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六章 见色忘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鲜血从穆非卿尚还单薄的胸膛涌出来,打湿了他杏黄蟒袍,匕首刺中的地方正好龙的一爪,张扬作势,被冰冷锋利的匕首刺中,染得龙爪更为震撼人心,就如要从穆非卿袍子上破出来,抓人一般。

    冷仁愽似被这景象吓住了,亦或是被穆非卿身体流出的鲜血刺痛了眼,刺痛了心,紧紧握着匕首的手停住,没有再往里推进一寸。

    穆非卿脸上人畜无害的笑不减,一双闪亮的黑眸笑眯眯的盯着冷仁愽满怀愤恨的眼睛,不动不躲,也不求饶。

    穆非卿自认比谁都了解冷仁愽,别看他一天到晚冷着脸,对谁都爱理不理的,其实心最软了,若真要杀死自己,为何匕首落下的地方避开了心脏的要害。

    自己拉着他手将匕首指着的地方,正是心脏正中,但小愽愽,还是不动声色的将匕首挪开了两寸。

    锋利的匕首只刺进了一寸,就再也没有往深处去。

    青崖在外面,看着,脸色铁青。

    冷仁愽死死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身下笑嘻嘻的穆非卿,终究是无法下手。

    嘭!

    冷仁愽将匕首抽出来扔到地上,放开穆非卿,挫败的坐回去,暗恨自己的心软和没用,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低吼:“你滚!”

    穆非卿笑着看了看自己流血的胸膛,毫不在意,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再一次凑到冷仁愽面前去:

    “小愽愽,可别说人家没给你机会。你瞧瞧,你还是舍不得杀人家呢!”

    冷仁愽愤然看过来,穆非卿嘴角翘了翘,一双比黑明珠还要璀璨漂亮的眸子闪烁着光芒,笑盈盈的揪着冷仁愽瞧。

    冷仁愽最是无法抵挡穆非卿灿烂的笑容,知道他性子张扬古怪,阴晴不定,又任性妄为,还话多的要命,能一整日叽叽呱呱说个没完没了。

    他从小在草原长大,身边的伙伴都是硬气十足,一言不合直接上拳头。故而来了盛京,他颇瞧不上这些细皮嫩肉的贵公子。

    穆将军府这个声名远播的小公子,却是这些贵公子中最为细皮嫩肉,又矫情娇气的,长了一张比女孩还精致美丽的脸,成日笑嘻嘻的,比女孩的话还多。话不好好说,听他叫他身边的小厮,叫小崖崖,听得人起一声鸡皮疙瘩;那么大的人了,路也不好好走,不是软骨头似的挂在他小厮身上,就是要他小厮背着。

    冷仁愽住在他对面,将穆非卿的一言一行看在眼中,很是看不上他,甚至觉得他不配生为男儿。

    不料,这个他瞧不上眼的小子,却不知道为何盯上了他,自来熟的跑到他院子来,一开口就是甜腻腻脆生生喊他小愽愽,恶心又肉麻,差点没让冷仁愽听了摔一个跟头。

    虽冷仁愽的小厮极力提醒他穆非卿的身份贵重,不可得罪,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往他这张漂亮的小脸上揍一拳头。

    “不许这样叫我!”他威胁。

    被他威胁的人耸耸肩,笑嘻嘻:“人家怎样叫你了?”

    “不许叫我小愽愽!”

    “嘻嘻…。小愽愽…。小愽愽……”他笑眯眯的叫的更欢,故意把尾音拖得老长,气得冷仁愽把拳头捏得咯咯响。

    面对他那张人畜无害,纯洁又无良的脸,拳头却又怎么都落不下去。

    ……。

    “不许跟着我!”

    看着身后的笑嘻嘻的少年,冷仁愽发现不管他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目光的中心,他走在自己身后,连带着自己也被那帮小公子指指点点,心里颇为不爽。

    “小愽愽,这路是你开的么?为何你走的,偏人家就走不得了呢?”

    冷仁愽转了个弯儿,故意挑了条僻静的小路走。

    穆非卿眼珠子转了转,脸上笑意更浓,背着手,一摇一晃的跟在他身后。

    冷仁愽加快脚步,身后人也加快;冷仁愽放慢脚步,身后人也放慢;始终吊在他身后半米,冷仁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熏香,和他人一样,甜腻腻的。

    便是这若有若无的淡淡熏香,和身后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弄得冷仁愽心烦意乱,回头恶狠狠地盯着他:

    “穆非卿,我警告你,别跟着我!”

    却见他眨了眨眼睛,变本加厉,突然伸手笑着对他抱怨的说:

    “小愽愽,人家脚走痛了,那你背人家,人家就不跟着你了!”

    “你…。”

    “小愽愽,都怪你挑了这么一条荒无人烟的破路,搞得人家都迷路了,你就负责将人家背回西院去吧。不然丢人家一人在此处,人家或是遇着刺客什么的,发生了什么意外可如何是好?”

    面前的少年,嘴里说着担心的话,笑的灿然,丝毫不见忧心:

    “小愽愽,你要知道,人家可是娘亲唯一的儿子呢,若是人家出了事儿,人家娘亲怕是得哭瞎眼睛。哎哟哟,人家好可怜啊,一想到娘亲失去人家痛苦的样子就心尖尖都痛了,小愽愽可是要逼人家做个不孝子?”

    冷仁愽面无表情冷声:“你想多了,皇宫哪儿来的刺客!”

    穆非卿拍着胸脯,瞪大眼睛,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小愽愽,你这就不晓得了吧,即便没有刺客,可皇宫冤死的人多着呢,全都化成鬼魂在宫中飘荡,舌头伸得那么长,眼珠子血淋淋的吊在脸上,指甲又长又黑,专门找落单的人呢!咱们这种细皮嫩肉的,女鬼最喜欢了,先是掐住脖子,然后猩长的舌头在脸上舔一舔,拆骨吃肉…。啧啧…。小愽愽,你说可怕不可怕?”

    冷仁愽被穆非卿说的起一身鸡皮疙瘩,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你少胡说八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

    穆非卿看他整个人都绷紧了,心中暗笑,捧着脸,对他眨眼睛,委屈的道:

    “好吧,小愽愽,你说没有就没有吧!可你瞧瞧,人家长得这么可爱,你丢人家一人在此,万一遇着个不开眼的变态,可如何是好?”

    “若人家吃了亏,定然是要找到庄亲王王爷好好告一告状的,听说小愽愽一直想回漠北去,但王爷一直不同意呢!小愽愽,要不要试试,若你今日丢下人家不管,人家有法子让你一辈子都无法回去漠北!”

    “你……卑鄙…。”

    穆非卿笑嘻嘻的看着他不语,冷仁愽终究还是在他面前蹲在,闷哼哼的道:

    “上来。”

    穆非卿欢呼一声,跳到冷仁愽背上去,搂着他的脖子。

    “只此一次!以后你别缠着我,我对你没兴趣!”

    穆非卿拉起冷仁愽的发带扯了扯,笑得如只小狐狸:“没关系,小愽愽,人家对你有兴趣!”

    冷仁愽一口郁气堵在胸口,上下不得,只得闭口不语。

    …。

    第二日上学,穆非卿又来了,笑眯眯的望着他:

    “小愽愽,早啊,昨儿蚊子在人家脚踝上咬了个包,可痛呢,痛得人家都走不动道儿了,你背人家去太学院。”

    这不是商量。

    冷仁愽不理,点头就走。

    一直到了太学院,眼见夫子快来了,穆非卿的位置还空空如也,冷仁愽咬着牙,瞟了好几眼,终于是忍不住起身,提气飞快到跑回西宫,看穆非卿还真是,一动不动站在早上的那颗梨树下。

    “你为何不去太学院?”

    穆非卿扬起人畜无害的笑,无所谓的耸耸肩:“人家不是说了嘛,人家脚踝被蚊子咬了,走不动道儿了。”

    这种借口也太随意了,冷仁愽觉得专门跑回来的自己有些傻,冷冷问:

  &n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