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42 冷宫膳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晃多年,武德帝从新帝熬了过来,对待老臣也多了几分慈心。

    余皇后因为残害皇家血脉而被打入了冷宫,余家也被牵连其中,夺了爵位。

    一年后,淑妃登上后位。

    又一年,太子因为暴虐无常,被夺了太子之位。

    同年,淑妃之子二皇子殷彻成了太子。

    朝堂动荡,后宫动荡,但是于穆将军而言,却没有什么变化,穆将军依旧是深受圣宠,是武德帝跟前的红人。

    穆将军因为早年在边关受得伤,几次想要辞官归隐,都被武德帝给驳了。

    这一回,穆将军的感人肺腑的折子,依旧被武德帝驳了。

    已然中年的武德帝瞄了一眼折子,就将折子放在一旁,“这折子又是锦儿那丫头给你写的?”

    穆将军当然不肯承认,“哈哈,呵呵,哪能呢,都是微臣自己写的,全都是微臣的肺腑之言。老臣早年受了伤,这天一冷就膝盖疼,上不了早朝了啊。”

    “朕也起不来,但是朕不是日日都在坚持着嘛。”武德帝随口应了。

    穆将军被噎了好大一口,武德帝这是越发地不要脸了,“圣上,你作为雄韬伟略、勤政为民的明君,这话可从何说起啊。”

    穆将军陪着武德帝打着太极,一道儿进宫来的穆元锦久等祖父没有出来,与福安道了一声,“福公公,我去看看何人那么冷的天儿还在放纸鸢。”

    “小祖宗啊,你可别乱走,一会儿若是穆将军出来了找不到人,该着急了。”福安也算是看着穆元锦长大的,隔三差五地就随着穆将军进宫来。

    穆元锦浑不在意,“福公公安心啦,我跟祖父学了武功的,一般人都伤不到我的。再说这宫中,能有什么事儿。”

    福安眼睁睁地看着穆元锦左闪右闪,闪过了拦着的小太监,呼啸着而去。

    “没用的东西,拦个人都拦不住。”福安骂了一句,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在这后宫之中,能想出大冷天放纸鸢的,一定是后宫中不受宠的妃嫔变着法子想要吸引武德帝的注意力,这是引着武德帝去呢,哪成武德帝没瞧见,倒是让穆元锦这个小丫头撞见了。

    “干爹,这可如何是好,县主的人影都瞧不见了。”

    福安咬牙,“让人去寻寻,若是一会儿陛下怪罪下来,咱都吃不了兜着走。”

    武德帝爱屋及乌,对穆元锦也是真的宠爱非常,再加上穆元锦小嘴儿甜,常常哄得武德帝开怀,所以,一县主在武德帝跟前露脸的次数比不受宠的公主都要多,所以,因为武德帝的偏疼, 穆元锦在宫中,倒是无人敢惹。

    就算是皇后娘娘所出的六公主,虽然向来嚣张跋扈惯了,但是遇上穆元锦,也只能客客气气的。

    再说穆元锦一路狂奔,好不容易甩掉了小太监,再抬头,就不见了纸鸢。“在哪儿呢,明明是这个方向的啊。”

    穆元锦仰着头,一不小心撞到了个人,“哎哟——我的小鼻子——”

    穆元锦往鼻子中一摸,就摸到了红艳艳的鼻血,“鼻——血,我要死了。宁元楚,宁元楚,我要死了,流血流干而死了——”

    穆元锦叫着就要提气奔走,但是一提气,没动,再使劲,也没动,鼻血流得更欢了。

    一回头,才看到穆琛,穆元锦想了又想,“四皇子?”

    穆元锦没想到他追着个纸鸢,竟然会遇上被囚禁起来的废太子。

    传闻,废太子暴虐无常,若是心情不好,就要血流成河。民间,哄哭闹不休的孩童的时候,都会说,“你再哭,废太子就来了!”孩童闻言,立马止了哭。百试百灵。

    穆元锦哆嗦着小身板,难不成今日真的要死在这儿了?

    穆元锦试着将自己的胳膊给拿回来,哪成想,殷琛不松手。

    “四皇子,你撒手,我要归家了!”穆元锦小心翼翼地用嘴巴呼吸,小手捂着鼻子。鼻血从指缝之间流淌了下来。

    殷琛皱着眉头,不悦地看着淌了穆元锦一手的鼻血。

    穆元锦一看废太子皱着眉头了,吓得又抖了抖,眼前一片黑,完了,她要被废太子咔擦掉了!不知道是先鼻血流干了死了,还是先被废太子干掉。穆元锦心里已经念着,“阿弥陀佛,各路神仙保佑我啊,一定要让祖父早点来找我啊!我还不想死呢,城东新开的酒楼我还没有去尝过呢。”

    “鼻血止住了。”殷琛的声音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