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九章 风公子是何人 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顾夜阑回京后的七八天里,萧越都超级配合大夫,说让吃什么就吃什么,早睡早起,还积极锻炼身体,为的就是早一点康复,可以踏上回程的路。

    通讯不发达的时候,人与人之间除了靠通信,也只能靠心灵感应了,对方发生了什么,平安与否,都只能日夜不安地猜测,无法确认。

    萧越知道自己回去,于情势也不会有任何帮助,她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卒子而已,也许只来得及在京城见证这一场最高权力的交接吧。

    可是回去了,最起码离得顾夜阑近一些,就算要打听什么消息,也更为方便,不像在西白镇,哪怕最快的驿马,也需要日夜兼程三天才能传来消息,这个过程太磨人了,萧越不想受这种煎熬,可惜自己身体不争气,关键时候掉链子,没能陪同顾夜阑一起离开,好在这几天她的症状减轻不少,离康复指日可待,她决定不等了,传话下去,让人备车,明天就出发。

    临走之前顾夜阑将崔康和大部分护卫家丁给她留了下来,只带了一个随行护卫,就骑马回了京,萧越很想像他那样可以骑马,哪怕不用太过着急赶路,最起码行程也可以缩短三分之一,奈何她不会骑马,所以也只能继续坐车。

    行礼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萧越叮嘱巧斯和翠茵,明早要早点出发,晚上麻利休息,别耽误行程。

    巧斯不放心,又去清点了一遍所带的行李和物品,直到反复确认没有遗落什么,才安心睡去。

    躺在床上,萧越一阵阵觉得自己可笑,当年在国师府里的时候,她总是感觉自己像个笼中鸟,没有自由,没有快活,巴不得早一日离开,如今如愿终于获得想要的自在天地,她却又巴巴地往回跑,恨不能明天一睁眼就已经身在笼中了,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第二日清早,一行人披着晨光出发,萧越心情却难以开怀。

    来的时候,心里带着期盼,路上还有顾夜阑作陪,赶路时也不必着急,悠悠闲闲,有时候经过一处风景极佳之地,两人就停下来游玩一会儿,再看现在,完全两种景况。

    巧斯也察觉到萧越一路上的郁郁寡欢,却苦于无法逗她开怀,她原本就是不善言辞说笑之人,此时分外想念巧云,若她在,定能讲几个笑话让夫人高兴一下。

    崔康路径熟识,按照顾夜阑的叮嘱,仍旧走官道,车来车往多,且路况好,沿途休息的旅店饭馆也比较多,这样行走了三日,一路顺畅,倒也平安无事,直到第四日,晨起,萧越正在梳洗,忽然听到崔康在门外急促地请示,说有要事禀告。

    萧越加快速度,擦干净脸,巧斯打开门,崔康就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名男子,萧越觉得不对劲,崔康虽然年轻却不是那种行为不稳妥之人,不然,顾夜阑也不会走到哪都带着他,还把他留给自己,这样清晨时分,带一名男子进她房中,显然极为不当。

    崔康先是行了礼,后面那人也恭敬跟着行礼,接着便说明了来意。

    原来身后这人并不是所谓真正的男人,而是太子身边的一名管事太监,此次前来是奉了太子的旨意,来派人接萧越回府的。

    萧越疑惑不已,她一介平民,安危什么时候能获得太子的关注了?

    见她面露疑惑,管事太监仿佛知道她会是这般表现,便从袖兜里又掏出一样东西,双手呈了过去。

    巧斯接过递到萧越手中。

    “好,那就劳烦各位了。”萧越点头说道,崔康和管事太监随后下去,萧越对巧斯说:“赶紧收拾东西,马上出发。”

    手里紧紧握着的,是她送给顾夜阑的一根发簪。

    两人在一起之后,好像一直是顾夜阑在送给她东西,萧越少数几次逛街,除了给自己买了点心仪的小物件首饰,再就是帮顾夜阑挑了两根发簪,这年头成衣不及格,她对于布料也没什么研究,干脆就挑不会出错的发簪吧,结果买了一根,顾夜阑喜欢得不得了,每天都簪着,萧越觉得不像样,于是又去收拾铺里买了一个成色更好一些的簪子,回来送给他,自此之后,顾夜阑的头上便只见这两只簪子了。

    如今他的簪子出现在这名管事太监的手里,是不是代表让他们来接自己,其实是顾夜阑的意思?

    一出门见到太子的人的阵仗,萧越有点被吓着,虽然顾夜阑是跟皇上有着直接接触的人,可是在萧越所接触的范围内,她也就只是听的次数多一点罢了,日常生活中,萧越和顾夜阑的生活跟稍微富裕一点的人家没什么区别,甚至在很多细节上都没有风公子那讲究,所以等到萧越真的跟所谓太子级别之类的人的手下有所接触的时候,好半天的反应都是懵的。

    她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真的见到了太监,太监的上司是太子,她可是受到太子照顾的人啊!!

    当然多半是占了顾夜阑的光。

    只是究竟为何要这样特意跑一趟,萧越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她有什么危险吗?顾夜阑不放心,所以才拜托太子来派人护送自己安全回京?

    不管有再多的疑问,也都只能等到回去见到顾夜阑之后再问清楚了,萧越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沉得住气的人。

    接下来的行程,因为有了大队太子的人马陪同,萧越更加严格约束自己,不让她看起来有什么失态或者不妥的行为,免得给顾夜阑带来不好的影响。

    期间倒也算是顺利,除去两次中等规模的偷盗行为,全数被太子的人镇压在起始阶段,再无别的插曲。

    萧越还是庆幸顾夜阑找来太子这棵大树依傍,不然她独自带着全部身家,身边虽有七八个家丁,但遇到真的山贼劫匪,这些人都不够用,两次的盗劫行动,让她万分感激身边有这么多护卫。

    终于在第十几日的中午时分,萧越远远看见了盛京城的高大城门,煎熬了半个多月的心却又烧灼了起来,她没有回府,而是直接被带到东宫,太子的居所。

    萧越全程懵圈状态,只能更加低眉顺眼,生怕自己一个举动不当招来杀身之祸。

    只是,太子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里呢?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