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是商量,是通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沐雪坐在沙发上有些懵,看穆楚寒给约翰打了电话,让他准备飞机,又让爱丽过来收拾东西。

    约翰和爱丽很快带着人过来了,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两个女仆默默的把阳台上两人的衣服收起来,仔细叠好,放进行李箱。

    爱丽倒了杯水递给沐雪:“李小姐。”

    沐雪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喝了一小口,双手捧着水杯,目光投向站在一边的穆楚寒。

    约翰依然穿的西装笔挺,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微微低着头,面向穆楚寒恭敬的站着,穆楚寒不知在说什么,约翰一直在点头。

    穆楚寒的决定很突然,态度很强势。

    下午三点多,沐雪就已经和他在他飞往德国的私人飞机上了。

    沐雪想和穆楚寒单独谈谈,穆楚寒却一直在机场的客厅,拿着手机打电话。

    德文夹杂着英文,沐雪只能零星听懂几句英文句子,他好像在安排着什么。

    六点钟,爱丽带人摆了晚饭,依旧是准备了西式中式各一份。

    穆楚寒招呼沐雪过来坐下,沐雪看穆楚寒拿着刀叉切牛排,动作优雅熟练。

    “爷,你什么时候学了德文和英文?”

    沐雪突然发问,穆楚寒切牛排的手顿了一下,看着沐雪:

    “你不在的时候,随便学的。”

    沐雪张大了嘴巴,望着穆楚寒,看他切下一小块牛排放在她盘子里。

    “听说这个夜子寒精通四五种语言,挺能干的嘛!”

    这语气有些奇怪,沐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肯定夜子寒,穆楚寒会吃醋,但夜子寒本身又的确是挺优秀的。

    穆楚寒的眼睛一直盯着沐雪,沐雪想躲开,犹豫了一秒,没有躲开,直视着他,说:

    “爷,在我心里,没有人会比你更加能干了!”

    穆楚寒凉薄性感的唇线不由自主突然往下拉,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不过一瞬间,这隐忍发怒的表情就消失了,换上一个蛊惑人心的魅笑。

    沐雪以为自己看花眼了,也没多想。

    晚上,穆楚寒搂着沐雪,把手放在她小腹上,反复抚摸,却又不发一言。

    沐雪心里有些沉重,拉住他放在自己小腹上的手指,轻声问:

    “爷,还是把这个孩子打掉吧。”

    不然,总是一根利刺,刺在他心里,扎得他鲜血淋漓。

    穆楚寒的手停顿下来,低头望着窝在他怀中的沐雪,黑夜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半响才低沉的嗓音问:

    “你舍得吗?”

    “他可是一条生命,你是他妈妈。你舍得杀了他?”

    沐雪听出穆楚寒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知道自己不该提这个话题,但,这件事总要解决。

    无关夜子寒,肚子里这个始终是自己的孩子,沐雪感觉心突然顿痛,但比起她这点痛,穆楚寒应该更加心痛、难受才是。

    于是,沐雪故作轻松的低声说:

    “爷,没事的,我们还有小宝,不是吗?”

    “他的存在就是个错误,打掉他,是把错误纠正过来。”

    穆楚寒另一只放在沐雪腰上的手突然收拢,捏得沐雪发痛,等到沐雪轻哼一声,他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松开手,紧张的问:

    “宝贝,弄痛你了?”

    沐雪突然抬头,也顾不得腰上的痛。

    黑暗中,穆楚寒的双眸如星辰璀璨闪耀:

    “爷,你叫我什么?”

    沐雪心里突然闪过一丝疑虑。看着黑暗中穆楚寒俊脸的轮廓,她突然有种抱着自己的人不是穆楚寒,是夜子寒的错觉。

    穆楚寒声色不动,伸手勾着沐雪的下巴:

    “他是不是经常这样叫你?这个词倒是有趣,爷说过你是爷的心肝,是爷的眼珠子,在爷心里,你就是绝世珍宝。”

    沐雪松了口气。

    “爷,你别这样叫我。”

    “怎么,你不喜欢?”

    沐雪把身体往穆楚寒身上靠了靠,整个头都埋在他怀中,抱着他,闷声道:

    “嗯,不喜欢。”

    “爷这样叫我,我害怕。”

    “怕什么?”

    沐雪沉默不语,伸手搂着穆楚寒的脖子,紧紧贴着他,好一阵子才小声说:

    “我怕爷离开我。”

    谁也不知道穆楚寒和夜子寒两个人是怎么回事,虽然穆楚寒霸占了夜子寒的身体,但……。

    沐雪心里一直都是担心的。

    穆楚寒听懂了沐雪的话,死死咬着牙,薄唇紧紧抿着,一双狭长璀璨的黑眸闪烁着危险的凶光,就如一头被瞬间激怒的野兽,但他什么都没说,把手放在沐雪后背上,温柔抚摸,用一种很奇怪的语调说:

    “娇娇,你放心,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沐雪没发觉穆楚寒的异样,点了点头,在他怀中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

    穆楚寒继续说:

    “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爷还没那么小气,好好把他生下来,你的孩子,就是爷的孩子,我不会亏待他。”

    “爷?”

    沐雪本来有些困了,突然又清醒无比,把头从他怀中拔出来,盯着他看,万分惊讶。

    这么明确的答复?

    他心里真是这样想的么?

    “别胡思乱想,快睡。”穆楚寒把沐雪的头重新按到怀中。

    早上,迷迷糊糊中,沐雪听到有人在温柔的叫自己,她睁开眼睛,是爱丽。

    “李小姐,快醒醒,我们快到了。”

    沐雪睁开眼睛,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人,爱丽微笑着站在床边。

    “爱丽,几点钟了?”

    “小姐,快八点了。”

    “飞机还有一个小时就降落了,小姐起来洗漱,把早饭吃了吧。”

    沐雪坐起来,揉了揉脑袋,问:“你家寒少爷呢?”

    “少爷在和管家谈话呢!”

    爱丽扶着沐雪下床,沐雪想躲开她的手,她却笑着说:“小姐,你现在怀着小少爷,要当心些。”

    爱丽似乎特别高兴:“为了小姐,少爷已经把最好的家庭妇科医生请到了本家,专门为小姐服务。”

    “本家?”

    沐雪洗了脸,接过爱丽递过来的毛巾擦脸,很是疑惑。

    “对啊,我们这次是回本家去。”

    “小姐,少爷可从来没有带女人去过本家,就连我也没多少机会去本家呢!”

    所以,本家说的是夜氏家族的大本营?

    爱丽是因为要去夜家本家,才那么高兴吗?

    沐雪心里一直疑惑,穆楚寒怎么会突然要带她去德国,还去夜家本家,他是疯了吗?

    万一身份别人揭穿了怎么办?

    昨晚沐雪本来是要问穆楚寒为什么要回德国的,后来说起她肚子里孩子的事情,就忘了问了。

    想到这里,沐雪不仅疑惑不已,还有些紧张担心,刷好牙,飞速换好衣服,就去了餐厅。

    一进餐厅,沐雪看见穆楚寒坐在侧面的沙发上,约翰恭敬的站在一边,微弓着身体,两人在说着什么,她一进来,穆楚寒的目光看过来,两人同时住了嘴。

    管家约翰转过身体,对着沐雪点头弯了弯腰:

    “李小姐,早上好。”

    “你醒了?”

    穆楚寒起身,朝沐雪走过来,伸手揽住她的腰,带着她往餐桌走。

    沐雪看了一眼站在角落并没有打算离开的约翰,想要问的话,没能说出口。

    等到下了飞机,司机来接人。

    两人坐在车上,沐雪盯着司机亚麻色的头发,几次欲言又止。

    穆楚寒发现她的异样,拉住她的手,侧头温柔问: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沐雪摇摇头,睁大眼睛望着穆楚寒冷峻的脸,这一路都有人跟着,实在没机会单独说话。

    也顾不得其他,沐雪把脸凑到穆楚寒耳边,轻声问:

    “爷?你是要去夜家本家吗?”

    “嗯。”

    “为什么啊?”沐雪疑惑不已,有些不安。

    “据说夜家本家挺有趣的。”

    沐雪感觉穆楚寒没有说实话,还是无法理解他的用意。

    心里猜测难道是他对夜家的财力和权利产生了兴趣吗?

    在云尊,穆楚寒有什么野心,要做什么,至少还私下经营了那么多年,身边跟随着一众忠心耿耿的随从,死士。

    但在这个世界,他可是一个人,没有暗卫,隐卫。

    夜家跟欧洲黑白两道,政商两边都有牵连,正朝美洲大陆和亚洲大陆发展。虽然上次只是在医院浅浅见了几个夜家的人,沐雪就深深感觉到夜家的水很深,夜家的人,不管男女老少,一个个都不是好惹的。

    “爷?”

    “娇娇,别担心,累了就靠着我睡一会儿。”

    穆楚寒在沐雪额头亲了亲,把她搂在怀中抱着。

    司机从后视镜看见穆楚寒温柔的举动,大吃一惊,心道,看来传言不假,二少爷被这个来历不明的中国女人给迷惑了啊!

    穆楚寒突然要回本家,就如太阳打西边出来,听到消息,夜家众人都不敢相信,自从夜子寒的母亲去世之后,他基本就不回夜家本家了,心情好的时候,还敷衍敷衍了,心情不好的时候,家主派人绑都绑不回来。

    在夜子寒母亲去世后的那几年,夜子寒与本家的关系恶劣至极,每次迫不得已回本家,夜子寒与夜家独子,他老子都会大吵一架,严重的时候,甚至能动起手来。

    那个时候,夜家大少爷的母亲还活着,那个土生土长,出生高贵的德国贵妇,总会出来劝架。

    当时道行还浅的夜家三少爷夜子潭的母亲,总是站在一边,端着红酒,牵着夜子潭看笑话。

    夜子寒父亲在世的时候,叔伯们忙着对付夜子寒的父亲,他们父子关系越不好,他们越是高兴,相比出身高贵的大夫人,背靠财阀的三夫人,他们更愿意和要背景没背景,要关系没关系的二夫人生的儿子交好。

    后来一场大火,把大夫人和夜家独子烧得渣都不剩,从此,夜家的格局渐渐变了。

    夜家大少爷夜子坤和二少爷夜子寒井水不犯河水,实则,关系并不好。

    夜家三夫人在娘家的撺掇下,疯狂的开始争权夺利,家主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悲痛不已,睁一眼闭一只眼,放纵几个兄弟和自己的孙子们争夺权利。

    一年之间,整个夜家本家天天都在上演精彩的戏码,直到有人胆子大到在本家买凶杀人,家主勃然大怒,狠狠出手整顿了一番,将下放的生意和权力全部收了回来,又对闹得最厉害的几个实行了残酷的家法,这才让众人收敛了。

    随着二少爷夜子寒的长大,家主对他越来越偏爱,夜家的格局又一次产生了变化。

    夜家亚洲的生意早在三年前就全权交给了夜子寒打理,听说收益的百分之三十都进了夜子寒的私人账户。

    现在美洲市场已经成熟,夜家准备了七八年,终于准备在美洲大施拳脚,家主居然还想让夜子寒当美洲项目的负责人。

    这让一直负责前期准备工作的大少爷夜子坤怎么想?

    让一直盯着美洲这块肥肉的叔伯们怎么想?

    三夫人娘家的老爹给她下了死命令,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老爷子改变主意,让三少爷夜子潭去负责美洲的项目。

    表面的正经生意并不是大家的目标,大家看中的美洲这个标榜自由和人权的地方,更容易做一些利润丰厚,来钱容易又快的暗地交易。

    家主有意让二少爷夜子寒接受美洲项目的事,早不是秘密,夜子寒对这件事并不是很感兴趣,大家也知道。

    现在,他突然高调回来了。

    还把个来历不明的中国女人带了回来,难道他想通了,要答应家主的要求了吗?

    这样想着,夜家众人怎么会不着急?

    不到一个小时,该来的不该来的人全都从四面八方赶了回来。

    夜家家主站三楼阳台上,看出去,大门口的铁门关关开开,驶进来了好几辆车。

    莱克斯站在家主背后,面无表情。

    现在,门口,是老三夜子潭和他那个打扮的华丽高贵的法国妈携手走进来。

    老三的手腕还没好,打着石膏。

    突然,外面有人敲门。

    一个全身被黑色衣裙包裹着的瘦高女人站在门口,声音干巴巴的说:

    “家主,二少爷的车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家主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