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七十一章 公路桥上的交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李清明非常沉得住气,表达出意愿以后,没有再给侯沧海打电话。如今警方早已不是土得掉渣的土八路,拿到钱又不丢命,这让“智多星”李清明绞尽脑汁。

    熊小梅被铐在椅子上无法行动,渡过最初惊慌期以后,开始为自己处境担忧。尽管生活很不如意,多次闪出一死了之的想法。如果没有儿子,这个极端想法甚至已经付诸实施。

    有了以前的心理基础,在当前这种极端情况下,熊小梅并不太畏惧,等到没有蒙面的李清明又坐在自己对面,便主动开口问道:“我和侯沧海没有任何关系,绑我没有用。”

    熊小梅被绑架以后,没有如寻常女子那样哀求和哭泣,一直沉默对抗。这让李清明很惊讶,曾经坐在其对面主动聊天,没有得到回应。

    今天是熊小梅第一次主动说话。

    李清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道:“你难道不怕吗?你还有儿子,还有爸妈,难道不怕我们撕票?”

    “你们要撕票,我哀求有用吗?与其做无用功,还不如想想心事。” 自从在黑河镇与侯沧海分手,熊小梅性格便悄然发生变化。丈夫自杀,家道中落,对她更是沉重一击。以前是开朗女孩变成忧郁少妇。被绑票后,熊小梅暂时脱离抑郁心境,变得如黑河时代一样坚硬。

    李清明道:“通过我们调查,侯沧海虽然结了婚,但是对你还是情有独钟,他肯定愿意出钱。我们拿了钱,就会放你离开,所以,你得配合我们。配合我们,你才能够走出去。”

    “我自然是想配合,所以不吵不闹,但是侯沧海是否愿意拿钱,我不敢保证。另外,你们要我配合,总得允许我大小便,否则会臭烘洪的。”得到口头同意以后,熊小梅扭动了身体,又道:“另外两人都蒙着脸,你为什么不蒙脸?你不蒙脸,我很担心。”

    李清明用手摸了摸脸,道:“通缉令上贴得有我的相片,我蒙了脸没有任何用处。”

    熊小梅是漂亮女人,在被绑住时,两个蒙面手下不停揩油。李清明对揩油行为睁只眼闭只眼,却警告不能有其他行为: “我们绑熊小梅是求财,不求色。侵犯熊小梅,后患无穷,不仅是警方,侯沧海都会追着不放,麻烦大了。我们拿到钱,想睡多少女人都行。”

    有了李清明保护,熊小梅没有受到侵犯。

    聊天后,李清明让两个蒙面手下收拾一个封闭的空房间。他又温言细语与熊小梅聊了一会儿,将将其带到空房间,解开了手铐。

    与熊小梅聊天后,李清明独自外出侦察地形。外出归来后,他与两个手下谈了方案以后,又带着一个手下实地采点,这才给侯沧海打电话。

    李清明与手下商定的方案如下:秦阳郊外有一座公路桥,公路桥下面是一条机耕道,机耕道进入大山。李清明出面交易,一个手下将车开入公路桥下面的机耕道下隐藏, 另一个手下则守着熊小梅。交易晚上七点开始,为了防止警察提前做准备,要变化三个交易地点,将公安计划全部打乱,最后让公安来到公路桥,将钱扔下机耕道。取到钱后,将熊小梅地址告诉公安,同时让另一个手下离开。机耕道是从公路桥下穿过,公安的车从公路桥绕到机耕道,至少要二十多分钟,这个时间足以让两人逃走。

    为了降低公安追捕力度,他们在拿到钱以后,将不必伤害熊小梅。若是拿不到钱,那则将带着熊小梅转移,同时留下熊小梅一根手指,以示警告。

    李清明和两个手下如今没有团伙支持,掌握资料和手段极其有限。马瘦毛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个方案是他们能够实施的最佳方案了。

    熊小桥在农家小院受煎熬,侯沧海躺在病床上同样受着煎熬。他内心焦急,表面故作镇静,对妻子道:“兰花花,我在迷糊之时,听到你在我耳朵念叨,说自己是无影宗。”他伸手抬起妻子下巴,微笑道:“你骗得我好苦,你一直知道我是快刀手吗?”

    提起这事,张小兰还挺遗憾,道:“你从抢救室出来一直没有醒,我情急之下把这事说了出来。可惜了,一个好玩游戏结束了。”

    侯沧海道:“我是灯下黑啊,你明明经常看棋谱,又坚决不和我下棋。我太傻了,居然没有想到你就是无影宗。”

    张小兰知道丈夫表面轻松,实则内心极度焦灼,也不点破,陪他聊天。她让人带了一个棋盘到病房,丈夫躺在床上口授,她来移动棋子,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楚汉交战。

    这是两人第一次在棋盘上真枪实弹较量,很快就演变成清风棋宛上的局面,侯沧海大胆进攻,张小兰顽强防御。

    吴小璐来到病房,站在门外,透过门上窗瞧见夫妻在病房下棋。她站在门外看了一会儿,充满了羡慕。

    吴小璐曾经对侯沧海产生过深深的爱慕之心。当时侯沧海正在和熊小梅热恋,吴小璐一直没有找到表达爱慕的机会。后来,阴差阳错,两人终究没有在一起的机缘,侯沧海娶了张小兰,她也嫁了人。

    这段感情没有开始便结束,在吴小璐内心深处留下了美好回忆。她和侯沧海保持着纯正友谊,平常也不见面,节假日发一个问候。

    吴培国自从嫖娼辞职以后便一直居住在省城,今天有事回了一趟江州,得知发生在江州的惊天大案,便给女儿打去电话。吴小璐赶紧开车来到江州。车行在高速路,她回忆起与侯沧海交往的点点滴滴,想起与之失之交臂的细节,内心深处还是隐隐有些遗憾。

    张小兰听到敲门声,打开病房门,见到了怀抱鲜花的吴小璐。

    在高州锁厂危房改造工程中,吴小璐所在医疗集团投资锁厂小区投资,修了鸿宾医院高州分院,有力地提高了整个小区的品质。张小兰作为江南地产董事长,对吴小璐还是挺有好感,赶紧请她进屋。

    吴小璐望着躺在病床上的侯沧海,往日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丈夫逝死,她最初只是想当一名普通医生,如今,她还是担任了鸿宾医院副院长,另外还持有丈夫遗留的医院股份。她职位够高,加上母亲在医学界的背景,迅速成为南州医学界的名人,被选为省政协委员,与当年黑河卫生院的小医生不可同日而语。

    坐在床前,吴小璐将女子隐秘情感深藏于内心,聊了几句后,又=道:“这次来主要目的是看望侯总,希望早日康复。另外,顺便也想谈一项合作。鸿宾医院高州分院运行得很好,是一个很好的范例。如今沧海集团正在开发黑河,能不能复制当年模式,或者重启新模式,再开一家江州分院。”

    清除一大恶人的行动进行得如火如荼,吸引了侯沧海的注意力,或多或少对当前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关注得少了。但是,金融危机是个事实,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少关注不等于不存在,发生在米国的金融危机强劲地冲击着江州房地产市场。

    江州取得预售权的楼盘全部无人问津,门可罗雀,销售人员一个个没精打采,大眼瞪小眼。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