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九十四章 昔日今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随着字迹的消失,琼萝也闭上了眼睛。

    九霄上前将之抱起,身体身体却渐渐发凉,他知道,这女子一生坎坷总算是等到了结束。

    一道妖气冲天而起,飞向天边,他怀中的丽人只剩下这一具肉身,世人可怜不过如此,身死之后就是他人得道。

    闭上的眼睛再次缓缓睁开,面前的琼萝仍旧是九尾妖狐的分身之一,看着自己的那道眼神和以前一模一样,只是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无法回转。

    九霄哈哈大笑,心中却是悲苦不能自已,前世的琼萝已经为了九尾妖狐献出自己的一生,而被打散的九尾妖狐还要利用她曾经的样子来做欺瞒之事,这让九霄的内心万分苦痛。

    看向其他七个分身,这一个个妙龄女子哪一个不是被九尾妖狐的成仙之路所控制,难道他们就没有自己的人生么?

    这个问题无人可以回答,时也命也,九霄本是孤儿,被师父收养之后成为空门子弟,随着时间推移,门下弟子逐渐增多,但是师父出门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九霄和师父见面的时候也成为了偶尔,甚至几月不曾见到,到后来几年都不曾见过。

    有一次他问师父,在外面都干嘛,师父本就脾气不太好,印象里整日都黑着脸,似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但他不敢问,又怕师父跟他说了,自己反而帮不上忙。

    直到那一夜,九霄大战之后受伤极重,本以为这一次很可能会往生极乐,但师父的出现将他从鬼门关拽了回来。

    好些年没见,师父的脸似乎更黑了,人也清瘦了很多,颧骨高高凸起,眼窝深陷,只有长长的眉毛让人感觉是个得道高僧,只是九霄很是有些心疼,偷偷跑出去给师父弄来一顿丰盛的素斋,看着师父吃过之后将碗底舔的干干净净,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远远的对着师父的背影磕了三个头。

    那三个头与佛法无关,有的只是感恩这么多年来师父的养育之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觉得师父这些年在外面一定过得很苦。

    可未曾想,那一次竟然是和恩师的最后一次相见,强大的妖兽原来一直在周边环伺,只是自己修为低下,没有发觉而已。

    待那妖兽出现之时,师父临空而立,面对妖兽没有丝毫惧色,但妖兽却提出要九霄的神魂,原因无他,只因为九霄乃是天生佛体,在未成佛之前将之吞噬就有可能成就半仙之体,因此这妖兽看到九霄之后就逼迫他交出九霄。

    九霄看看师父由看看妖兽,一步踏出就要殊死一搏,但却被师父生生拦下:“以卵击石,不自量力。”然后身如电闪,与妖兽战在一处,那一站天地震动,山海倒翻,一人一妖足足战了三天三夜方才罢休。

    不过最后还是妖兽略逊一筹,妖丹被毁,被师父的神魂之火烧成了虚无,九霄在战场之外像个孩子似的,看着得胜归来的师父,满脸通红,因为激动,身体都在不住颤抖。

    这么多年,师父仍旧是当年的样子,手段通玄,这种崇拜难以言说,只是每一次出现都会让九霄难掩激动。

    只是落地之后的师父却脸色苍白,再没有了之前的威严,九霄上前搀扶,入手之处却感觉像是棉花一样,那一刻九霄哭了,但却没有流泪,他害怕师父责骂。

    不过师父在转头之时还是看到了,不过这次却没有一点责骂,倒是抬手摸了摸九霄的光头感叹道:“老了,不中用了,以后恐怕没人再帮你出头了。”声音虚弱,嘴角却满是遗憾。

    “不会的师父,以后我还得好好孝敬您,就这身子骨,再活百八十年不是问题,而且成仙之后活的更久。”这也成为了九霄生平中唯一的一次撒谎,但他不得不这么做。

    “乖徒儿,这一遭没白来,有徒如此,无憾了。”说罢就地盘膝而坐,几息之后就往生极乐,九霄的眼泪终究没有留下,只是看着师父的法身诵经不止。

    从此之后,九霄在修行者中急速崛起,不过却有传言评价——昔日恩师今若在,怎舍儿徒站群狼。

    之后的九霄一路扶摇直上,成为佛门中的第一人,尤其在斩杀数位大名鼎鼎的妖兽之后,妖兽之中对他几乎谈之色变,因此也成为了妖兽的大敌。

    但却从来没有人见过九霄对妖兽有过任何留手,这一次对于九尾妖狐分身之一的琼萝有如此态度,已经打破了他人对于九霄的看法。

    尤其是远处的叶天,看着九霄的举动,心中已经猜测了个八九不离十。

    因此,想要在此事中顺利脱身,唯有冒险一试,想到此处,将体内恢复的少许灵力汇聚在旋龟印上的裂缝处,咬牙将之破开,一时间巨大的灵力洪流将叶天的身体充斥。

    这一下惊动了周边的所有妖兽,一时间所有的妖兽都看向叶天所在的位置,如此巨大的灵力波动让九霄和九尾妖狐分身的对峙也暂时打断。

    九霄第一个冲了过来,二话不说,提起叶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