉他风公子的事,原本想着在西白山多住一段日子之后,挑个合适的时间慢慢说,可是谁知道皇帝老儿突然病重,顾夜阑不得不先回去,接下来即将面临的情势都不是她所能想象的,所以萧越判定,这种时候还是不要给顾夜阑添堵,告诉她自己的隐情,可谁知,竟然出现今日之事?

    萧越捏着玉佩,决定撒个谎,她抬头说:“这是我逛街时候买的。”

    “在哪儿买的?哪间店铺?”顾夜阑追问。

    萧越又捡出几件首饰一同摆在他面前,一一介绍说:“这串香珠是在冯记首饰铺买的,这块对耳环是在午马街上一间首饰铺子里买的,具体名字记不得了……”

    萧越随意将这块玉佩跟某一条项链放在一起,安插在某一间想不起名字的店铺。

    所有的这些叙述,包括店铺位置和名字,无论记得与否,除了这块玉佩,她都没有撒谎。

    说完之后静静地望着顾夜阑,见他面有不甘,于是又将风公子以前赠送的首饰,挑出来一部分,对顾夜阑解释说:“这些是我以前的私物,都是家里留下最后的财产,我一直存在银钱铺子里,一路上就是靠变卖这些家当才来到了盛京,也是靠这些东西才维持了一年的生计……”

    萧越还待再说,顾夜阑突然起身:“别再说了,我不是不信你,我只是……”

    萧越望着他好几秒后,才轻轻说道:“我猜测,这块玉佩若是真的被瑾瑜送了人,或许是那个人不小心遗失了,被人捡了去卖掉换钱,又或许……”

    她又望了顾夜阑一眼,才说:“又或许,是她当年的心上人出了什么事,变卖了这块玉佩吧。”

    顾夜阑霍然笑了:“当时瑾瑜说她自己所托非人,可见这个心上人,也未必是什么好人。”

    萧越暗自咬着牙,如果她没猜错,瑾瑜当年的心上人,就是风公子无疑了。

    当然她也可以有许多别的解释,但萧越心里的感觉很清晰偏向这一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为何当年会在难民堆里一眼挑中自己,并且带回府中,悉心调养一年之久,而且等到顾夜阑从西白山一回来,就安排她进了国师府,冲着的,不就是她这张跟瑾瑜相差无二的脸吗?

    那么,风公子到底是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