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 穆家的人都有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春日,草长虫鸣。

    红幔轻垂微动,幔内龙床上,两具紧紧缠绕在一起的身体。

    翻滚,呜咽,喘息.......

    沐雪一双雪臂攀着身上穆楚寒强健的后背,泪眼婆娑,眼神迷离,被穆楚寒吻住了唇,努力承受他晨间的.....。

    龙延宫的规矩,入夜息灯后,不许一人停留。

    早上,帝后没叫人,不许一人进去。

    这规矩是沐雪强迫穆楚寒专门下了圣旨立下的,正儿八经找了传旨的内伺监,大声宣读的。

    原因是什么呢,原因便是此刻压她身上这个男人,跟着到现世走了一遭后,用现世学的那些先进理念,几年间解决了内忧外患。

    整个朝政的大臣给治的服服帖帖,他说一,绝没人敢说二。

    云尊王朝不仅把之前的北燕、羌国、南楚圈了进来,北国的麻烦事儿也在去年彻底解决了,苏禄等一众南洋岛屿都给云尊王朝霸占了。

    已经在训练水师,要去寻安德鲁他们的老家了。

    这是个百姓们想都敢想的繁华盛世,整个元尊歌舞升平。

    已经没了后顾之忧,他旺盛的精力无从发泄,只能发泄在她身上。

    沐雪不知道历代皇上和嫔妃是怎么忍受得了,这样的事情让一堆人听墙根,随时候着等着伺候的,反正她是不想让人听到她在他身下发出的那些羞人声音。

    他又向来不管不顾,怎么尽兴怎么来,连结实的龙床都给他折腾坏了两张。沐雪虽然脸庞挺厚的,但还是觉得无法见人,这才威胁了穆楚寒,让他立了怎么一道圣旨。

    彼时,穆楚寒伸手要去解她的衣带,沐雪死死攥着不放手,狠狠瞪着他:

    “穆楚寒,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就是这样,大臣们还说我狐媚君上,日夜勾得皇上呆在龙延宫,没给皇上选秀,独占圣宠呢!”

    “你这样折腾,让满宫的宫娥和内伺监都听到了,还不知外面又要给我安什么罪名!我可不想以后在史书上留下一个淫荡皇后的笔墨!”

    穆楚寒不以为意,魅笑着,充满磁性的嗓音蛊惑她:

    “娇娇,你能勾引得了爷,是你的本事。谁要敢乱写你,爷就杀了他。快放手,别吊爷胃口,不然.....

    沐雪见穆楚寒不将自己的话听到心里,一把推开身上的他,坐起来,将身上的衣袍裹得更紧,低头扫了一眼他腿间。

    “皇上,我想辰儿了,这就准备去一趟苏禄。”

    每次没人的时候她喊他皇上,穆楚寒就知道她是真怒了,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胯间,无奈的摇头。

    “朕不许,你去得了?”

    沐雪凉凉睨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穆楚寒赶紧跳下床,上前将她一把拉住抱在怀中,轻声哄:

    “好了好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撩了火就想跑,那几个小王八羔子在你心里可爷还重要?嗯?你信不信爷这就派人去将他们杀了。”

    “你.....”

    沐雪转头,满眼怒火瞪着穆楚寒。

    “皇上要如此说话不算话,我就带了念儿去庄子上住。”

    穆楚寒一听她不仅自己要走,还要把心肝宝贝念儿都带走,一下就紧张了。本来念儿就一直对他没甚好脸,若她再刁梭一句,怕是念儿半年都不会与他说上一句话了。

    “娇娇,爷逗你呢,瞧你急的。”

    “你说怎样就怎样?爷都听你的!”

    如此,才有了这个荒唐的圣旨。

    没过多久,穆楚寒发现有了这道圣旨也是好事,如此身下的人再也无法找害怕别人听到的借口,推脱他的某些要求了。

    于是更加放荡起来。

    这日不是早朝日,已经日上三竿了,殿内帝后还没传人,一宫的人都守在宫外,无奈的望着天上的太阳。

    一早,百里破风带着弥生来了一趟,见宫娥和内伺监整整齐齐的站了两排,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

    隔了一会儿,穆非钰带着红鸾也来了,红鸾见大家都站在外面,气的翻了个白眼,就要往里闯。

    穆非钰拉住她:“别胡来。”

    红鸾回头瞪着穆非钰,怒道:

    “到底是谁胡来?娘娘明明和我约好了要去看晋王爷家新出生的小子,皇上这样胡来,娘娘又该走不动道了,还怎么同我一起去?”

    穆非钰笑:“没关系,娘娘不能去,那我陪你一起去!”

    “谁要你陪!”

    红鸾推了一把穆非钰还欲往里闯,穆非钰伸手圈住她的身子,低笑:“湾湾,你这般不听话,信不信今晚我也让你明日走不了道。”

    红鸾回头,看见穆非钰嘴角噙着坏笑,反应过来脸一红:

    “你敢,你要是再敢半夜翻我家的窗户,我就让师傅打断你的腿!”

    穆非钰坏笑着说:“你答应嫁给我,我就不半夜翻你家窗户了。若你师傅真打断了我的腿,你心不心疼?”

    红鸾把脸扭到一边,口是心非:“不心疼!”

    “哦!那我以后就不去了。”

    “你......”红鸾猛回头,瞪着他。

    “怎么,舍不得我?今晚我去找你,记得给我留半扇窗.....”

    众宫娥和内伺监看着穆大人三言两语将炸毛的安宁郡主哄走了,更加无语。

    一人小声道:“也不知安宁郡主怎么想的,就是不肯嫁给穆大人呢?”

    另一人翻了个白眼:“谁知道呢!”

    穆家的人好像脑子都有毛病!

    从他们家皇上开始,到他们的太子殿下,公主殿下,再到穆家几位大人,或多或少有些不正常呢!

    有人小声凑过来说:“还别说,昨儿我见着太子殿下和漠北那位王爷两个在......”

    “别胡说,咱太子殿下可不是国师那种人。”

    “不过说起来,国师大人也是挺可怜的,平日想见一面离天塔里面那位都难呢!要我说干脆让那位还俗算了,当什么和尚啊.......”

    又一日凑过来说:“刚刚两人不是来过了吗?”

    之前说话的人嗤笑一声:“那是因为昨儿咱皇后娘娘和那位约好了的,那位才下了塔,估计今日国师大人就是来堵人的!”

    “哦~~~,这样啊,不过,那咱皇上这样还真是干了件好事呢!”

    “可就是苦了咱皇后娘娘了哟......”

    瞧瞧这都什么时辰了,太阳都升到头顶了,这样真的好吗?

    想起皇后娘娘双腿打颤,强撑着走道儿的模样,大家突然沉默起来,好一会儿,才有人小声嘟囔了一句:“怕是不久,咱们又要有小殿下了。”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三四岁的一个小孩匆匆走来,从头发丝到脚底都精致华丽得不行,粉妆玉砌,比娃娃还好看。

    可惜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孩始终抿着嘴,冷着眉眼,不笑。

    “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

    两排宫娥和内伺监全部跪下。>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