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九章 幻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狸儿楼。

    狭道里掀起腥风血雨。

    十几盏提灯掀翻,解开束缚的火舌舔舐着窗纸、布帘、木棂……火光熊熊,煮得杀声益沸,酒香益醇,血腥益浓。

    乱妖丛中,李长安仗剑起舞。

    剑锋所过,皮肉迎刃而开,鲜血随之挥洒。

    可是……似乎有点不对?

    是妖怪们转变得太突兀?还是妖怪们比想象中更孱弱?道士的剑轻易就割开了它们的长颈,剖开了胸腹。这变成妖怪跟没变妖怪有什么区别?

    心中疑虑,剑下也难免迟钝。

    一个分神,差点被乱刃砍中。

    好在这些衙役虽变成了妖怪,但手下还是原来那一套,提着刀子耍凶斗狠而已。

    李长安持剑连拨带打,身形一钻便突出重围,顺手还放倒了两头紧追不舍的长颈妖怪,再看向场中,却是一愣。

    妖怪们并未追杀过来,反是抽刀砍向了周遭。

    他们居然在自相残杀!

    空气中酒香愈浓,勾得头脑里熏醉愈重。

    道士稍稍恍神,回过头来,场中已然决出最后的胜者。

    它杵刀立在血泊里,长颈盘在肩膀,只剩一张嘴的面孔无声无息对着李长安。

    而后。

    挥刀而来。

    势大力沉,然发力过猛。

    道士的剑斜斜迎上,触击时,剑锋黏住刀身画出一个半圆,刀势便被轻巧引开,然后,剑尖顺势一送。

    噗呲。

    冰冷刀刃刺入温热胸腔。

    几点鲜血飞溅,沾上眼帘。

    道士眨了眨眼。

    却是再度怔住了。

    泛红的视界里,眼前的“妖魔”哪里还有那长长的脖颈,有的只是黄捕头疑惑而惨白的脸。

    他的声音细若游丝,渐不可闻。

    “道长?为什么……”

    李长安的手不由颤了颤,黄捕头的尸体便失了束缚,软软地向后倒去,从剑下滑落,跌入满地残尸积血当中。

    而这些尸体,无论是道士所杀的,还是自相残杀的,此时此刻,通通都成了正常人的模样,通通都有着一张迷惑不解的脸。

    幻术?

    是误杀同伴?还是眼前是虚假的幻像?

    火光映入眼眸。

    道士神情冰冷,已然作出了不好的猜想。

    此时。

    远处传来轰然爆破声,伴着断断续续的敕咒。

    “驱火雷,撼火铃,摄丙丁,腾火云……”

    火铃咒?

    冯翀?

    在庭院!

    是了,大伙儿明显遭了妖怪的恶当,现在可不是犹疑的时候。

    李长安最后瞧了一眼众衙役的尸体,俯身想为黄捕头合上双眼,却又堪堪停住,道了声“无量天尊”,转身离去。

    …………

    狸儿楼,道士来过不少次。

    从前面酒楼到后面庭院的路还算熟悉。

    七歪八拐便要钻出廊道。

    前头突然冒出一个人影。

    貌似个捕快。

    见着道士。

    捏着嗓子就尖叫起来。

    “妖怪!”

    撒腿就跑。

    可架不住道士脚快手快,两三步就把他逮了回来,见他还在胡乱挣扎,“啪怕”两耳光抡过去。

    “瞧清了,是我!”

    这人才定住了神,愣愣看着道士。

    “李道士?李仙长!”

    道士皱眉,“你……”

    没说完,那人“哇”的哭出了声。

    “妖怪!好多妖怪!大伙儿都变成了妖怪!”

    “都要来吃我,我害怕,想跑,可撞见了鬼打墙,怎么也逃不出去。”

    他说着说着便泣不成声,好在道士也搞清楚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莫慌。”

    李长安抽出捕快腰间佩刀,塞进他的手里。

    “跟着贫道就是。”

    说罢,提剑跨出廊道,步入庭院。

    ……

    大雨笼罩庭院。

    对面阁楼透出些昏黄的光,映出庭中一个个嘶吼、哭嚎的影子,有人,也有妖怪。此时此刻,他们都着魔一般相互厮杀着,人与妖,人与人,甚至妖与妖,不分敌我。

    道士背上剑匣蜂鸣不已,好似被这雨中的疯狂血腥勾动了凶戾。

    可即将出匣的一刹那,却被李长安一把按住。

    方才楼道中那一幕在头脑中闪过。

    眼前所见,妖真的是妖?人真的是人么?

    比如自己身后那一位。

    李长安眼角的余光里,那个捕快正鬼祟着身子,悄悄抬起了手,指甲尖锐如钩,探向了道士后腰。

    道士返身一剑斩去。

    然而。

 &nbs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