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被绑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钱好身上只有一件简单的白色宽松睡衣,在冰水的侵蚀下,睡衣下的春光完全可以跟世界景象相提并论,让人构画出无尽的想象。

    “好冷。”她呓语一声,颤抖的幽幽睁眼。

    映入眼帘的是苍白色的四壁,全都已经结冰,单一的环境,中间只有她躺着的这张床可以衬托这个冰库的人气。

    眼珠子移动,一抹肃冷优雅的男性身影坐在她正前方,而他舒服的坐着真皮沙发。

    她是冷的出现在幻觉了吗?只觉得眼前所有事物都摇摇欲坠。

    这明明是五月天,可她却宛如身处在二月寒霜,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人,你再不醒来,我会把你冻成速冻饺子。”

    男人的声音在冰库骤然响起,他的声音很冷,让她隐约分不清到底是现在的处境让她寒冷,还是来自于他。

    钱好努力让自己清醒着,嗓音兢颤:“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绑到这里来?”

    她记得她跟闺蜜苏小羊去看战狼2了,看到一半的时候,电影院突然闯进一大批训练有素的黑衣人,强行将她们绑走了。

    她已经被困在冰库一整夜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程司昂就像画中之人,起身走近她,抬起她的下颚,言辞犀利:“钱好,二十四岁,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家庭主妇,你大学四年都在丹麦念书,我说的对吗?”

    他的话让她让她颤栗了一下,她本身就已经在冰库了,可他的指尖却宛如比这个冰库更加冷。

    她努力想从冰床上坐起,手肘撑着,倨傲的眼神直勾勾的迎视他:“你到底是谁?”

    “我大哥在哪?”

    程司昂没有告诉表明身份,直接说了一句让她错愕的话,她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你大哥?我哪知道。”

    这人有毛病吧,他找大哥怎么找上她了,她又不认识他全家。

    她刚从丹麦回来不久,在国内,女性朋友就只有两个,男性朋友更不用说了,她很肯定她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更别提认识他哥了。

    程司昂看她一脸无辜,顿时有些心急,音调比刚刚高涨了不少;“钱好,你别告诉我,你结婚两年的丈夫,程司瑾,你不认识了?你最好告诉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钱好再次惊呆住了,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就结婚了?

    她想反驳这个男人的惊骇谬语,可身体上的寒冷让她已经无法支撑下去,整个人昏昏欲坠。

    嘴唇苍白,手脚发凉,在这个男人冷酷的眼神下,逐渐说不出话来。

    可他并没有放过她,握住她手腕的掌心一使力,手臂清脆的脱臼声刺耳响起,而她尖叫凌厉的痛苦声也在冰库回荡着。

    ……

    当钱好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爬上天边,映入眼帘的是灰色简单的卧室,清冷一片,感觉没有任何人气。

    冷冰冰的就像那个男人。

    想到那个男人,她猛然从床上弹坐而起,脸色慌张的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已经焕然一新过。

    脸颊瞬间发烫,这个禽兽,他居然乘人之危。

    抬手想整整衣服,却发现左手臂根本抬不起来,一看,原来之前被他弄脱臼的手,他根本没帮她接上。

    任由它自生自灭。

    钱好咬咬牙,在心里一番痛斥。

    在她陷入对程司昂痛恨之际,房门突然被打开,只见一个朴素的中年妇女出现在她面前,还没等她缓过神。

    那个妇女已经再次跑了出去,没一会,就见程司昂的身影。

    敢情她是去通风报信了。

    “帅哥,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医生,我这手臂…”看他如撒旦般的神情,她暗暗吞了吞口水,可还是忍着恐惧心理,咬着唇。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他就上前直接在她受伤的左手臂上加重了力道,让她痛苦不堪。

    下一秒,耳畔传来他阴冷的话语:“如果你告诉我,我大哥程司瑾,和你们的孩子在哪,我会考虑让你走出这个房间。”

    钱好简直要疯了,之前他说自己结婚,她就已经很震惊了,如今他又说她和他那什么鬼大哥还有个孩子,她、她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