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烧尸求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世俗甯知真与伪,挥霍纷纭鬼神事。

    在这凡凡俗世之中,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各种离奇怪异之事,亦真亦假,直叫人分不清真伪。

    而我今天要讲的这个事,你们可以当成故事来听,事情的起源,得先从我家开始说起,我出生的地方在有三湘四水之称的湖南,我们村子附近没什么名川大山,也没出过什么名人,有得只是丛山峻岭,悬崖峭壁,用一句时髦的话来说就是老鼠笑着进村,能哭着离开,偏僻至极。

    常言道:地偏必迷信。

    这话丝毫没错,我们村子的村民一个比一个迷信。所以,父母在给取我名字时也相对而言比较迷信,取了一个洛初七,说初七沾了天时,好养活。

    乍听这名字,没什么感觉,但若知道这里面的故事,估计不少人会咋舌。原因在于,生我之前,我父母已经生了九个胖小子,连我在内,一共十个。

    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一门十子,必出状元。

    但我们但我们家的情况有些特殊,至于怎么个特殊法,这么说吧,我前头九个哥哥出生后没多久便被老天爷给收走了,死亡的原因令人匪夷所思,九个都是满月那天出天花而死,死状极其恐怖,浑身上下布满那种肉疙瘩,令人看一眼,能呕吐三天三夜。

    当时,这事在我们村子附近,闹出一番不少的轰动,可怜我那老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因此还落下了眼疾,看什么东西都是朦朦胧胧的。

    我们家亲戚见我那老母亲可怜,便给母亲出了主意,说是我们家时运不济,得找个鬼匠来驱驱邪气,指不定还能生下个娃,传宗接代。

    这所谓鬼匠,是一种比较偏的叫法,按照一般人的叫法来说,应该叫木匠,但木匠里面分类颇多,分手工木匠、机械木匠以及鬼匠,至于这鬼匠是干吗的,说来也好解释,就是懂点偏门东西的木匠,后来民间叫顺了口,就管懂偏门的木匠叫鬼匠。

    我母亲那时候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毕竟,前头几个孩子死亡,她老人家找过一些道士来看,那些道士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立马安排我父亲去找我们村子附近的一名鬼匠。

    说到这鬼匠,在我们这边挺有名的,八十来岁的年龄,人称一指匠,因为他真的只有一根指头(右手食指),另外那九根手指头怎么没得,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

    我父亲找到一指匠时,他老人家好似知道父亲会来一般,穿的很是正统,一袭青衫长袍,脚下是一双青布鞋,头发疏的油蜡发亮,坐在房门口,翘着二郎腿,边上是一盏茶几,老神自在地品茶。

    我父亲这人是急性子,刚见一指匠便如竹筒倒豆子般,把我们家的情况跟一指匠说了出来。

    那一指匠用手腕骨夹起一杯茶水,不缓不慢地喝着,好似没见着父亲一般,也不理父亲。

    我父亲急了,又说了一次。

    这次,那一指匠还是不说话,却饶有深意地瞥了父亲一眼,最后用仅有的食指,在茶几上写了一个字,礼。

    我父亲明白过来,这老东西是要礼,哪里敢耽搁,连忙赶回家,在自家鸡笼挑了几只老母鸡,又到隔壁家借了三十来个鸡蛋。但想到那一指匠的态度,我父亲觉得这点礼肯不够,又买了十二斤猪肉,最后干脆将一直没舍得喝的人民公社酒拿了出来。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