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章 病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道长?”

    ……

    李长安放出飞剑,砍死庭中所有妖怪,只用了几个呼吸。

    但处理其他人却废了许多功夫。

    他如法炮制将冯翀救醒,可猫妖还在逃窜,若是挨个救其他人未免耽搁时间。

    于是同虞眉用了个简单的法子,挨个敲晕了丢进廊道,最后剩下一个张易,考虑到他武艺不俗,便废了些功夫为其解开幻毒。

    可他清醒并了解完状况后,第一句却是问:

    “三娘子在哪儿?”

    虞眉将一捆长刀短匕还给了张易。

    “你很快便能看到她。”

    虞眉没有说谎。

    张易的确很快就再见到了三娘子。

    只是。

    恐怕他宁愿自己见不到。

    …………

    几人沿着猫妖遗留的踪迹一路追寻。

    沿途解决了几个不长眼的漏网之余。

    终于在一座粮仓之前,堵住了猫妖,或者说,三娘子。

    变成妖怪似乎也不能让她的美丽稍减,反之,身子愈加婀娜,眼波愈加妩媚,身边也依然有着众多的簇拥者,只不过,从往日的富商权贵换成了今日的妖怪罢了。

    游侠儿已然看痴了,虞眉的面孔依然掩藏在面具后,两个道人的目光却径直越过了三娘子与她身边的妖怪,投向了它们身后紧闭的粮仓大门。

    大门上绘满了某种古怪的字体,呈褐色,应是人血加上其他东西阴干所成,隔得老远,李长安都能闻到刺鼻的臭味儿。

    李长安皱眉:“鸟虫篆?”

    冯翀点头:“法界。”

    那座粮仓显然是以鸟虫篆张开了一道法界,里头必然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也许三娘子不是来不及逃跑,而是不得不守在此处。

    无需多言。

    四人散开,用一种包围的姿态向群妖逼近。

    这些妖怪实在是不堪一击,都不用下狠手,轻易地就被几人挨个放倒,很快,便只剩三娘子孤身一妖。

    李长安振去剑上残血。

    “三娘子,事到如今,何不束手就擒?”

    猫妖回应以利爪。

    道士也不废话了,抬手就是一剑。

    但三娘子来势虽极快,临到头,却是突兀一顿,而后鬼魅一般,抽身疾退。

    同时,脚步轻点,以令人咋舌的灵巧迅捷,相继躲开了虞眉的扑击和冯翀的火咒,往相反的方向飞身而去。

    那个方向,守着的是游侠儿张易。

    张易挥出了长刀,刀口切入风雨,狠辣如旧。

    可当那张妩媚的面孔离他越来越近,他递出的刀却越来越迟缓。

    没想情根深种如此。

    李长安急切喊道:“拦下她,才能救她!”

    张易凛然一颤,挥出的长刀骤然加速,只是难免留力,意图将其逼回包围圈而已。

    只是。

    任谁也想不到。

    三娘子没有闪躲,也没有抵挡,迎着刀尖来势不改,当张易慌忙收刀,她甚至步伐一快,如同闻香而动的蝴蝶,扑向了这坚硬而冰冷的“花(和谐)蕊”。

    噗呲。

    刀刃穿胸而过。

    温热鲜血涌出,没过刀锷粘上了张易的双手。这双手似乎因瞬间的惊诧,差点握持不住刀柄,好在另一双手,或说,一双猫爪合拢过来,帮他握稳了长刀。

    张易喃喃失声。

    “三娘子……”

    三娘子放肆笑着,妖化的脸上风情不曾稍减,甚至于,眼梢处还透出一丝狡黠。

    她把身子往前送,让刀刃往胸口更深入了几分,也让自己离游侠儿的怀抱更近了几分。

    游侠儿一贯冷硬的表情终于崩溃了。

    他的眼泪失守,脸上是少年人的无措与悲恸。可他终究是张易,是那个久于江湖的游侠,他很快斩断了泪帘,神色重新被冷硬覆盖。

    他深深注视眼前人。

    “我会为你报仇。”

    三娘子依旧笑着,像是冬天阳光包围里猫儿,懒散散趴进了游侠儿的怀中,她的声音依旧带着慵懒的调调,却渐渐微弱。

    “傻郎君,我们本就是妖怪哩。”

    ……

    片刻后。

    “斩妖。”

    三尺青锋斩破法界。

    粮仓大门轰然洞开。

    霎时间。

    有妖气冲天,撕开雨云。

    找到了!

    妖魔巢穴。

    …………

    水月观。

    后山石洞深处。

    郎中慢慢抬起头,他那双只剩两个恐怖黑洞的眼眶,似乎跨过了重重阻隔,凝望住了遥远的某处。

    他无声无息裂开了嘴角,却又再度埋下了头颅。

    暗室响起微弱的声响。

    那是他肩胛骨上的铁钩在轻而急促地颤动。

    另一边。

    侧院孤灯独明的静室。

    水月真人于枚杵着九节杖缓缓起身。

    她将绘着护法诸神的神额戴好系正,转身推开房门。

    呼~

    凄风骤雨涌入静室。

    顿时间。

    腰间铜铃叮当,身上七彩法衣更是当风作响。

    她沉默着跨入风雨。

    身后,静室里遍布四壁穹顶的壁画上,数不尽的猖兵猖将睁开双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