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零三章 句芒往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七日之后,叶天每天的出拳次数已经是一个极其惊人的数字,甚至两句芒都觉得很好的时候,但是叶天却仍旧每天都打拳,而且长此以往从未间断过。

    这一下连句芒自己都觉得将不屈教授给叶天是个很好的选择,现在的他已经没有最初的虚弱,甚至在有一次叶天挥汗出拳之时,想要趁着裂缝宽松之时逃出生天,但是就在句芒的身体出现在神木之外的瞬间,神木却瞬间幻化出一只大手将句芒再次硬生生抓了回去。

    从那之后,句芒似乎再也没有了想要出来的想法,甚至对叶天的出拳次数也没有了观看和指导的兴趣,而且对于嫩芽的成长状况再也没询问过,只有叶天跟他说的时候,他还是会抬眼看看,但明显神情冷淡。

    直到一次外面出现了众多的呜呜声,叶天躲在里面什么都无法看到,但是声音却不断的传来,让叶天的身体在瞬间紧绷了起来。

    没有任何的意外,当叶天得知外面是沙尘暴之后,转身对着神木一顿连拳,一时间整个木墙都开始颤抖,没有哦一点点的作假,句芒看着叶天的进步,心中也是一阵欣慰。

    但是这一切都有个度,过了度只会带来灾难,甚至让之前的成就化为乌有,这些句芒全都知道,但他却没告诉叶天。

    究其原因,也就是一路风順将会让叶天的基础变的虚浮,而且遇到真正的修炼高手,这样的场景一旦出现就会让对方找到漏洞,从而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击倒,如果是生死搏杀,那么就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让所有的努力都会在死去的瞬间全部失去。

    句芒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在很早很早之前,在初步悟出这套拳法之时,由于不加节制,让拳法没有受到一点点的挫折,就是他自己都没有受到过冲击,但是这样的顺风顺水却成为了他以后难以跨越的鸿沟,那时候的句芒看着自己的对手在出手的瞬间就将自己击败,心中的失落该有多么的强烈,但是已经成为了过去。

    而且后来还是依靠自己的实力将这些不足全部弥补过来,而且为了所谓的名声,将那个跟自己切磋之人亲手化为齑粉,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在所有的事情中,他最看重的就是名声,直到后来才明白,这些名声根本就是虚妄,只会影响修道之心。

    因此,在看到叶天修炼不屈时的顺利,句芒反而没有说一句提醒的话,而是在冷眼旁观,甚至刻意在他询问修炼经验之时刻意让他走弯路。

    这些弯路句芒走过了,他不想让叶天继续再去够,所以只能在他最初的时候就先吃一些苦头,而且对于神木的了解恐怕没有人比句芒更清楚。

    因此在叶天再一次练拳之后,神木的墙壁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而句芒在黑洞出现的瞬间就决定让叶天进入。

    所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叶天的身体消失在黑洞中的时候,一道禁制出现在洞口之上,而叶天也发现了句芒的动作,当下看着叶天咬牙切齿的样子,只是送上一个温馨的笑容。

    叶天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那种感觉很不好,但是他不能反抗,先不说句芒有没有让他以身涉险,就是授艺的这份恩情他也不能把现在的危险归结到句芒头上。

    但是,句芒接下来的话却让叶天眉头紧皱。

    “小子,你以为这些东西这么容易就能拿到手么?我是有条件的,没有任何条件的好处,这个世上会存在么?”句芒看着叶天,身体上的黑色妖邪之气再也没有了隐藏的必要,而且他的身体慢慢的出现在了木墙之外。

    “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之所以吸引力过来,就是为了你身上的那些东西,想要活命,那就拿出来,我身为十二祖巫之一,这点信用还是有的。”说罢就要毁掉禁制进去其中,叶天无奈,只好将储物袋交了出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叶天很早就懂,而且他从来不觉得为了活着而扔掉面子有什么不对。

    只要死了,那么一切的面子、尊严、友情、爱情、亲情都会随之烟消云散,所以,活着才是最大的前提条件,因此句芒让他交出储物袋的时候,叶天没有哦一丝一毫的犹豫。

    但是,叶天显然高估了句芒的狠辣程度,只见句芒的身体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就在黑影出现的瞬间,句芒的大手出现了,将黑影瞬间一分为二,身体上的东西窜起一股绿气。

    然后黑影开始涌向叶天所在的黑洞,那一刻,叶天的身体上开始有了僵硬的感觉,那是中无法言说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神魂被生生剥离。

    眼前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蝰蛇,句芒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是我的记忆,在这里,我的朋友也会是你的朋友,你只要战胜这个难关,就可以跟我谈条件”

    叶天深呼口气,用力一吸。

    识海之内金钟旋转,万千巨浪瞬间跌落。

    黑如墨,明如镜,金钟之下一道人影缓缓靠近,那是叶天。

    战即生,败必死六个大字在金钟表面缓缓浮现,却如活物一般瞬间击中叶天头顶即将干涸的血条,金光爆闪间血条瞬间胀满。

    轰隆一声,一道惊雷劈下,然后整个金钟瞬间消失,似乎刚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此刻台上的叶天身形瞬间一滞,段明看准时机,长枪如电龙破天,眨眼杀到。

    噗呲一声,直接洞穿叶天后心,但却没有丝毫鲜血出现。

    “残影?卑鄙……”端木凯气的握拳奋力在半空挥了一下道。

    “赢了也是段明手段高明,却不是你端木凯。”说话之人声音悦耳,说出来的话却是满是嘲讽。

    端木凯脸色骤冷,豁然回头却是发作不得,只能恨声音道:“关你屁……”话没说完,脸上就重重挨了一巴掌,啪的一声甚是响亮。

    “污言秽语给我咽回去,要不然我就灭了黑山。”说话的女子一身月白衣衫,神情冷傲,看着端木凯面如寒霜。

    “打得好,嘴欠就该打。”扛着把鬼头刀的少年一身皮衣,两条膀子露在外面,双手搭在刀身之上,看着端木凯道。

    “闭嘴,没你的事。”冷傲女子说着,脸上的冷意却缓和了不少。

    看到这两人,端木凯再不说话,心里却是一阵憋屈,月阁阁主月影和狼头的何疯子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只能闭嘴。

    不够何疯子似乎比他更嘴欠,笑道:“起开,给老子让个地方,你这种废物得给老子让个座。”

    “我说月老大,你跟古易的事情怎么样了?”何疯子笑呵呵的看着月影问道。

    “那是我妹妹月曦,不是我,再废话我就拔光你的头发。”月影目视前方,说出的话却让身边听到的人暗暗乍舌。

    常听人说——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

    这话在学院之中流传甚光,就是用来形容月阁阁主月影的,不过这话却没有人敢当着月影的面说,因为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好不意思,你妹妹怎么样了?”何疯子看着月影再次开口。

    铛!月影的手掌重重拍在何疯子的刀身上,一阵嗡鸣。

    同时响起嗡鸣的还有段明的长枪,不过这一次不是击中叶天,而是叶天一拳重重砸在段明的枪尖之上发出的声音。

    只是此刻的枪尖却在段明的灵气控制下正在全力旋转,渐渐的枪身在疯狂旋转下化作一条银龙,随着枪身疯狂咆哮。

    叶天却是双手之上青色丝线一圈圈缠绕在枪尖之上,但却瞬间被绞断,不过新的丝线又再次缠绕而上。

    这样的对峙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直到看台上的何疯子说了一句:“这么长时间都不赢,其实你已经算是输了,要是我啊,早就卷铺盖卷儿滚蛋了。”

    何疯子说完还觉得自己挺幽默,抬眼瞧了瞧身边的月影。

    但是下一刻何疯子的身体就撞上了看台的墙壁,但是墙壁没能挡住他,轰隆一声夹杂着土石的何疯子掉到了唐门的人去之中,落地之时还砸伤了两个新生,不过弹起身的何疯子却是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