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零三章 句芒往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转头就走。

    下一刻,咻的一声,段明的身影从武斗馆中冲出,直往何疯子消失的地方追去。

    却听何疯子大喊道:“还来?你过分了,你娘生……”话没说完就再也听不到了。

    接着就是土石飞扬之中伴随着接连不断的哀嚎之声。

    第二天,天榜的排名发生了变化,叶天取代端木凯成为27名,成了唯一一个上榜的新生,至于何疯子,则是从原来的第15名上升到了第十三名。

    “现在挨打也能提升天榜排名了?”看完天榜的诸葛焱道。

    “你知道个屁,那是段明使了手段。”苏泡泡不屑道。

    “天榜的排名还能这么操作?”诸葛焱奇道。

    “废话,我打你一顿,然后跟裁判说我认输,你的排名是不是就上升了?”苏泡泡说道。

    “学院不管么?”诸葛焱道。

    “学院不但不管,而且还鼓励这种做法,真的是奇怪。”苏泡泡道。

    “不应该啊,这也太方队了,而且这么上榜的人根本不能代表真实实力。”诸葛焱瞬间感觉这天榜的含金量下降了很多。

    “有什么奇怪的?这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已,这大千世界之中,很多事情都不能光看表面,蒙蔽双眼的东西往往都来自表面。”不知何时出现的院长盖烨说道。

    本来一群闹哄哄的学员正在讨论,一看院长到来,忙向院长行礼问好。

    不过院长看着这些学员对一个榜单如此在意,就解释了一遍,这才让所有人明白了一些。

    走过叶天之时说道:“跟我来。”

    远离人群之后,院长转头看着叶天道:“你今天可是出尽了风头。”

    “为了生存而已。”叶天脸色平静,轻声道。

    盖烨放出神识查探叶天体质,然后眉头紧皱,之后不发一语身形瞬间消失。

    留叶天一人在风中凌乱,而叶天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远在万里之外的唐家却被神秘人无端闯入,族长被人强行带走,之后无伤送回,不过这些叶天无从得知,不过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如何,毕竟离开唐家就是为了逃命,对于唐家族长他并没有多少亲情可言。

    次日一早,正在冥想的叶天被苏泡泡的叫声打断了:“月阁阁主月影来了。”

    “他来干什么?”叶天疑惑道。

    “她没说。”苏泡泡说道。

    叶天看着苏泡泡道:“你觉得呢?”

    “月影这个人眼界极高,而且不参与势力争斗的事情,难不成……”苏泡泡话说一半后看着叶天,眉毛一挑,意思不言而喻。

    “你大脑穿刺了?”叶天觉得苏泡泡一定是之前被打击的太大,脑回路有问题。

    叶天刚说完,月影已经推门而入道:“唐门主,月影求见。”

    月影依旧是身着月白衣衫,冷傲之中却掩饰不住眉间一丝笑意,或许是苏泡泡在,反而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

    苏泡泡何等及精明,见此立刻退出门外,将空间留给二人谈话。

    “月阁主有话请直说。”叶天道。

    “陪我去学院后山的蟒林。”月影直截了当。

    “我有什么好处?”叶天没有拒绝,直接抛出了条件。

    “你不问原因么?”月影很奇怪。

    “你来找我自然有你的原因,这个我没兴趣,我只在乎我能得到什么。”叶天看着月影,却没有丝毫因为她是女人就放松警惕。

    “石乳。”月影只说了两个字,叶天就跟她去了学院后山的蟒林。

    所谓石乳乃是大地经过千万年凝练之后在极寒极暗之处生长出来的天地灵物,据说此物有脱胎换骨的神效,不过此物只存在于口口相传之处,似乎从没有人发现。

    所以,当月影跟叶天说后山发现了石乳,叶天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担忧想不出她约自己来后山的目的,索性就直接跟她来看看。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在前几天已经和黑山树敌,如果再加上个月阁,那么以后在学院中恐怕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他只想提升实力,但长时间的跟这些事情周旋,他觉得是浪费时间。

    而且后来苏泡泡告诉他,黑山内部的金丹期高手远不止于此,但是大多不在天榜之上,究其原因就是段明在要保留实力,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月影之所以来邀请叶天,是认为他对石乳了解不多,但是学院内部却是没有几个人可以让他信任,学院内的高手又会跟她提出更多的利益分割方式,只有新组建的唐门极度需要强大势力的庇佑,而叶天的实力也勉强说的过去。

    能够打败端木凯的人,而且能与段明打成平手,实力上已经可以跟他们这些老生平起平坐,虽然当天的比斗段明并未出全力,甚至没有祭出最强的天火三枪斩,不过即使如此,叶天能在段明手下坚持那么久,也足以说明叶天的实力。

    因为这种种考虑,月影才最终选择了叶天。

    只是两人不知道的是,如此天才地宝怎么会轻易取得?

    说来也巧,月影发现石乳之时,妖兽虺正被突然经过的院长盖烨激怒,误以为要夺宝,大怒之下依水而上,追了盖烨足足百里,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但回来之后就嗅到了人类的气味,这一下面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将周围搅的乱世纷飞,却唯独存放石乳之地安然无恙。

    虺虽然道行浅薄,但它知道,守护的东西对自己大有裨益,所以不允许任何人触碰。

    叶天和月影到来之时,刚好看到虺昂首起身,静静看着二人之所在,心中一突道:“嘿,兄弟,吃了么?”这一声招呼却让二人差点送命。

    不过,更危险的事往往发生在最糟糕的时候。

    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种事在哪里都有发生的可能。

    不过,就在叶天和月影跟百米开外的虺对峙的时候,另一人却站在更远的地方看着他们。

    这个人就是段明,身后还跟着一人,不过都是黑衣蒙面打扮。

    “呦,段兄,咱们又见面了,巧了。”叶天看着远处的段明挥手道。

    叶天一说,月影也转过头来,不过却只是扫了一眼,并未开口。

    “我只是来保护影儿,你要不想死就滚远些。”段明的话满是醋意。

    叶天一听,看看月影再看看段明,砸吧了下嘴道:“你有照镜子的习惯么?”

    段明听后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神刮了叶天一遍,再看看月影道:“影儿,让他走,我来帮你。”

    “不用,王门主的实力不比你弱。”月影的话直接给段明的脸上罩了一层黑。

    “之前饶你一命,你还得寸进尺?”段明看着月影,话却是所给叶天听的。

    “想要献殷勤别踩着我去。”叶天笑道,不过话中的意思很明显。

    “找死!”段明本就不是大度之人,此刻在心仪之人面前更是觉得丢脸。

    不想叶天根本不惧,看了看段明再看看虺,说道:“老兄,他就是想抢你宝贝的人,我们只是路过。”

    虺虽然未进化成人形,但是百年的修炼让它对叶天的话瞬间秒懂。

    口中芯子一吐,对着段明闪电般射去,那动作没有丝毫的犹豫。

    段明一看,手中长枪一抖,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但虺早已进化出部分灵智,进攻不全是靠蛮力。

    但是所有的进攻都要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组好的东西,不是你想如何变如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