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41 再见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等天气转暖,沈长致一行人终于靠了岸,刚靠岸就有穆府的家丁迎了上来询问,待得确定是少夫人的娘家人后,振臂一挥,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十几个人,蜂拥着将沈家的东西都搬上了马车。

    沈忠着急不已,“该不会是遇上了打劫的吧?长致,你快将东西给抢回来,咱都不认识他们!”

    沈忠说着就要把箱子给抢回来,穆家的家丁弄蒙了,“你们不是江夏城的沈家吗?我们家少夫人的娘家人啊?”

    “那你说你们家是哪户人家?”

    “穆家啊。”

    沈忠一拍大腿,“错了,错了,我家闺女嫁的是宁家,可不是穆家!快将我们的东西放下来,错了,弄错了!”沈忠暗道,得亏了宁家在他们家隔壁住了那么多年,他怎么可能弄错了闺女嫁到哪户人家的。

    “长致,快点儿,东西看好了!”沈忠招呼着沈长致看好东西,招呼着蒋惜念看好孩子,自己与沈孝一道儿去抢箱子。

    穆家的家丁本能不让,拦着沈忠兄弟二人,领头的摸着头,“你们不是江夏城的沈家人?”

    沈忠点头,“是啊。”

    “那就错不了,就是我家少夫人的娘家人!我早就打听过了,从江夏城来的可就你们这一趟,还偏巧了就是沈家人,这事儿错不了!你们就放心跟我们走了,见到少夫人了,就不会错了。”

    沈忠拒绝,“姓沈的何其多,你们怎么就知道是我们!”

    双方僵持不下,大有在码头上大干一架的趋势。

    “让让, 让让,快让一让!”

    沈长明从看热闹的人群中挤了进来,“大伯,爹,你们可来了!不过,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沈长明站在中间,后知后觉地才发觉这气氛略微地有些微妙。“东兄,你们这是做什么?”

    “管家让我等来接人,我还以为这是接错了人了。怪我,怪我,没有说清楚,我们家少主子就是宁南星,穆家是少主子的舅家。沈老爷对不住了,是我这个粗人没讲清楚,误会,误会,都是一场误会。回头,我打了酒给沈老爷赔不是。”

    沈忠一听是这么回事儿,忙不迭地不敢受了那东兄的礼,学着东兄的给人回了个礼,“怪我没想到亲家舅家,怪我,要赔不是,也是我来。”

    这些年,沈长致时常在外学艺,虽然家中有蒋惜念操持着,不过,沈忠也没少帮着接待人,所以,沈忠比起当初木讷怕见客的那会儿的沈忠,已经落落大方了不少。至少这场面话还是能说几句的。

    有了沈长明打头,穆家的家丁将东西都搬到了城郊的沈宅。

    离着宁家很近。

    穆家的家丁一接到了人,早就让人去穆府通知了沈团团,等沈家人到了沈宅的时候,沈团团一家子早就侯在宅子里了。

    俩家人一见面,俱是抱着泣不成声。

    沈忠看着已经为人母的沈团团,偷偷地抹眼泪,“团团,长大了, 爹的团子,长大了,长大了啊,爹也老了……爹老了,爹的团团长大了……”沈忠反复着说着这些话,哽咽着,贪婪着看着自己的宝贝疙瘩。

    沈团团离家那么多年,沈忠记忆中的永远都是在码头上送别时候的那样子。没想到,一转眼再见,已经是长大了,为人母了,但是依旧是爹的那个小团团。

    沈团团也抹着眼泪,身边一模一样的俩小包子正仰着头,好奇地看着来人。

    穆元锦的眼珠子贼溜溜地转着,偷偷地拽了拽哥哥的袖子,“哥,你让娘别哭了啊,太难听了。”

    宁元楚低头,看着脚尖。“娘的声音,怎么都好听。”宁元楚摸了摸屁股,昨晚上被爹揍的,现在还疼呢,他怎么敢嫌弃他娘,要不然他爹又要揍他了!

    且他爹偏心,明明是锦儿犯下的错,巴掌总是揍到他的屁股上。等到他哇啦啦地喊着“打错了,我是楚儿,不是锦儿”,他爹才会停止,随口道一句,“又打错了。”

    次数多了,宁元楚已经明白,他的出身,是为了给锦儿挡大巴掌的。

    所以,这会儿,锦儿一有坏主意,宁元楚就想拔腿就走。

    穆元锦一看她哥不愿意搭理他,念了一句,“小气鬼”,背着手,小大人一般地往后退,绕过抱头痛哭的大人们,戳了戳一点点大的小萝卜头,“喂,你叫什么名字?”

    沈一霍吃着手指头转头,就看到一个美翻了的小姐姐,“霍霍霍霍,霍霍——”

    穆元锦一听这小萝卜头只会嚯嚯嚯地傻笑,翻了个白眼,伸手就去扯着沈一霍的冲天小辫子。“喂,我说你是个姐儿还是哥儿?”

    “霍霍,霍霍——”沈一霍过了年虚岁也才四岁,说话晚,除了常用的几个词儿,其他的都不会说。这一着急,就只会重复着自己的名字。

    穆元锦原本还想欺负欺负小萝卜头,但是一看到这个小萝卜头可怜地只会嚯嚯嚯地傻笑,她也欺负不下去手啊。

    穆元锦转移目标,盯上了沈一牧,哒哒地朝着沈一牧靠近,“喂,你叫什么名字?”

    沈一牧是在沈团团离开江夏城的时候怀上的,算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