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1章 看相识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叫宋域,今年二十一,和奶奶住在一起,目前在南方的一个小县城生活。

    我的爷爷,早些年去世了,父母都是军人,在部队是文艺兵,我和奶奶两个,在这个小县城中,开了一家小店铺,卖一些杂货。

    我们的祖上,也不知道是在哪,从曾曾祖父那一辈,就开始四处颠肺流离,后来定居在了南方,就连追本溯源,想要寻根,也是不可能的了。

    我的祖上,传下有一本老书,当中囊括很多的古老学说,比如风水、墓葬、算命、堪舆、命格、五行……

    小时候,在我懵懵懂懂的时期,因为父亲不喜这些封建迷信,异常反感,爷爷不想失了传承,教给了我,不过那时我不懂事,水过鸭背,只会一些死记硬背,初中毕业后,在家看杂货铺,照顾奶奶,我一直在自己捣捣鼓鼓,也学会了一点表皮。

    其中,相命和堪舆,是我比较擅长的。

    一大早,号称是“酒鬼”的张老头就来了,提着一个白色塑料罐,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看着像鸟巢,一进门,就带着微醺酒气说道,“臭小子,别傻愣在那里了,灌满!”

    张老头,是一个砌砖老工匠,平生最离不开的,就是度数高的米酒,嗜酒如命的一个小老头。

    接过塑料罐,我善意提醒道,“张老头,春天来了,南方雨季多,湿气重,这段时间,就不要喝那么多酒了,否则到了冬天,你的身体受不了。”

    “放屁!”

    张老头面色黑红,黑是工作晒的,红是早上饮酒了,“臭小子,少吧里罗嗦了,动作速度麻利点,我等一下还要赶工呢!”

    我往罐里装酒,又道,“张老头,你门口的那堆尖角乱石,还有那些柴薪枯树,最好短时间清理,枯树、尖石堆门口,是最不吉利的!”

    张老头不以为意道,“怎么,兔崽子,你是想让我把石头搬回屋里?”

    我开口道,“张老头,大门正对枯树、石头,家庭成员健康容易受损,轻则小病连连,重则大病缠身,不搬离的话,可以在进门处,安置一喷带刺的仙人掌挡煞,或者门上挂一面凸镜以反射阴气!”

    尖角乱石,按照张老头这种薄弱的命理,根本吃不消,只会被硬石克制。

    不过他是老工匠,砌砖砌石,短时间内,还不会有事。

    张老头,还有些微醉,显然没有认真听我的话,这时候,我望了望张老头,皱着眉宇,强行运起体内的一点气,汇集双眸,给他“免费”相命了。

    张老头双目之间的“子孙宫”,阴气很少,说明他子孙福不错,子孙都很孝顺。

    同时他的“疾厄宫”,有一股阴气在徘徊,这就说明,近一段时间,他都会被一些小病缠身,他站在那,四肢有些僵硬,肯定就是风湿、关节一类的病了。

    另外,张老头今年57岁,当属土火之年,结合命理来说,火生土,土掌握人的初显,是他身上的果,要结出年限了,至于好坏,不好判断,因为那设计到要掌纹、卜卦、测字、相骨等等的相命手段了,以我的能力,现在还无法掌握那些。

    相命,关系到他人的命途,不可随意泄露,按照爷爷的说法,会损自己的阳寿,当然,一些无关紧要的,牵涉不到太重命格,还是可以说说的。

    装好酒,收过钱时,我说道,“张老头,你的鼻孔朝天,空而大,漏风之状,一进一出,容易漏财,你这一辈子,都没有发大财的命了!”

    鼻子,管财帛宫,命理说张老头一辈子也积攒不下太多的财富。

    “放屁!”

    张老头一句口头禅后,一脸晦气相,呸呸几声,“大吉大利,大吉大利,一大早的,臭小子你就开口咒我……”

    我的相术,处于初始阶段,附近的人,多少知道一点,不过谁都想听好话,认为我是在胡诌,对我也就没那么客气了。

    等张老头离开后,我独自坐在小货铺,奶奶起得很早,应该是去菜市场了,与那些买菜的大妈、大婶闲扯,起码要聊到中午时间。

    十点多钟,我正捧着一本野史怪志,看得津津有味,我的死党仇博过来了,仇博长得五大三粗,板寸头,皮肤黝黑,比我高一个头。

    我调侃道,“老仇,现在是建设社会主义的艰难时期,大家都瘦弱排骨,你可倒好,人高马大,油腻过剩,你早出生二十年,一定被人拉你去批斗了!”

    “滚!”

    仇博走进来,一屁股瘫坐,“老宋,我和你说的那个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现在有名额,要不要加入我们法医队伍?”

    “我去!”我摇摇头说道,“仇博,你不叫法医好吗?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抬尸匠,而且你不觉得整天和死人打交道,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