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绣花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都说人老成精,其实有些上了年岁的古董,也是可能‘成精’。

    比方说玉镯子,佛像,刀剑等等。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家里怪事不断,每到半夜客厅厨房还会闹出点什么动静,或许就是你收藏的某个古董在捣鬼!

    我们这一行,把这种成了精的古董称之为:阴物。

    这些阴物搁在不会用的人手里,往往会倒霉连连,甚至丢掉小命。

    但如果善加利用,却可以改官运,促姻缘,所以无论达官贵人,名门望族,对阴物都有需求。

    有需求就有市场,于是就诞生了阴物商人这一行。

    我们张家三代,都是做这个的。

    据传,爷爷曾把一只河童的眼睛挖出来,卖给了袁世凯,袁世凯从此由军阀变成了皇帝。

    父亲将伍子胥自杀用的宝剑卖给了某赵姓相声演员,该相声演员很快就火遍了全国,还上了春晚。

    到我这一辈,阴物的市场更加庞大,我接触过的各种二三线名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关于我的故事。

    2000年的时候,我从父亲手中接下了祖传的古董店。

    这家店的店面很小,位于古董一条街里最不起眼的角落。

    因为刚刚上手没什么经验,所以生意在我手里一直不温不火,甚至有段时间还食不果腹。

    第一次接触阴物,就是在我食不果腹的那段时间。

    烫一壶老酒,切一斤牛肉,坐在我的小店里,望着空荡荡的大街,我已经有点享受这种感受了。

    我们家不光做的生意特别,开店的方式也很特别,太阳落山之后才营业,规矩已经持续了三代。所以我们家在古董一条街很受尊重,因为从不跟人抢生意。

    这时候,李麻子鬼鬼祟祟的来了,怀里还揣着一个黑色的包袱。

    李麻子是同行,店铺在西边街尾。

    “哟,张家小哥,吃酒呢。”李麻子看见我,神情忽然放松下来,毫不客气的在我旁边坐下。

    我跟父亲学得一手察言观色的好手段,从李麻子那简单的几个动作,就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大麻烦。

    否则不可能进来的时候很紧张,看见我之后又放松了下去。

    别的本事没有,装清冷高人的本事我还是有的。

    我淡淡的说道:“李麻子,找我有事吧?有事儿直说。”

    李麻子忽然再次紧张起来,偷偷的跑到门口,探头探脑的看了看外边,确认没人了之后,这才神秘兮兮的关上门。

    走到我跟前,将包袱放在我面前:“张家小哥,我好像收了一件阴物。”

    阴物!

    这两个字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我严肃的看着那个黑色的包袱,伸手就准备打开。

    李麻子却立刻拦住我:“张家小哥,这玩意邪的很,最好别碰。我家里都开始出事了,就是因为碰了这东西……”

    我也有些紧张起来,李麻子是附近出了名的大胆,能把他吓成这样,肯定不是平常的东西。

    我正色道:“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给我原原本本说一遍。”

    李麻子叹口气,这才跟我道出了这阴物的来历。

    原来李麻子常年在全国各地淘宝,见到农村就会停下来,看看能不能收到一两件值钱的古董。

    这不,从老家回来的时候,半道上顺便做了几笔生意,其中就包括我们面前的这件阴物:一只绣花鞋。

    那只鞋子一看就有点历史了,是满清时期的样式。

    因为店铺还没开张,所以李麻子暂时就将绣花鞋搁在家里。

    而怪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当天晚上,李麻子跟几个哥们喝完酒回家,就发现绣花鞋不见了,把客厅上上下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

    他还以为是自己酒劲儿大,忘记绣花鞋搁哪了,就没当回事。

    不过到了下半夜,李麻子朦朦胧胧的听见客厅里有人在走动,便从床-上爬起来,到客厅查看。

    客厅没开灯,清冷的月光照进来,显得有点萧索。

    借着月光,他看见一个人影,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洗衣服洗碗。

    李麻子上前一看,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儿子,睁着双眼,眼皮一眨都不眨,表情有点吓人。

    李麻子的老婆死的早,就和儿子相依为命。看见儿子这么懂事,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