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6章 还是听妈妈的话,晚点再恋爱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浪涛再汹涌,也总会回落平息。

    通过官方的舆论封锁,实验中学的事件很快趋于缓和。

    尤其对于那些高三学子,面临决定命运的高考,实在没心思再羁绊于这些身外事了。

    甚至有些受伤住院的学生,没等身体好利索,就屁颠颠回到学校继续抓紧啃书本试卷了。

    至于三年二班的学生,由于教室被焚毁,老师被杀害,学校干脆把这班级的学生打散,分摊到其他的班级应付一下。

    于是,在1班,陈烨又和许多老同学重逢了。

    比如杨思宁、徐栋他们。

    但这次重逢,倒也没带来什么撕逼堕胎多角恋的青春故事。

    日子在风平浪静中,偶尔泛起一圈涟漪。

    唯一值得提的,大约就是陈烨和陆小雨的关系越发密切,中午一起混食堂拼餐桌,课堂互抄笔记批试卷,晚自习后一起回家。

    中间,偶尔杨思宁也会像以往那样试图监督陈烨的功课成绩,但当她发现自己休学的几个月,这个以往的问题差生,学业竟已突飞猛进,甚至在数理学方面还胜过了自己,杨思宁只得默默撤退。

    而且,她也发现了,那位不喜欢吃粽子的小雨同学,似乎对她有些刻意的疏远,尤其每逢自己和陈烨说话的时候,还总板着脸……她感觉心好累。

    后来,相处久了她才知道,不止是自己,基本班上的同学都是这份待遇,唯一的例外就是陈烨了。

    陆小雨那恬静冷漠的脸庞,只有面对陈烨时,偶尔才会展露出会心微笑的神采。

    杨思宁看在眼里,缄口不语。

    大家都没多说什么。

    毕竟,在这个即将各奔东西的人生岔口,离别才是主旋律。

    可能,大家往后都再见不到了呢。

    “看你好像都不愿意交朋友的样子。”

    回家的夜路上,陈烨一边推着单车,一边随口问道。

    陆小雨双手捏着书包肩带,闻言,瞪着明眸望着陈烨,问道:“你不是我的朋友么?”

    陈烨笑了,道:“当然是,不过我指的是,除我之外,班里其他的同学。”

    陆小雨垂下小脑袋,抿了抿唇瓣,低声道:“是杨思宁跟你说了什么吗?”

    “你想多了,老杨不是那种背后说人是非的长舌妇。”陈烨也是纳闷这姑娘的脑筋是不是好过头了,就爱胡思乱想。

    但话说回来,其实他也是孤僻性子,以前有王森陪着,没觉得缺什么,但王森离开后,他难免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直到和陆小雨走近之后,他才不用每天上学放学形只影单。

    其实陈烨很清楚自己的问题,他不是不愿交朋友,而是他会谨慎乃至苛刻的挑选朋友,如果三观不合、趣味不投,他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

    相比之下,陆小雨在这方面的问题比他还严重乃至极端。

    一开始陈烨以为大家都是同类人,后来他看出来了,陆小雨完全是在抗拒与他人的交际,连给对方接近自己的机会都不给!

    就好像在自己的身边筑起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高墙。

    这让陈烨不由想起了那晚祁红为保护自己开启的绝对领域。

    那所谓的空间结界,不就是将自身和世界分割开的一堵墙嘛。

    “虽然你能看出别人的想法,但我觉得你没必要把每个人都看得那么差,当然,如果你真是从老杨的眼神里看出了她对你有不友好的想法,就当我这句鸡汤话没说过……”陈烨试着以委婉的方式劝导一下。

    “不,你也想多了……杨思宁对我的态度很友善,是我自己的问题。”陆小雨扁着嘴,望着露面被拉得斜长的影子,喃喃道:“因为我被人排挤惯了。”

    陈烨微微诧异。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有次得了急性肺炎,住院了好久,等回学校的时候,就发现同学们都不跟我讲话了,我的前后左右同桌,也抢着跟老师要求换座位……后来我知道了,他们都以为我得了传染病,还有说是肺结核的,他们的家长都让他们离我远一点,就连我得肺病的事,也是班主任说出去的……”陆小雨的脑袋垂得更低了,嗓音也更加低沉,阴影下,隐约能看见她脸上流露出的哀伤和失落。

    陈烨已然满心不是滋味了。

    相比于疾病,无知的谣言和歧视更会害死人啊!

    陆小雨说是这事发生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到底有多小不清楚,但陈烨清楚,一个人的童年阴影,会直接影响人格的塑成,乃至伴随人的一生成长!

    试想,在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刚经历一场重病,肯定是盼望着回到学校跟同学们找寻慰藉和温暖,结果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