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来,叫一声听听!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1章 来,叫一声听听!

    “大人?”

    一道带着几分颤音和惧意的声音在内室响起来。

    冬歌紧紧的低着自己的头,不敢去看坐在上位的那个人。

    尽管此刻屋子里不断漫出的浓厚熏香让他眼睛直冒酸水。

    “恩。”

    坐于高座上那人似乎是应了一声,平时再清冷不过的一个人,此刻的声音却莫名的有些媚意!

    媚意?

    冬歌吓的抬了一下头。

    只一眼,眼睛便直了,微微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那人一头墨黑的长发散开来,眼眸地下留了一圈红色,雾气蒸涌间,松垮的外衣撩过他白皙的锁骨,顺着腰线往下,勾勒出几分惊艳。

    他指骨分明的一双手,执着一只碧绿的簪子。

    正慢慢的把玩着。

    “大人您……”冬歌心惊胆颤,“太妃娘娘已经到了。”

    他到底还是不敢说别的。

    那人拿着簪子的手微微一顿,似笑非笑,唇色越发的瑰艳起来。

    “带上来。”

    陈太妃是先帝的宠妃,尽管先帝已经去世几年,但她在后宫的日子仍旧不错,只是……作死的要来招惹这么一个煞神。

    冬歌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很快,几个人压着一个满身华服的女人和一个小太监进来了。

    那女人便是陈太妃,虽说被叫做太妃,但是其实只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而已。

    小小的脸蛋,弯弯的眉,实在是……水做的一般,看起来便十分可怜。

    “太妃娘娘。”

    那人弯唇叫了一声,语气模糊不清。

    陈太妃脸色煞白,她至今都不敢相信,敏秀太后就这样将她交了出来。

    “阴……阴黎大人。”她牙齿都在抖,声线一点劲儿都没有。

    阴黎看着面前楚楚可人的陈太妃,胸口的灼热一点点的弥漫上来,想要将他灼烧成灰一般。

    “太妃娘娘,拜您今日一杯茶所赐,我可是吃尽了苦头。”阴黎似乎是在笑,底底的,不带埋怨也不带愤怒,“太妃娘娘觉得我该如何是好呢?”

    陈太妃抖着身子抬头。

    他从来都没有像今日这样温柔如沐春风一般过。

    这个男子,容颜倾世,权势无双。

    只是一眼,就将她禁锢在深宫之中的那颗心撩拨的疯了一般。

    在几次的接触之后,她请他进了自己的宫中,然后……递上了一杯药力最猛的春茶。

    那药是即可见效的。

    本是清冷的阴黎,整个人都像是换了一个人,她看的三魂七魄都好像尽数被勾走了一样。

    她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牵着阴黎到了自己殿中的床上,衣衫半褪,耳畔轻语。

    阴黎也笑,笑的十分温和,带着压抑的欲。

    可是,他没有碰她。

    他竟然没有碰她!

    尽管眉目之中尽是春情,他还是风度万千的转身离开,留下一句话,惊的她如坠深渊。

    他说:“太妃娘娘的胆子,比我想象的要大,不知剖开之后,是否能让我惊艳呢?”

    他是京城容颜最盛之人,却也是心肠最狠之人。

    掌控整个刑部,手上染满鲜血。

    他离开之后,她便惴惴不安的一整日,直到深夜,才猛地被人拽了起来,绑到了这尚书府之中。

    执掌后宫的敏秀太后宫中,一片寂静,仿佛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

    “阴黎大人,我,我愿意负责。”陈太妃眼神闪烁,“若是大人不嫌弃。”

    她抬头,目光痴缠。

    对他的泥足深陷终于是让她少了几分对死亡逼近的恐惧感,做起了美梦来。

    “哦?”

    阴黎笑了起来,似乎是对她的提议十分感兴趣一样。

    陈太妃目光猛地亮了起来,“我,我能让大人很舒服的。”

    她干脆豁开了脸皮,双颊赤红。

    阴黎伸出食指,按压着自己的脑穴,压了一天的情欲在叫嚣,他声线越发的温柔。

    “那……叫一声来听听吧。”

    陈太妃愣住,呆呆的看着阴黎。

    “怎么,太妃娘娘不是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下官吗?”他嘴角带着几分嘲讽,终于是忍不住泄露出了几分阴狠无比的戾气来,“冬歌,既然太妃娘娘自己不肯叫,那你就帮帮她。”

    冬歌转身,走进内室。

    不多久,就从里面拿出两个血肉模糊的团子,带着污秽不堪的浆水,一柄丢在了陈太妃的怀中。

    陈太妃看着自己手上的两个团子,一时间肝胆俱裂。

    “啊啊啊啊啊啊。”她像是疯了一样的跳了起来,两只手在空中不断的挥舞,腥气在一瞬间溢满这熏香浓重的屋子。

    这是两颗剥了皮的人头,眼珠子要掉不掉的黏糊在上面。

    阴黎轻笑一声,“早就听闻太妃娘娘声音犹如冰珠落玉,今日一听,果然叫人情难自禁。”

    他似是感慨,同时胸中的灼热和猛痛都被这一声叫喊弄的少了许多。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陈太妃终于从他这一张美皮艳骨上脱离出来,意识到了自己真正的处境,声泪俱下毫无美感的对着他下跪求饶。

    那凄凄惨惨的呜咽声顿时便让阴黎更加舒坦了。

    冬歌看见自家大人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就十分会意的将陈太妃拖到里间去。

    同时进去的还有几分面色肃静如果死人一样的侍卫。

    不多时,陈太妃声嘶力竭的叫声就从里面传来。

    一声一声,如同含了血的黄鹂啼叫。

    阴黎听着,眼睛也缓缓的闭上,困扰了他一整日的情欲,也终于是缓缓的退去。

    屋子里的血香让他心动。

    “大人,这人如何处理?”

    面无表情的侍卫将跟着陈太妃身边的那个小太监往前推了推,道。

    阴黎皱着眉头,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面无人色的小太监。

    “当时那杯茶,是你端给我的对吧?”阴黎身上的药性逐渐的退去,声音和眼神都清冷下来。

    小太监抖着眼睛往上看了一眼,只看见阴黎身上那蚀骨的媚意退去之后,余下一片清冷出尘。

    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不变的是那张勾魂夺魄的脸而已。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这都是太妃娘娘指使我做的。”他的头磕在地上,梆梆作响。

    折腾了一天,阴黎懒懒的单手撑着下巴,笑的像逗弄老鼠的猫儿。

    “你若是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我倒是会放了你。”

    他握着一个白玉小瓷杯,一下一下的用自己的指尖轻轻的扣着杯面儿。

    “小的,小的会算相。”那小太监突然抬头,忙不迭的说。“小的祖父就是看相算命的,耳濡目染,会一些。”

    算命?

    阴黎活了大半辈子了,有胆子到他面前来说什么算命的还真是从来都没有。

    他从不信这些东西。

    “好啊。”阴黎嘴角清扬,你算算看。

    小太监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

    “大人可否让我看看您的手?”小太监问的忐忑。

    阴黎倒是无所谓,在他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

    小太监看着看着,默默的,脸色变得煞白。

    “怎么?我以后会死的很凄惨吗?”阴黎挑眉问。

    小太监慌忙跪了下来,“不,大人您会福行加身,官运亨通的。”

    若只是这样,这小太监方才也不会被吓成那个样子了。

    “看来你是想去和陈太妃一道快活了。”阴黎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我最讨厌说话留一半的人。”

    小太监双腿一软。

    “大人赎罪,小的说的都是实话,只是,只是……”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大人的红鸾星动,怕是……且大人的姻缘线是被压制着的,也就是说,以后的尊夫人,会,会让大人吃尽苦楚。”

    阴黎转动着酒杯的动作一顿,觉得这小太监真是可笑至极。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受尽苦楚?”他声音不咸不淡,也听不出到底是不是生气了。

    里屋是陈太妃的叫喊声。

    越来越让人心惊。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