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九章 风公子是何人 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sp; 萧越脑细胞大量阵亡的时候,顾夜阑出现在她被临时安置的房间里。

    一进门,顾夜阑就火速关上门,将萧越搂在怀里,恨不能勒死她。

    萧越咳嗽了两声,顾夜阑才松手,双手捧着她的脸,眼神是浓得化不开的深情:“一路上还好吧?身体可大好了?刚才听你咳了两声,难道没好利索吗?”

    萧越捏着他的脸颊,狠狠揪了两把,疼得顾夜阑斯斯直叫,萧越才又哭又笑地说:“真的是你啊?”

    顾夜阑将她的头扣在胸口,双臂铁一般箍住她:“当然是我,还能是谁?”

    萧越在他的衣襟上蹭了把眼泪:“太子为什么不让我回府啊?”

    顾夜阑小声解释:“是我拜托太子派人将你接过来的,我暂时回不去,可又想你想得紧,怕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受委屈,干脆把你接过来,陪着我一起,反正东宫地方大得很,不差你一个。”

    萧越小心翼翼地问:“你为什么要派太子去接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

    问完之后,顾夜阑的神色变化极为精彩,萧越忽然之间就明白了:“不是有人对我不利,是有人要对你不利?”

    顾夜阑低头封住了她的口,将她所有的疑问悉数吞进唇中,萧越还想挣扎,奈何敌不过顾夜阑的蛮力,他的火热也勾起了萧越的情意,分离了将近一个月,思念在此时彻底爆发。

    呼吸急促间,衣衫已经全部褪去,裸露在外的皮肤感受到空气的凉意,萧越打了个冷颤,顾夜阑察觉到,迅速将她抱起,奔至暖炕边,扯过一张被子将两人身体裹住,身体贴得更紧。

    炭盆里的炭火烧得通红,偶尔发出极轻的哔啵响声,像是细细的树枝折断的声音。

    喘息还未散去,顾夜阑依旧伏在萧越身上,只见她媚眼如丝,双颊红润。

    门外却响起一个下人的声音:“顾仙君,太子传令,瑞王携瑞王妃已至东宫,请仙君及早赴宴。”

    顾夜阑神色一凛,应了一声,萧越看着他的神情,悄声问:“今日太子要设宴吗?”

    顾夜阑摇摇头:“不是太子设宴,是太子妃前些日子产下一位公主,因为不是头一个孩子,又是个女孩,加上皇上如今病重,恐怕离故去也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了,所以太子并不打算大肆庆祝,只是瑞王坚持今日要来登门祝贺,太子也不好拒之门外,兄弟之间吃个饭庆祝一下,就算传到皇上那里,也说得过去。”

    萧越又问:“你为什么要留在太子这里?这时你不应该在皇上身边吗?”

    顾夜阑苦笑了两声:“我的作用现在已经正式移交给了太子,皇上的命数已尽,我又能做什么有力改天呢?之前皇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太子,他不肯让我归去,也是想让我借着国师府百年的旗号,为太子登基多添一丝助力罢了。”

    “皇帝宾天的话,太子登基是名正言顺的,为什么皇帝这么多顾虑呢?”萧越越发不解。

    顾夜阑摇摇头,终于肯从她的身上坐起来,随即用被子将她裹上,好笑地说:“你非要在咱们刚亲热完谈论这些事?”

    萧越裹着被子也跟着坐起来:“我真的好奇啊。”

    顾夜阑一边穿衣服一边用极小的声音靠近她说:“太子生性敦和恭柔,治国手段有些过于温平,加上身体不是很好,这些年朝政多半都是由瑞王代理的,所以在朝臣之间和朝堂之上威望并不是很高,只是太子母亲出身尊贵,又是皇上最心爱之人,背后势力也不容小觑,加上这些年来,太子行事为人,虽然无大功,却也无过,皇上爱重,实在也没什么理由废太子立旁人,便以一己之力弹压着朝堂上的反对之声。”

    萧越终于明白了,点点头:“所以,这次你住进东宫,公然支持太子,自然有人看不惯,你担心会有人对我下手,来要挟你,所以求了太子保我平安。”

    顾夜阑笑:“聪明,我这人,孑然一身,本就没什么好牵挂的,师父瑾瑜死了之后,在这世上更是孤孤单单,可现在不同了,我有了你,好不容易才刚尝到点日子的甜头,决不能让人破坏了去,所以,你不能有闪失。”

    萧越笑得甜兮兮的,忽然想到一事,又问:“瑞王既跟太子成这般水火之势,在这种时候还往东宫跑?”

    顾夜阑白她一眼:“刚夸完你,又犯傻。”

    萧越随口说道:“我知道,表面功夫呗,越是皇家儿女,演戏功夫越是了得。”

    她声音压得很低,顾夜阑还是警惕地四处望望,随后叮嘱道:“这种话以后咱们还是少说吧,毕竟这里不是自己家,小心隔墙有耳。”

    萧越也跟着紧张起来,点点头。

    “不过,太子这脾性,说好听了叫善良温厚,说难听点就是傻,朝野上下谁人不知瑞王的心思和手段?偏他总是下不来狠心,总是念着骨肉之情,皇上虽然不是狠厉之人,可也是刚毅果敢之性情,真不知道这位太子这般妇人之仁到底是像谁?”

    顾夜阑已经穿戴整齐,摇着头叹息。

    萧越提了一嘴:“应该是像他的母妃吧,或者说,因为皇上跟他娘感情好,又很宠爱他,对他的保护过于多了些,所以太子对于事态的炎凉和世事的惨烈知之甚少,才保留了心底的那份纯真之心。”

    顾夜阑面露忧色:“可是太子若一直这般下去,哪怕登上皇位,也未必保得万年平安,瑞王这人你不知道而已,我却见过他许多回,表面看起来仪表堂堂,谈吐不凡,又博学谦逊,其实骨子里,是个绝对狠辣的角色,太子若要真跟他斗,绝对不是对手。”

    萧越吃了一惊:“可是,自古以来当皇帝都讲究个名正言顺,瑞王再有手段,再厉害,除非造反,或者架空太子的势力,否则他一辈子也没什么希望再当皇上,你不是说皇上至今丝毫没有更改旨意的意思吗?强行抢过去皇位,只怕在后世史书上也会背上骂名,难道瑞王不介意吗?”

    顾夜阑笑笑:“瑞王的手段通天,虽然我想不到,但他若想要这个皇位,总能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这个你无需担心。”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