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60章 没什么不敢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钱石光看着面前的青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他在,秦继不敢动自己?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秦继,天下间最有权势的人,杀人不过是点点头而已的事。

    他是什么人?

    竟然敢说如此大话?

    钱石光觉的这是他这一生听到最有趣的笑话,但迎上秦羿的目光时,他又笑不出来。不知为何,这个少年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山岳一般沉重,哪怕明知道很可能是一句戏言,却依然教人不敢有丝毫的质疑。

    “小兄弟,说真的,这一点都不好笑。我不知道你了不了解秦继,但据我所知,在华夏大地,还没有能跟他掰手腕的人。”

    钱石光苦笑道。

    “是吗?那这个够资格吗?”

    秦羿手一扬,一张金色的帖子砸在了钱石光的怀里。

    钱石光一愣,金帖他真没见过,那是秦帮上层才能有的。据他所知,秦侯这一辈隐退后,如今拥有金帖的只有两人,一个是秦帮帮主秦继,另一个就是秦继的父亲程苦。

    这年轻人怎么会有金帖?

    莫非如今的骗子一个个胆大包天,都敢骗到他这个地方堂主头上来了?

    带着怀疑之心,钱石光谨慎的打开了金帖。

    当他看到帖子里的拜名时,钱石光惊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帖子上的这两个字杀伤力太大了,就像是一道光芒照亮了黑暗的夜空,如果说当今世上还有谁能管制秦继,非此人莫属。

    江东秦侯!

    钱石光连忙合上,双手举着金帖过头顶,拜道:“学生钱石光拜见秦侯上尊。”

    为何要自称学生?

    当初秦羿成立大秦林业公司的时候,临走前,给当时的秦帮堂口年轻弟子上了一堂课,教他们心存仁义,时刻以百姓为重等,自此,那一批的百十个老弟子亦是对秦羿行师尊之礼。

    钱石光一时激动,以尊师之礼相称并不为过。

    “能心念百姓,有情有义,倒是没有枉费我当年的一番心血,你且回去,先扣押金飞,然后静待我的指令就是。”秦羿吩咐道。

    钱石光大喜,欣然领命。

    有了秦羿在,何止是小小的林业公司能保住,就是整个天下都会荡涤一新。

    ……

    金飞此刻在堂口内大发雷霆,他刚刚还在跟钱石光谈钱呢,这小子一眨眼就把林业公司账上的钱全给转走了?

    两千多万不算多,但尼玛敢当着他这个特使的面,私吞公司账上的钱,而且还是在明知道有财务警报的情况下,当老子是空气还是傻哔呢?

    自秦继整合公司,建立起独特的财务系统一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公开的卷钱,这不是找死吗?

    秦继当即责令东州堂口对此事彻查。

    金复秦正忙着抓人呢,接到程豪的指示,登时那叫一个恼火啊。还以为是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堂弟在武县闹了事,一通电话把金飞骂了个狗血淋头。

    金飞被骂的一脸懵逼,待回过神来,当即召唤了随从,把副堂主叫了过来。

    “玛德,钱石光这狗娘养的去哪了,赶紧把他给我找回来。”金飞指着副堂主的鼻子痛骂道。

    副堂主不解问道:“金专员,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了?钱石光把林业公司的钱给卷走了,还赖在老子头上,今儿要不削了他脑袋,我怎么向上方交差?”金飞咆哮叫道。<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