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七章 再入潇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百年变迁恍惚一梦。

    当李长安自潇水往昔的幻像中醒来。

    不禁长舒一口气:

    “原来如此。”

    原来潇水幻境不过是一座精心铸就的坟墓。

    藤妖也就是于枚,是违背了本职的守墓人。

    郎中或说百幻蝶,是意图反客为主的陪葬品。

    里头的芸芸众生也只是披着人皮的妖怪。

    而所谓的“妖疫”,自然也不是真正的疫病,只是“演员”挣脱了几十年的“角色”,醒来后饿得发狂罢了。

    如此想来。

    这些时日,打生打死为了哪般?除了什么妖?又济了什么民呢?

    道士哂笑不已。

    他稍稍仰头,窑口落下的阳光照在脸上,暖烘烘的,有些刺眼,抬手遮住……咦?道士愣愣把手放下来,在眼前翻转细看,这只本被狼牙棒砸断的左手竟已完好如初。

    非但如此。

    浑身或深或浅的抓伤、咬伤、刺伤、砍伤,连带着失血过多的虚弱都一扫而空。要不是身上褴褛依旧,还真让人以为同群猖的厮杀也只是一场幻梦。

    “呼。”

    道士开胸纳气,伸展关节,只觉身体轻盈、精力充沛,状态哪里都好,就是筋骨滞涩得不爽利,手脚有些刺麻,好似僵坐太久。

    他心思一动。

    再看看正在中天的太阳,进入幻象之时可还在深夜。

    “多久了?”

    “三天。”

    酒神答得轻描淡写,李长安听了,却是一个激灵蹿了起来。

    现实里已整整过去三天,那幻境里……

    “紫府的神雷果然霸道!”酒神捻须大笑,“只一道就将幻境凿了个对穿,不晓得烧杀震死了多少妖魔,要是再多来几道,岂不是能当场把幻境震散!”

    还好没散!

    李长安庆幸不已。

    幻境里关着的,可是数万头饥肠辘辘的食人妖魔啊,一旦脱困……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可一口气没松完。

    酒神又老神在在开口:“但也是迟早的事儿。”

    李长安挑眉:“怎么说?”

    “幻境早该散架了,运转到今日,无非一靠着吞食过往行人、精怪、禽兽,二么就是拆东墙补西墙。可眼下,神雷不仅凿穿了幻境,也震散了它的根基。要是赶紧修补,兴许还能苟延残喘些时日。可那藤妖虽侥幸逃得性命,却恐怕再无机会去操持幻境了。”

    道士不解。

    酒神嗤笑道:“道士忘了百幻蝶?藤妖等着鸟尽弓藏,百幻蝶可也等着黄雀在后哩。”

    李长安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郎中可是铁钩穿了琵琶骨,被重重封镇在水月观后山,而于枚身边,还有群猖侍卫。

    但转念一想。

    幻境之中,什么铁钩、封印本就是幻化之物。幻境被神雷所震,百幻蝶又是遨游于虚幻之物,趁机逃脱也有可能。

    而于枚身边的猖兵都拿来对付自个儿了,在神雷下损失惨重,一时不慎,被百幻蝶反客为主也不是不可能。

    但李长安隐隐还有另一种猜测。

    那就是百幻蝶其实一直都有逃走的能力,他是故意送上门,好引得藤妖这只“螳螂”自以为胜利,对李长安这只“蝉”下手,好让他作个黄雀在后。

    想通关节。

    李长安烦乱的心绪反倒平静了下来。

    事已至此,还能坏到哪里去呢?

    接下来的事态发展无非两种,一是幻境崩溃,数万饿疯了的妖怪出笼,将千里无人吃成万里无人;二是让百幻蝶的夙愿得逞,雀占鸠巢并稳住幻境,譬如把一部分妖怪作为供养幻境的养料,久而久之,成为一方巨孽大魔。

    总而言之。

    一者为乱甚烈,一者遗祸无穷。

    无论哪种,都不是干着急能够解决的。

    道士干脆盘腿坐下来,瞧着旁边不知是真不在乎,还是心若死灰的酒神,纳闷道:

    “尊神既是一方地祇,如今得脱樊笼,难道没有法子么?”

   &nbs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