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六章 始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闾山派是闽越一带玄门的中流砥柱。

    身为上代掌教真人,俞梅是李长安迄今所见的修为最为精深之人。

    在酒神呈现的记忆幻像中,这位道家真人一路行来,有祥云景从,有神将护持,有群猖开道,一应妖邪鬼祟无不望风遁逃。

    可说来有些狂妄,在李长安眼里,抛却那些光环,他看到的却只是一个精疲力尽的老人。伤痕累累、行将就木,就像是荒野中撞见的那些老狼,远离族群,独自寻求着埋身之所。

    云端之上,道士目光紧随。

    他望见俞真人踏入潇水废墟,进入了一片坍塌墙垣,又见她挥手驱散祥云,燃表遣退神将,将桀骜不驯的五猖兵马指挥得团团转。

    修缮房屋,清理庭院,架锅煮饭。

    竟是做起了力工、奴仆的活计。

    不多时。

    一锅野菜羹煮熟。

    废墟上也粗粗修缮起一间院落。

    虽然简陋,但看“回”字型的构造,看院中依旧繁盛的紫藤萝与大槐树,眼熟得紧,这不就是俞家邸店么?

    “原来昔日邸店的女童阿梅便是眼下的闾山掌教俞梅。”

    虽然早有猜想,可真将鹤发鸡皮的老人与活泼好动的女童联系在一起,却难免使人感叹岁月催迫何急。

    “既然阿梅是俞梅,那于枚与虞眉又是什么呢?”

    酒神没有回答,只降下云头,到俞梅身边,引李长安就近旁观。

    ……

    一人一神追随着俞梅幻影。

    到了一处荒草淹没的街角。

    俞真人又指挥着五猖修缮起一间小房子,再架起石头作灶,搬来树干当桌。

    又自背囊中取出一本厚书,材质古怪,似纸非帛,翻开来,每一页上都绘着个活灵活现的妖怪,倒与李长安的黄壳书有几分相似。

    俞梅翻看一阵,挑出了一页撕下,迎风一抖,书页里竟是钻出了一只半人半猫的妖魔,被她双手攥住,跟捏橡皮似的,愣是把猫妖捏成了一个圆脸的妇人。

    又从书页里放出一只牛犊大的鼠妖,搓成了个小娃子。

    抬手一指。

    这一猫一鼠,一母一子,便煞有其事在“灶台桌凳”间忙碌起来,拿瓦片作碗,煮藤条当面,跟小孩子扮家家也似。

    俞梅却乐此不疲,又抽出妖怪,相继捏出了货郎、商铺掌柜、伙计、食客、游人……直到日落西山,她才停下创造,而此时,已然“复原”出小半条街面。

    可没想,第二天醒来一看,那些简单搭起的房舍又再度坍塌,妖怪化作的人物连同留下看守的猖兵们,都被青藤捆实,正在酣眠沉睡,身上还长出些小花小草。

    ……

    俞梅气急败坏寻找捣乱者不提,旁观的李长安可把事情看得一清二楚,把微妙的目光转向了酒神。

    酒神哈哈一笑。

    “当时的我虽因无人供奉,神力衰微,但对付一两个蠢妖还是手到擒来的。”

    道士沉吟一阵,故意说道:

    “这位俞真人修为精深,又只是拿出些妖怪自娱自乐,尊神何必与她为难?”

    酒神神色一肃。

    “道士此言差矣,我为潇水地祇,受享供奉多年,如今纵使城垣荒废、人民离散,又岂能让妖魔易形,坏我子民清白。”

    李长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

    幻象继续发展。

    不出意料。

    神力衰微的酒神很快就被俞梅逮了个正着。

    别看这位神祇外在随性落拓,内里却是性情刚烈,指着俞梅就是一通狗血淋头。

    俞真人也不含糊,让猖兵从酒神窑底捞出了神像,便把这位神祇封进了自个儿的石像里。

    不过。

    酒神这一茬,倒也给俞梅提了个醒。

    以妖作人,本就为天理人伦所不容,如今冒出个酒神搅局,以后焉知不会再有什么多管闲事的家伙,譬如某个短发的道人?

    于是。

    她在潇水废墟四处,埋下符箓、阵脚,构建出了一个简单的迷阵。

    然后,在城内的河流水道里,沉入符箓、法器,多番施咒作法,最后竟是在潇水的倒影里创造出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一人一神又随俞梅进入幻境。

    艹纵幻境自然比现实里修墙盖瓦方便得多。

    俞梅兴致勃勃在幻境里挥毫泼墨,“复原”出了一个潇水城——数十年前,尚在盛世,尚在她孩童时代的潇水城。

    只是精力有限,难免潦草。

    没有人烟不说,就是街面建筑,近处的还好些,远一点的就同顽童的涂鸦,不成形状,再远一些,干脆就成了简笔画,至于更远的远山与天际,就只是单纯的颜色涂抹了。

    可是。

    当她把妖怪们放进幻境,那些潦草细节居然开始变得真实起来。

    原来。

    俞梅给妖怪们注入了虚假的记忆,那些记忆又促使着妖怪们自个儿填补起幻境的细节。

    就这样。

    在俞梅的努力,猖兵的辛劳,妖怪们不自觉的帮助下,曾经那个繁荣且富足的潇水一点一点在幻境中复原。

    而不知是为排解寂寥,还是单纯为了炫耀。

    俞真人又让猖兵们把酒神捞了回来,放在身边,每修复好一间房舍,每安排出一位“演员”,便会为其“介绍”:

    “这只钦原(一种长得像马蜂的鸟)是我出师那年,在岭南的瘴林中所得。它的尾针毒十分厉害,蜇人人死,蜇树树枯。我在当地蛮长处借来铠甲,才在山林间将其诱捕。封进书卷之时,才发现它的尾针已经破了三层铁铠,差点儿刺穿了内衬。”

    “城门外王家的老婆子,性情吝啬且恶毒,听说常常拿针扎儿媳,用这大毒蜂扮她,正合适。”

    “这只讹兽是我在淮南行走时所获。当时它化身人形,自称佛陀转世,将一个县城的人都骗得团团转,还弄了个什么净世教,拉拢军队,盘踞一方。我花了好些功夫,才潜入府邸,将它逮住,嘿,它还想用言语蛊惑我,殊不知我早就封闭了听觉,半个字儿都入不得耳。”

    “南门的张牙子惯来谎话连篇,坑蒙上下两家,拿讹兽扮他,最是合适不过。”

    “这头螭虎是我修道有成,出山行走时所捕。那时这孽(和谐)障盘踞山林,控制了数万伥鬼,妖焰滔天,血食一方。我上请神将,下调五猖,攻破了它的老巢,又一路追索,翻山越岭,从黔中道追入岭南道,十天十夜,才在泷水之畔将其镇压。”

    “俗话说,官如虎,吏如狼,县太爷的椅子岂不非他莫属?”

    ……

    酒神最开始只是闭口不搭理,可后来却忍不住开腔争论。

    因为俞真人复原潇水的过程实在太过随意。

    譬如,城里明明有一座和尚庙,她随手一改,珈蓝宝地就成了青(和谐)楼技坊;水月观明明在城中,她却嫌城内吵闹,挪到了城外的小山上。

    再譬如,邸店对门的狸儿楼,实则只是一间小酒馆,三娘子也只是一个常常遭丈夫殴打的可怜妇人。

    也不知是孩童时,常送她糖吃。

    俞真人删改之下,狸儿楼赫然成了大店名楼,三娘子也成了倾国倾城的美人,暴躁的丈夫也没了,却多了个爱慕她的游侠儿。

    酒神当然看不过去。

    每到这时,便会破口大骂亦或冷嘲热讽。

    俞梅也乐见其成,毕竟能从酒神的话里,扒拉出不少潇水旧日的人物与故事,大不了,骂狠了,把酒神的嘴巴堵住就是。

    就这样。

    时间飞逝,日月轮转。

    几年过去。

    在俞梅的苦心雕琢下,倒影中的潇水城渐渐成形,已有七八分潇水幻境如今的模样。

    可也在这短短几年间,俞梅竟也是衰微得不成模样,甚至双腿不能行走。

    李长安问过酒神,俞梅的岁数不过八十上下,照理说,以她的修为不说青春常驻,也不该衰老至此。

  &nbs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