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一章 醉酒多误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郭嘉的建议是好的。如果联合杨博与袁绍,的确可以给郭翼沉重打击。但经历过反董联盟的失败之后,曹操对联盟之事就失去了兴趣。稍微估算一下就可得知。就算得胜,己方可得河内。杨博可得河东,袁绍可得中山国、常山国。

    不管是袁绍还是杨博,一旦拿到这些地方,下一个目标马上就会对准卡在兖州的曹操。那个时候,曹操就会四面受敌,很容易被剿灭。

    “我背后还有袁术,东面还有吕布,此时图谋并州,于事无补。”

    郭嘉略一思索,道:“不如施行驱虎吞狼之计。”

    曹操眉头一皱,问道:“该如何?”

    郭嘉道:“以天子名义,命令刘备讨伐袁术。以吕布的秉性,必然会趁虚而入,夺取徐州。如此,刘备之患可除。”

    “妙计!”曹操抚掌大笑。徐州在吕布手里,比在刘备手里强了千百倍。刘备广施恩惠,颇得人心,地方士族就算不支持,也没有唱反调。若是假以时日,刘备站稳脚跟之后,肯定是心腹大患。

    吕布则完全不同。此人横征暴敛,挥霍无度。地方士族必不能容,届时略施小计,便可将其平定。

    翌日,天子的诏书发出,命令刘备去讨伐袁术。

    刘备接到诏书,自然清楚曹操不怀好意。但自己是汉室宗亲,抗旨不尊,就要给天下人落话柄。徐州牧的位置并不稳定,陈登等人虽然表示支持,却也在寻觅更大的主顾。

    张飞心直口快,直接说:“这圣旨不就是曹阿瞒的意思么?大哥何必听他的?”

    关羽也开口劝谏,“大哥,我们这徐州还不稳定。此时去讨伐袁术,若是有人乘人之危该如何?”

    话没有点破,但三人都知道说的是吕布。

    当初刘备本着自己仁义的形象,收留了吕布。但吕布自成一派,并不归属刘备,也不听刘备调遣。手底下的陈宫、张辽等人都是一时豪杰,完全有一战之力。

    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可这个人是刘备自己请进来的,再苦再累,也得把眼泪往肚里咽。

    “去请吕将军来赴宴。”

    一个时辰后,吕布到了。刘备请他上座,向他敬酒。

    吕布也不客气,欣然接受。

    张飞与关羽立刻怒目圆瞪,威慑吕布。

    吕布感觉到两人的杀气,心里也怂了。这几年颠沛流离,屡战屡败,他的心气也被消磨的差不多了。人到中年,还寄人篱下,自然要处处低眉顺眼。

    每每念及此处,都要想起远在并州的郭翼。颜华为他生育了长子,刚一出生,便封了乡侯。去年又添了六个儿女,全部封亭侯。一门八侯,显赫无比。

    袁绍、袁术,甚至掌握了天子的曹操,都没有这种待遇。据说如今正室夫人蔡琰也有了身孕,届时保底一个乡侯,甚至可能是县侯。

    羡慕不来!人家的并州,那是大汉都打不下来的地方,他打下来了,坐的稳稳当当。就算给自己的每个子女都封万户侯,其他人也管不着!

    就算想管,也没那个能力。郭翼一道命令,自己不出一兵一卒便让吕布丢盔弃甲。当日的惨状,吕布还历历在目。

    一场鼠疫,死了几百万人,居然没有一个人造反。百姓都还对他感恩戴德。中原各地的流民也是绞尽脑汁逃亡并州。这种民心所向,也是他们羡慕不来的!

    见吕布没来由的扼腕叹息,刚刚进门时的那股心气都泄完了。刘备心下奇怪,问道:“吕将军何故叹息?”

    吕布连连摇头,道:“我与郭翼,素有仇隙。昔日他被困颍川,我却是朝廷的栋梁。如今他已经跨州连郡,图谋天下。我吕某人却流落至此。真是天道无常。”

    刘备心里暗笑,苍天有眼!就你这垃圾人,也想跨州连郡?给你一个县安身就该谢天谢地了!嘴上却摆出一副怅然的态度,“吕将军春秋鼎盛,正是可用之时,何故如此!”

    吕布只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